最暖成人禮:一年半前大家救她 一年半後她捐余款救人

來源: 成都商報 顯示圖片

  原標題:最暖成人禮

  一個女孩 曾同患兩種重疾

  一群好人 一天多時間為她籌滿救命錢

  一個夢想 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25日下午兩點半,特意化了淡粧、穿著一身紫紗短裙的小雪(化名)走進了成都市慈善總會。剛剛過完18歲生日的她,做了一個重要的舉動,將兩年前生病時籌得的善款中剩余的3萬多元錢,轉贈給成都雲公益發展促進會的愛心基金,以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患者——這是她給自己的一份特殊的成人禮。

  2015年,同時被診斷出患有惡性腫瘤和先天性心臟病的小雪,躺在病床上,命懸一線,醫院和公益組織為她發起了眾籌。一天多的時間裏,1262名好心人就為她籌滿了8萬元救命錢,徘徊在生死線上的小雪,闖過了鬼門關。

  兩種重疾

  八方來援

  10元、20元、50元……善款像雪花一樣從四面八方飛來,短短一天多時間,就成功籌滿了目標金額。

  2015年9月7日,在樂至天池職業技術學校讀高一的小雪在宿舍暈倒,被老師和同學送到了當地醫院。

  檢查發現,小雪的右卵巢有腫瘤,情況緊急,入院第三天就做了切除手術,後來轉到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病理會診後,確診為卵巢未成熟畸胎瘤——這是一種惡性腫瘤。禍不單行,轉至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後,更詳細的檢查發現,小雪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動脈導管微閉,急需手術,否則化療的效果也會受影響。可是,錢從哪裏來?

  做了切除手術,就已經花光了一家人的所有積蓄,面對確診惡性腫瘤後高額的化療費用,他們一籌莫展。小雪説,做切除手術大約花了2萬多元,已經是全家人所有的積蓄。一家人平時全靠爸爸在外打工賺錢養家,實在是拿不出錢來。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小雪的父母其實是養父母,在她26天大的時候收養了她。雖然不是親生父母,但養父養母對小雪視若己出,為了省錢,媽媽日夜陪在小雪病床邊,在成都一工業園當搬運工的爸爸,晚上則蜷縮在走廊裏過夜,甚至一家人每天只吃兩頓飯。

  了解到小雪的情況,時任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醫生的周晨燕(現為四川省人民醫院兒科醫生)為她聯係了成都雲公益發展促進會,2015年11月3日,為小雪發起的“兩病纏身的花季養女”騰訊公益眾籌上線,綜合考慮了4~6個化療療程、先心病介入治療等情況,籌款目標金額為8萬元。 10元、20元、50元……善款像雪花一樣從四面八方飛來,短短一天多時間,就成功籌滿了目標金額——達到了80021.18元。

  2015年12月30日,完成了化療和先心病介入手術的小雪,成功出院了,籌集的8萬元善款,還剩下33883.03元。

  闖過難關

  捐贈報恩

  “謝謝你,把這份愛心傳遞下去。”成都市慈善總會副秘書長王亞對毫不猶豫地在轉贈協議上簽字的小雪説。18歲的小雪,完成了成年後的第一個重大決定,這也是給自己的一份特殊的成人禮。

  “周阿姨!”一走進成都市慈善總會的會議室,小雪驚喜地看到了周晨燕醫生,一頭扎進了周晨燕的懷裏。去年,小雪輾轉聯係上了周晨燕,表達了自己想把剩余的善款轉贈給成都雲公益發展促進會的愛心基金的願望。

  原來,完成化療和先心病介入手術的小雪情況穩定,為了節約錢,小雪一開始都在老家醫院做復查,8月,小雪要回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復診,于是聯係上了周晨燕。“因為賬戶裏還有錢,她如果住院復查的話,是可以報銷的。”周晨燕説,但懂事的小雪跟父母商量後,選擇了門診復查,自己承擔了所有的復診費用。“我們自己能承擔一點就承擔一點。”小雪説。

  關于公益賬戶裏的余額,小雪有自己的想法。“我沒有想到,當時會有那麼多人來幫助我。”一直非常靦腆的小雪説到這句話,突然哭出聲來,她還記得,有一個阿姨晚上提著水果來到病房,鼓勵自己“還年輕,一定要堅強”,放下錢連名字都沒留就走了。

  去年,小雪跟父母商量,想把剩下的善款都捐出去。但父母也有顧慮:萬一小雪的病情復發還需要用錢怎麼辦?小雪耐心地做了父母的工作,一家人達成共識——捐給更需要的人。

  但因為當時小雪還未年滿18歲,所以尚不能獨自處理這筆善款。今年6月28日,小雪在老家過了簡單的生日,7月25日,剛剛在成都一家網吧找到工作的小雪,利用休假時間,正式將剩余的33883.03元轉贈給成都雲公益發展促進會的愛心基金。“謝謝你,把這份愛心傳遞下去。”成都市慈善總會副秘書長王亞對毫不猶豫地在轉贈協議上簽字的小雪説。18歲的小雪,完成了成年後的第一個重大決定,這也是給自己的一份特殊的成人禮。

  “這筆錢,我們會用到和小雪一樣患有重疾、家庭貧困的兒童的治療上。”成都雲公益發展促進會工作人員陳娟介紹説,符合條件的重病貧困兒童,會在公益組織進行認真評估後,被納入救助范疇。

  現在,從職業學校畢業的小雪找到一份網吧收銀員的工作,領了第一個月的工資,小雪就喜滋滋地要給家裏打錢,媽媽沒讓。第二個月2800元工資,小雪給家裏打了1000元,還給媽媽買了一雙鞋。“我以前的夢想就是回老家去當老師,但是生病後讀書成績不好了,希望妹妹幫我完成這個夢想。”小雪認真地説。(記者 于遵素 攝影記者 王紅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379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