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林草系統的一面旗幟——記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場長、“林業英雄”郭萬剛-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4/13 10:53:06
來源:新華網

全國林草系統的一面旗幟——記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場長、“林業英雄”郭萬剛

字體:

  八步沙,出門八步就是沙。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八步沙寸草不生、黃沙漫地。

  40餘年過去了,兩代人,甚至三代人的堅守——

  八步沙林場,建成了防風固沙林帶, 從沙漠變成綠洲。

  奇跡創造者,就是“林業英雄”郭萬剛。

 ——題記

  新華網北京4月13日電(郭香玉)八步沙,原名“跋步沙”,意思是流沙遍地很難行走。八步沙位於甘肅武威市古浪縣東北邊,是騰格裏沙漠南緣向南凸出的一片內陸沙漠,東臨大靖城,西靠土門鎮,南有祁連山腳下的明長城,向北延伸便進入騰格裏沙漠。佔地面積7.5萬畝。隨著氣候乾旱和過度開荒放牧,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這裡已是寸草不生、黃沙漫地。

 當年“六老漢”在八步沙植樹的場景

 父輩們的承諾

  “一夜大風沙騎墻,早上起來驢上房”。 位於騰格裏沙漠南緣的古浪縣是全國荒漠化重點監測縣,境內沙漠化土地面積達239.8萬畝,風沙線長達132公里,生態環境極其脆弱。

  八步沙是古浪縣最大的風沙口,每年沙漠以7.5米的速度向南推移,嚴重侵蝕著周圍村莊和農田,威脅著周邊鐵路、公路的暢通,影響著當地3萬多群眾的生産生活,已經到了沙進人退的地步。

  1981年春天,居住在古浪縣土門鎮八步沙附近的“六老漢”——郭朝明、賀發林、石滿、羅元奎、程海、張潤源像往常一樣,吃過早飯,去大隊剛出麥苗的田裏轉悠。走近麥田,卻發現大半個田地的麥苗全被黃沙淹埋。他們欲哭無淚,一邊蹲在地裏用手指挖苗,一邊回想著昨夜的大風,思謀著該如何保護麥苗,守護家園。其中,“六老漢”之一郭朝明,就是郭萬剛的父親。

  決不能把世代生活的家園拱手相讓于黃沙,決不能眼睜睜看著黃沙一天天逼進。這是”六老漢”共同的心聲。

  2015年,八步沙林場在甘蒙省界實施工程壓沙後的場景

  當年,正值古浪縣對荒漠化土地開發治理試行“政府補貼、個人承包,誰治理、誰擁有”的政策宣傳動員期,並把八步沙作為試點向社會承包。

  時任土門公社漪泉大隊主任的共産黨員石滿第一個站出來説:“多少年了,都是沙趕著人跑,現在我們要頂著沙進。治沙,算我一個。”緊接著,六老漢都相繼在承包沙漠的合同書上按上了紅色的指頭印。自此,他們以聯戶承包的方式,組建了集體林場——八步沙林場。

  一個多月後,他們就在八步沙的沙窩裏曆盡千辛萬苦種上了1萬畝樹苗。成活率本來能達到70%,但幾場大風刮過,活過來的樹苗連30%都不到。“六老漢”觀察發現,如果在樹窩周圍埋上麥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樹苗就能保住。第二年開始,他們就用一棵樹、一把草的方法治沙。至今,八步沙還流傳著“一棵樹,一把草,壓住沙子防風掏”的順口溜。 

  走上治沙之路

  80年代中期開始,“六老漢”或病故或已年邁。1983年,63歲的郭明朝生病,進不了沙漠,他要兒子郭萬剛頂替去治沙。當時,31歲的郭萬剛正在土門供銷社上班,一直有著經商夢想的郭萬剛,最初時很不情願,但拗不過老人,接過父親手中的鐵锨。看著樹木漸漸長大,與樹木有了感情,就捨不得走了,於是成為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

  1993年5月5日下午5點多,郭萬剛和羅元奎正在八步沙巡林。突然,天馬上暗了下來,黃風黑浪鋪天蓋地翻滾著朝他們這邊撲來。羅元奎大吃一驚,説:“老毛黃風來了,趕緊跑!”沒跑幾步,狂風裹挾著沙子就把他們撲倒在地,眼前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了,為了避免被沙暴埋沒,他倆在大風沙暴中不停地掙扎摸爬,過了好一會兒,有點亮光了,就爬起來繼續往前走,沒想到迷路了。又過了六七個小時,才踉踉蹌蹌從沙窩裏轉了出來。

  郭萬剛的妻子看到他終於回家了,眼淚汪汪地説:“我以為你回不來了,莊子上的人説,有幾個娃娃被風刮走了”。郭萬剛沉默了一下,説:“我們連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這個地方怎麼生存呢?”他做了一個決定:不管有多大的困難都要治沙!就算是豁出性命,也要把沙給治住!

  剛開始,沒有資金、沒有經驗,他就用“一锨沙、一棵樹”的土辦法造林。可沒想到,幾場大風刮過,近一半的樹苗就被沙子埋掉了。收拾著風乾的死樹苗,郭萬剛心裏不是個滋味,望著發芽的樹木説:“只要有活的苗,就説明這個沙能治!”

  每年春秋時節,是壓沙栽樹的黃金期。為了趕進度,郭萬剛索性捲起鋪蓋住進沙窩裏。沒有房子,他就在沙地上挖個壕溝,用柴草搭上個地窩鋪住;沒有爐子,就用三塊石頭支口鍋,開水泡饃當飯吃。大風一起,沙子刮到他鍋碗裏,吃到嘴裏把牙咯得吱吱響。他望著一棵棵親手栽種的花棒、梭梭長出了芽,高興地笑了。 

  林場起死回生

  1993年,由於政策的調整,八步沙林場沒有了造林補助,加上連年乾旱少雨,林場陷入了困境,連工資也發不出來,面臨著破産、倒閉。郭萬剛清楚記得,林場工人一個月60塊錢的工資,拖了兩年發不出來。林場大多數人都很茫然,感到堅持不下去了。

  “這麼幹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要麼賣樹散夥,要麼另找出路!”

  “不能放棄,更不能散夥!”郭萬剛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建議:在林場附近,按照政策打一眼機井,開墾300畝荒地,種些小麥、玉米等糧食和西瓜、西紅柿等經濟作物,發展集體經濟,探索多种經營,貼補造林費用,以副養林。大夥一聽,堅定地説:“好,就這麼幹!”

  在八步沙林場職工眼中,郭萬剛是為了治沙能豁出去的“拼命三郎”。因而,大夥也願意死心塌地地跟著他造林治沙。但是,打一眼機井要花將近30萬塊錢。這對幾個農民來説,談何容易?郭萬剛一邊上古浪、下武威,想方設法跑貸款,一邊發動6家人集資3萬多元,先開始平整土地。

  貸款遲遲下不來,6家人的前期投入已全部砸進了沙窩。這時候,家裏人埋怨,鄰居們嘲笑,郭萬剛幾乎走投無路。沒辦法,他只能動員大夥賣豬、賣羊、賣糧食,想方設法再籌錢。

  有一天,郭萬剛找到時任武威行署的地委書記李保衛求助,李書記當即寫了個條子“八步沙林場是我市防沙治沙典型,請金融部門給予支持”。郭萬剛拿著條子去銀行,人家一句“沒有償還能力”就把他打發了。幾番週折,在上級部門支持下,20萬元貸款最終批了下來。

  經過4個多月的日夜奮戰,一口156米深的井終於打成了,機井出水的那一刻,郭萬剛喜極而泣。這是救命的水,更是希望的水啊!當年,林場就收入了20萬元。他帶領大夥硬是蹚出了一條“以農促林、以副養林、以林治沙、農林牧副多業並舉”的發展新路子。從此,八步沙林場又活過來了!

  2000年冬天,郭萬剛被大夥推舉為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場長。上任伊始,他就動員組織150多人的治沙隊伍,挺進騰格裏沙漠南緣,對八步沙最後2萬畝沙漠進行治理。經過3個春秋的連續苦幹,完成了2萬畝的治沙任務,共栽植檸條、沙棗、花棒、梭梭、白榆等各類灌木360萬株。

  2003年,郭萬剛帶領他的治沙團隊,又承包治理離八步沙25公里外、佔地11.4萬畝的黑崗沙、大槽沙、漠迷沙一帶的沙荒地。該地段每年5級至10級以上大風要刮100多天,肆虐的風沙直接侵害著黃花灘4萬移民的生産生活。

  “沙漠不退人不退,草木不活人不走”。為了全面徹底治理沙漠,郭萬剛捲起鋪蓋,走進了黑崗沙,住進了土坯小屋,領著200人的治沙隊伍,對茫茫沙漠展開決戰。

 2022秋季八步沙林場職工在封育區播撒草籽

  沙漠終變綠洲

  在郭萬剛的帶領下,昔日黃沙漫天、環境惡劣的沙地貧困林場發展成為一個物種豐富、環境優美、生機盎然的林業觀光景區,在沙漠之海鑄起了一道綠色的屏障。林場的固定資産由原來的200多萬元增加到現在的2000多萬元,職工年收入由原來的年均不足3000元增加到現在的5萬多元。同時林場周邊10多萬畝農田得到了有效保護,畝均增産10%以上,人均增收500元以上。八步沙徹底改變了貧苦落後的面貌。郭萬剛和鄉親們實現了沙漠變綠洲、治沙人致富的理想。

  據林業專家評估,八步沙林場建成的防風固沙林帶,目前活木蓄積量在2萬立方米以上,林中每年産鮮草500多萬公斤,産薪柴200多萬公斤,其經濟價值在千萬以上。其更大的生態價值是,確保了境內10萬畝良田每年增收200萬元,創造了綠進沙退的治沙奇跡。

  2009年,郭萬剛開始改革林場管理機制,成立古浪縣八步沙綠化有限責任公司,建立了“按地入股、效益分紅、規模化經營、産業化發展”的公司化林業産業經營機制,將防沙治沙與産業富民、精準扶貧相結合,按照“公司+基地+農戶”模式,探索發展多种經營,提出了“科學治沙、開放治沙、創新治沙”的嶄新思路。

  2018年,按照“公司+基地+農戶”的模式,建立“按地入股、效益分紅、規模化經營、産業化發展”的公司化林業産業經營機制,流轉沙化嚴重的土地1.25萬畝,完成投資2000多萬元,在立民新村、為民新村2個移民點栽植以枸杞為主的經濟林7500畝,以興民新村為重點完成梭梭接種肉蓯蓉5000畝,積極探索綠色産業發展新途徑。

  2022年春,郭萬剛和林場職工一起勞動的場景

  “八步沙不治,土門子不富。”“要想賺銀子,先走大靖土門子。”這是42年前當地流傳的歌謠。如今,郭萬剛和鄉親們的治沙成果帶動了全縣移民搬遷工作,古浪縣將南部高深山區11個鄉鎮73個村的1.53萬農戶共6.24萬人,搬遷安置至生態環境改善的北部沙區,為全縣經濟社會發展打造了新的經濟增長點,實現了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協調統一,做到了“在生態保護中促進發展,在發展中保護生態”,切實印證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展示出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喜人景象。

  他40年如一日,戰風沙、鬥荒漠,在不毛之地騰格裏沙漠上建起一道綠色屏障,先後在八步沙、黑崗沙以及北部沙區完成治沙造林28.7萬畝,管護封沙育林草面積43萬畝,相當於再造了5個八步沙林區。

  如今八步沙林場不僅成了生態研學、觀光旅遊的理想之地,更成了省內外黨性教育的紅色打卡地,甘肅省首個全國“兩山”實踐創新基地也在八步沙建成運營。

  為表彰郭萬剛的先進事跡,2023年2月,全國綠化委員會、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國家林草局決定,授予郭萬剛“林業英雄”稱號。

【糾錯】 【責任編輯:徐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