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經濟的韌性 | 沙坡頭印象
2019-07-22 12:44:0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北京7月22日電 題:沙坡頭印象

  新華網 段世文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騰格裏沙漠一路肆虐,所到之處,滿目黃沙,綠色消退,生機漸淡。行至寧夏甘肅內蒙古三省區交界處,與浩浩蕩蕩的黃河打了個照面,然後,就再也無法前行。大漠,孤煙,黃河,落日,唐代詩人王維筆下的千古壯觀,在寧夏中衛沙坡頭這個小地方,呈現于世人面前。

大漠,孤煙,黃河,落日景象

  擋住騰格裏沙漠前進步伐的,不是黃河,是沙坡頭智慧的勞動人民。

  沙進人退,幹旱少雨,有沙漠的地方人類不宜生活居住,這是天律。

  當地有一種樹,叫檸條。為了活下去,它可以把根扎到地下三十米。沙坡頭人跟檸條一樣,也擰。黃沙漫天的年代,也不能讓他們離開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園。國家也不希望沙漠繼續推進,帶來災難性後果,于是,當地人開始與大自然搏鬥。在沙坡頭,進入騰格裏沙漠的地方,幾個蒼勁的大字“向沙漠進軍”書寫在碑上,自有一種豪邁的氣概。

黃沙上鋪上一米見方的麥草格子

  蒼天鐘愛堅韌的人。上世紀五十年代,當地幾個治沙的年輕村民,玩鬧時無意中發現,黃沙上鋪上一米見方的麥草格子,沙子就被捆住手腳,不再前移。這一發現,迅速得到大面積推廣,成效顯著。沙坡頭人趁機引來黃河水,在麥草格子裏種上綠樹。一片片綠洲長了出來,與黃河邊的綠地連成一片,騰格裏沙漠在此止步,且步步後退。這一創舉,舉世矚目,被譽為世界奇跡,聯合國高度讚譽,並在全球推廣。

勤勞的沙坡頭人踴躍參與治沙

  在沙坡頭人的勤勞和汗水灌溉下,比大詩人筆下的千古壯觀更壯觀的一幕出現了。

  黃河水從甘肅黑山峽流入中衛,途沙坡頭,拐了270度大彎。從高空俯瞰,巍巍香山橫亙黃河之陰,浩瀚騰格裏沙漠綿延黃河之陽,一水中分, 形成了一副天然太極圖。舉目仰望,騰格裏沙漠上,帳篷、駱駝、卡丁車,遊人如織,歡聲笑語。站在沙漠高丘處,往看去,低平處,居然是一座現代化的城。怎麼看都是海市蜃樓。其實是中衛城。沙漠與黃河之間,是一塊大綠洲,長著鬱鬱蔥蔥的棗樹、梨樹、檸條、花棒,也長著鬱鬱蔥蔥的花和草。走出其外,大漠荒涼,炙熱逼人。置身其中,綠意盎然,通體清涼,誰能想到這裏是沙漠邊?南方來的朋友個個讚不絕口,有西北之壯闊雄渾,有南方之秀麗清雅。

俯瞰沙坡頭景區,有沙漠,有綠洲,有黃河,有高山

  這裏人檸,但是不笨。有沙漠,有綠洲,有黃河,有高山,這是世界奇跡。聰明的沙坡頭人將這塊地方規劃出來,形成了一處絕好的旅遊景區。一步步發展至今,如今已經是國家AAAAA級旅遊景區,國家級沙漠生態自然保護區。每年接待遊客上百萬,收入近三億元。

  景區門口,有兩個大水車。黃河水車,咿咿呀呀響了不知道多少年。如今不再咿咿呀呀,成了景觀的一部分。每周,水車前都有各種演出,供遊客娛目樂耳。

遊客高興的坐在羊皮筏子上漂流

  再往裏走,是羊皮筏子。千百年來,黃河九曲十八彎,每個灣裏都有羊皮筏子。這是黃河上很重要的一種渡乘工具。羊皮筏子,就是那首名叫《天下黃河九十九道灣》的歌,就是羅中立的那幅名叫《父親》的畫,滄桑,厚重。如今,這些羊皮筏子和黃河水車一道,都代表著黃河文化,供人觀賞,更成了當地人賺錢的遊玩項目。

沙坡頭景區裏的棗林

  走進沙坡頭景區,滿目蒼翠。緊挨著黃河,這裏居然有一片棗樹林,棗林綠得醉人,每棵棗樹上都挂著一個銘牌。沙坡頭景區副總經理朱文軍,一位始終笑容可掬的中年漢子,告訴我們,這些棗樹,都有三百年以上歷史,如今依然能挂果。遊客坐車一路穿越沙漠穿越荒涼而來,突然進入一片青翠,看著棗樹上一顆顆綠色的小棗,時光錯亂感頓生,更感慨造物神奇。

沙坡頭以沙命名,反倒有不少泉水。

  更神奇的是,沙坡頭這一大片綠洲裏,居然有泉水。西北千年苦寒,極度缺水,因此,地名以水以泉以井命名的就格外多,興泉、中泉、營盤水(迎盼水)、三眼井。一眼泉,一口井,就是一個村落,一方人。其實都是討個好彩頭,給苦寒的生活尋找點希望而已。沙坡頭以沙命名,反倒有不少泉水。十幾眼汩汩泉水,不知是來自于黃河,還是來自于大漠深處的綠洲,從黃沙底下流出,清澈可人,慢悠悠,順勢流淌,滋養生靈,讓沙坡頭景區有了更多靈性,也讓沙坡頭的綠色更加濃鬱。

許許多多的農戶,買來駱駝,在沙漠裏馱著遊客體驗沙漠風情。

  當地的百姓曾經為了抗擊風沙奮鬥奉獻,如今跟著沙坡頭沾光致富。許許多多的農戶,買來駱駝,在沙漠裏馱著遊客體驗沙漠風情。當地民諺:驢是鬼,摔下來不是胳膊就是腿;駱駝是神,摔下來不疼。駱駝不止是沙漠之舟,更是沙漠神物。當年西北人用駱駝組成商隊,走西口,闖關東,北走平津,南下廣州。駝鈴聲聲,不止是因為駱駝行走穩健,能負重載物,更是因為駱駝在茫茫戈壁灘裏行走,一蹄子就能踢死一只惡狼,可以保護這些討生活的人們,更是因為駱駝貌似笨重,跑起來尋常汽車追不上。遊客騎在駱駝上,腚下平穩,不用擔心安全,極目遠眺,大漠浩瀚,豪氣頓生。轉一圈回來,再合個影。放到朋友圈裏,我們也是大漠客,羨煞多少人。一頭駱駝一萬多,一年載客收入四五萬。這筆買賣,值!誰還説咱沙坡頭人笨?聰明著呢。

  更有聰明人,幫助景區開發出了新項目。坐高空纜車,快速從黃河上滑過。腳下是看似緩慢實則兇險的黃河水,遊客戰戰兢兢方敢上纜車,纜車啟動,黃河上空就是一陣陣驚嚇刺激的尖叫聲。這種高空纜車項目,各地景區都有,談不上出奇。聰明的沙坡頭人給起了個好名字:飛黃騰達。飛越黃河,抵達騰格裏。字字扣題,勝在好意頭。

飛越黃河,抵達騰格裏。聰明的沙坡頭人給起了個好名字:飛黃騰達。

  景區裏專門為王維塑了像,淳樸的西北人,用這種方式感謝大詩人神來之筆寫出了沙坡頭的景致,寫出了西北邊關氣象邊關豪情。塑像上,王維手持一支大毛筆。憨直的西北人希望詩人的才氣,能給子弟們增添一些文氣。其實也暗藏了一些小驕傲。王維的詩,被王國維稱為“千古壯觀”,但沙坡頭的景觀,王維的詩還沒寫完,沒寫盡。沙坡頭的景致比詩人的作品更美。

沙坡頭景區裏的王維塑像

  迎面走來一個胖乎乎的導遊,小夥子名叫王越,九零後,中衛本地人,愛笑,曾于江西一所大學就讀,後又到此就業,如今月收入四千多元。提起景區景點的故事,滔滔不絕,如數家珍。還自發編了些快板段子,偶給遊客展示,不時逗大家開懷大笑。

導遊帶著遊客在沙坡頭快樂的遊玩

  沙坡頭的人好像都樂呵呵的。朱文軍是這樣,王越是這樣,景區裏的工作人員是這樣,連來來往往的遊客也都跟著樂呵呵的。老天對沙坡頭格外苛刻,安排了一處千年苦寒之地。老天沒想到沙坡頭人如此堅韌樂觀,生生把苦日子過出了甜滋味。也許正是這份樂觀,沙坡頭人才能發現治沙良方,打退沙漠;也正是這份樂觀,才有了堪稱世界奇跡的沙坡頭景區。這麼看,老天偏愛樂觀的人。

  “西北美景九十九,最美不過沙坡頭。”北京來的一位遊客突然的一句感慨,道出了沙坡頭的非同一般。顯然,沙坡頭擔當得起這樣一句讚嘆。

  攝影:劉泉龍 盧鷹

  (部分圖片由沙坡頭旅遊景區提供)

西北美景九十九,最美不過沙坡頭<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香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湖荷花別樣美
西湖荷花別樣美
雲南昆明火把點燃“東方狂歡節”
雲南昆明火把點燃“東方狂歡節”
甘肅祁連山“雪頂”與萬畝油菜花交相輝映
甘肅祁連山“雪頂”與萬畝油菜花交相輝映
走進海派建築 讀懂上海歷史
走進海派建築 讀懂上海歷史

01003010108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82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