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收藏家北雁南飛, “非國有博物館熱”持續升溫
2020-12-02 09:17:00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收藏家北雁南飛, “非國有博物館熱”持續升溫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背景下,如何進行規范化、精細化管理?

  32年前,廣東首家民辦博物館——璽寶樓青瓷博物館在深圳正式開館,跨越二十多個朝代的各色青瓷逐一亮相,成為當時文博界熱議的“新鮮事兒”。如今,遍布廣東各個角落、備案登記的非國有博物館已達101家,佔據全省博物館總數的三分之一。

  包容的文化環境和有力的扶持政策,讓眾多收藏家帶著珍貴的民間國寶“落戶”粵港澳大灣區,與嶺南文化交融、碰撞。與綜合型國有博物館不同,在廣東,非國有博物館以歷史類和藝術類居多,突出反映了廣東地區傳統文化、社會結構和産業特點,不僅展品獨具特色,也往往具有獨到的審美風格和辦館理念。

  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背景下,“非國有博物館熱”持續升溫,大量從業人員涌入的同時,整個行業需要怎樣的“冷”思考?面臨重重考驗,政府、博物館、公眾如何走出一條良性互動的“新路子”?

  以個人收藏回饋社會

  20世紀90年代開始,國內開放監管文物交易市場,文物拍賣興起,廣東成為全國最早進行文物拍賣試點的省市之一,一些有眼光、有實力的企業家和收藏家開始“嘗鮮”。

  深圳市羅湖區寶安南路2095號,帶金色獅頭門環的大紅門扇內,陳列著吳克順多年來的青瓷藏品。

  1998年11月,懷揣著忐忑和期待,吳克順建起了廣東首家非國有博物館。幾乎同年,來自河南新鄉的閻焰開啟了自己的互聯網事業,主攻文物收藏品在線鑒定;辭去公職在佛山下海創業的丁方忠尚未涉足青銅器收藏,迷戀的仍是兒時的愛好古錢幣。也是在那時,蒲重良在潘家園花4000元買入了自己的第一件藏品。

  廣東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排頭兵,為非國有博物館的發展提供了豐厚土壤。1989年以來,廣東經濟總量一直位居全國首位。開放的市場和活躍的經濟,不僅吸引了眾多創業者南下,也培育起一支實力雄厚的文物收藏隊伍。

  繼吳克順創立璽寶樓青瓷博物館之後,閻焰、丁方忠、蒲重良等一批來自北方的實力藏家紛紛選擇在廣東為自己的藏品安家,建起深圳望野博物館、廣東大觀博物館、廣州市普公古陶瓷博物館……對于其中許多企業家和收藏家而言,廣東不僅是其事業的起點,也是其文物收藏的起點。

  以個人收藏回饋社會,是許多藏家最終決定在廣東創辦非國有博物館的共同原因。“我們在廣東就是廣東人,就是新灣區人。我們做的所有工作都是為灣區的文化服務。”深圳望野博物館館長閻焰説。

  社會力量加入博物館建設的浪潮,讓非國有博物館得到長足發展。數據顯示,廣東省非國有博物館的增速與絕對值都在增長。自1997年批準設立第一家民辦博物館開始,目前全省備案登記的非國有博物館達101家,平均每年新增4家,特別是近三年來,年均新增10家。

  與此同時,一係列有關政策陸續出臺,為非國有博物館的蓬勃發展提供扶持與保障。國家文物局《關于民辦博物館設立的指導意見》指出,應優先發展具有門類特點、行業個性或地域文化、民族(民俗)文化代表性的民辦博物館,以及致力于搶救瀕危歷史見證物、填補某領域空白的民辦博物館。

  廣東省文物局在2019年印發了《廣東省民辦博物館工作指引》,對社會廣泛關注的民辦博物館設立條件、程序、政策保障等予以明確,引導社會力量積極參與民辦博物館事業。一些經濟條件較好的地市也先後出臺了扶持非國有博物館的優惠政策,廣州、深圳、佛山、東莞的各種扶持政策讓其非國有博物館發展水平處于全國前列。

  《2019年度全國博物館名錄》顯示,廣東非國有博物館數量居全國第五位。廣東省非國有博物館佔全省博物館總數近三分之一,藏品總數達15萬件(套)。

  用跨界思維辦館

  在粵收藏愛好者不僅來自五湖四海,也來自各行各業。跨界思維為非國有博物館的發展帶來新活力。

  “我大學是法律專業,畢業進入銀行。當時單位正好想要籌辦一個錢幣博物館,我從小就比較喜歡歷史,所以欣然報名。”東莞市錢幣博物館館長邱山回憶當年參與建館的經歷。

  東莞市錢幣博物館作為專業性較強的非國有博物館,該如何區別于大型綜合博物館做好運營?邱山有自己的獨到思考。在她看來,與許多具有完整生産鏈條的行業不同,普通大眾很難具象地理解和認識金融行業,而古錢幣正是一個很好的介質。“對公眾尤其是孩子的金融普及教育,是我們博物館的主要工作。”

  “高品質高等級的館藏,是博物館的第一靈魂。”在閻焰看來,非國有博物館與其追求大而全,不如致力于在某個門類發展獨具特色的館藏。

  深圳市金石藝術博物館則致力于與優秀的國有和非國有博物館進行館際交流與合作。“一個展覽不是‘一錘子買賣’,是可以持續打磨、‘迭代升級’的。成功的館際合作讓博物館在借鑒他館先進經驗的同時,也能提升自身影響力。”深圳市金石藝術博物館館長吳強華説。

  非國有博物館注重在展覽內容和社會活動上下功夫,逐步走上專題化、精品化、特色化的路子,也為非國有博物館積累了“人氣”。2019年,全省非國有博物館舉辦陳列、展覽516個,參觀人次達716萬。一些非國有博物館年參觀人次甚至超過國有博物館的參觀人次:深圳市金石藝術博物館、東莞市觀音山古樹博物館觀眾超過50萬人次;廣東大觀博物館、佛山市嶺南金融博物館觀眾超過30萬人次……

  此外,一批非國有博物館被打造成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科普教育基地、重點旅遊景區。這些獨具特色的非國有博物館成為廣大觀眾和遊客的打卡點,在推動文旅融合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探索可持續發展之路

  非國有博物館快速發展的同時,人才、資金、藏品等問題也不容忽視,多位非國有博物館經營者坦言在“摸著石頭過河”。

  “研究需要人才,而人才匱乏是非國有博物館面臨的普遍問題。”閻焰認為,作為專注學術研究的非國有博物館,望野博物館需要更多專業人才的加入。廣州東方博物館館長周勇則告訴記者,博物館曾經組建過一支研究團隊,取得過瓷器鑒定方面的重要研究進展,但因人才和資金缺口,只能遺憾中斷。

  資金不足同樣是一大難題。廣州市普公古陶瓷博物館常務館長蒲亭利算了筆賬,不包括藏品徵集的費用在內,博物館每年的運營費用超過100萬。而我省實行免費開放的非國有博物館佔96%,即便出售門票,也難以長效為藏品提供優質的場地、環境和研究保障。

  為此,相關部門近年來也在積極推進相應的扶持政策。在去年,廣東開展了國有博物館對口幫扶非國有博物館工作,每一家非國有博物館均有一家以上國有博物館進行幫扶,實現對口幫扶全覆蓋,內容涵蓋新館設立、藏品管理、陳列展覽、人員培訓、科學研究等。此外,對新設立的非國有博物館,省文物鑒定站提供免費藏品鑒定,僅2019年就完成了非國有博物館藏品鑒定19098件(套)。

  “針對非國有博物館專業人才匱乏的現象,我省舉辦了多期非國有博物館的業務培訓班,並以推薦參加全國非國有博物館業務培訓的形式,讓更多運營人員往專業化的方向發展。”相關負責人説。

  記者注意到,廣東省財政從2014年起設立扶持民辦博物館發展的專項資金,截至2019年,共下達資金4000萬元。而廣東部分地市也先後出臺了扶持非國有博物館的優惠政策:以深圳市為例,被評為“優秀”的非國有博物館,給予年度一次性補貼30萬元,被評為國家一級博物館的,給予一次性補貼1000萬元;佛山則對非國有博物館的新建、改建、運營及活動四大類業務給予分類分級補助,僅2018年至2019年期間就以1834萬元財政資金帶動民間對博物館事業投入近6700萬元。

  市場愈發“熱鬧”,對非國有博物館的要求也愈加嚴格。今年11月,為規范非國有博物館建設,國家文物局辦公室、民政部辦公廳《關于進一步規范非國有博物館備案登記管理工作的意見》對非國有博物館辦館的注冊資金、展廳面積、藏品數量做出了詳細規定。

  目前,廣東省也正在抓緊制定《廣東省非國有博物館管理辦法》,該《辦法》正列入省政府2020年規章制定計劃。“重點獎勵優秀的非國有博物館,讓行業和公眾了解什麼樣的博物館是好的,能起到非常好的引導示范作用。” 作為深圳市博物館協會的副會長,吳強華受邀參與該辦法的制定。在他看來,《辦法》的核心就是要實現對該行業規范化、精細化的管理。

  政府扶持之外,非國有博物館也在探索更多可持續發展的創新性途徑。2019年,深圳市金石藝術博物館成立深圳市慈善會·文物保護公益基金,累計募集170多萬元,有效補充辦館資金的同時,還支持國有博物館文物修復及大灣區石刻題記文物調查等,為廣泛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文化遺産保護探索出一條新路子。

  廣州市普公古陶瓷博物館則重視利用金融項目為博物館賦能。2015年,博物館開始嘗試文創産業,以期將博物館自身的文化資源轉化為有效的運營資金。關于非國有博物館文創發展的論壇也正在籌劃之中,這也許能成為非國有博物館和中小博物館解決困境的新范式。(記者 黃堃媛 見習記者 王昕桐)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萍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3010108000000000000001110491112681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