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賢明:制造強基 智能引領 澎湃制造産業新動能-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1/28 08:50:56
來源:新華網

屈賢明:制造強基 智能引領 澎湃制造産業新動能

字體:

  新華網北京11月28日(記者 陳聽雨)強化工業基礎是建設制造強國的重中之重,提升産業基礎能力,是打贏産業基礎高級化攻堅戰的必由之路,是實現制造強國、品質強國建設的重要保障,而智能制造是我國制造強國建設的主攻方向。

  自2022年起,中國科協“科創中國”先導技術榜連續兩年將産業基礎納入徵集領域,遴選具備高穩定性、高可靠性、高環境適應性的基礎零部件和元器件、基礎材料、基礎制造工藝及裝備、工業基礎軟件、産業技術基礎等。

  中國制造如何推進産業基礎高級化、産業鏈現代化,如何以智能制造為抓手,走上“大而有韌性”的高品質發展道路?圍繞上述問題,近日新華網科技頻道獨家專訪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家智能制造專家委員會榮譽主任、國家産業基礎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機械工程學會榮譽理事屈賢明。

  從“大而不強”到“大而有韌性”

  “早在2011年的時候,中國制造業在規模總量上就已經處于世界第一了,但産業基礎仍然比較薄弱,當時的説法叫大而不強。”屈賢明説。

  “中國制造業在規模總量名列前茅,那是不是我們生産的都是一些低端産品呢?並非如此。”屈賢明説。

  根據中國工程院對26類制造産業的國內外比較分析數據,當前,中國制造業已擁有5類世界領先産業和7類世界先進産業,其工業增加值佔我國制造業工業增加值的41.31%。制造業正從中低端向中高端邁進,形成了低中高並存的産品結構,而且中高端産品的比重在逐步提高,體量可觀。

  與此同時,中國制造業實現了創新投入與産出的雙提升。據中國工程院數據,2015-2020年,我國制造業研發投入強度由0.97%提升至1.54%;其中儀器儀表、船舶、航空航太裝備、軌道交通裝備和醫藥制造業的研發投入強度超過3%。每百萬從業人員中研發人員數量2020年較2015年增長4%。單位制造業增加值的全球發明專利授權量由2015年的5.97項提升至2020年的7.7項。

  此外,中國擁有了一批世界500強企業和“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和單項冠軍企業,這些企業具有較強的技術創新和技術輸出能力,以及産品和資本輸出能力,在全球市場擁有一定話語權。我國中小制造企業創新也十分活躍,專業化水準持續提升。

  “過去,中國制造業是大而不強,現在看起來,中國制造業顯示了它具有充分的韌性,已經改變了‘大而不強’那種‘虛胖子’的現象,變得大而有韌性。”屈賢明説。

  夯實産業基礎 推進産業基礎再造工程

  屈賢明指出,盡管中國制造業在規模總量上名列前茅,但産業基礎仍然比較薄弱,強化工業基礎是建設制造強國的重中之重。

  根據中國工程院對26類制造業主要産業存在短板的分析,在當前及今後的一段時間內,我國産業基礎的薄弱環節可聚焦于:基礎零部件/元器件(包括高端晶片和感測器)、基礎材料、基礎制造工藝和裝備、基礎工業軟件、基礎檢測檢驗設備和平臺,統稱“五基”。

  “工業基礎是工業整體素質和核心競爭力的體現,是決定産品品質和性能及經濟效益的主要因素。當前,我國核心零部件/元器件和關鍵材料仍主要依賴進口,假如沒有工業基礎的支援,技術創新和産業創新就失去了源泉。”屈賢明表示。

  總結20年來我國“五基”發展的經驗,結合近幾年來發展環境的變化,屈賢明認為,在推進“五基”發展的路徑上要不斷創新,改變項目碎片化、投資分散化、成果難以産業化的狀況。

  在推進産業基礎高級化、産業鏈現代化,實施産業基礎再造工程的過程中,屈賢明建議,産業基礎再造應從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發揮政府的引導作用入手,從三個層次進行布局、分類施策。

  首先,發揮政府的制度優勢,採用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方式,集中突破一批短板項目,解決大約10%的産業基礎問題。

  其次,強化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市場相結合的優勢,形成長效政策機制,解決大約20%的産業基礎問題。

  堅持發揮市場化機制的優勢,以培養一大批專精特新的“世界隱形冠軍”企業為抓手,解決大約70%的産業基礎問題。

  大力培育專精特新冠軍企業

  企業是推行智能制造的重要主體,為培育“專精特新”企業,政府在資金、人才、孵化平臺搭建等方面給予大力支援。從幾年前的“脫虛向實”到如今培育“專精特新”企業,中國制造業正走在“專精特新”的道路之上。

  今年,關于“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單項冠軍企業成為熱門話題,有關支援政策紛紛出臺,在屈賢明看來,究其原因,“專精特新”是中小微企業的發展方向和轉型升級的落腳點,也是各地實現經濟高品質發展差異化的一條重要途徑,更是實現我國産業基礎高級化的對策之一。

  “當前,我國有約800萬家企業,其中世界500強企業145家,央企97家,絕大多數是中小微企業、民營企業,這些企業的發展方向和落腳點都是‘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和單項冠軍企業。目前不少省還沒有一家世界500強企業和一家央企,如果關注‘專精特新’冠軍企業的培養,必有收獲。”他説。

  他介紹,近幾年,在江蘇、浙江、上海等地出現了一批在細分領域國際市場佔有率處于前三、産品性能和技術水準處于世界先進的專精特新單項世界冠軍企業,因其産品是零部件、材料和軟件,是裝在主機裏看不到的,因此又稱為“世界隱形冠軍”企業。經初步測算,“十四五”期間有望形成800家以上隱形冠軍企業。

  而競爭力強、高成長性的“專精特新”企業具有一些可以復制的成長模式和成功經驗。屈賢明具體介紹,這些企業在特定行業“挖得第一桶金”後,就會選定主攻細分領域,吸納培養領軍人才,隨後進行持續而專注的領域創新,直至手握核心技術和獨特産品,並隨著數字化智能化改造的提升,佔據細分行業制高點。

  “要解決我國産業基礎薄弱的問題,應寄希望于培育一大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和世界冠軍企業,而企業在數字化轉型升級方面,也要有更強的領悟力和敏感度,積極地去擁抱智能制造。”屈賢明表示。

  智能制造發展成效顯著

  智能制造是我國制造強國建設的主攻方向。《“十四五”智能制造發展規劃》提出,推進智能制造,推動制造業實現數字化轉型、網絡化協同、智能化變革。

  屈賢明認為,當前我國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發展成效明顯。首先,建成了一批數字化車間和智能工廠。據中國工程院數據,我國各地建設數字化車間和智能工廠近8000個。其中,2500余個基本完成數字化轉型,209個成為具有國際先進水準的智能制造示范工廠,這些示范工廠産品研發周期平均縮短20.7%,生産效率平均提升34.8%。

  其次,形成了較好的數字化裝備、工業軟件、係統解決方案供給能力,智能制造裝備産業規模將達到3.2萬億元,工業軟件銷售收入突破2400億元,主營業務收入超10億元的係統解決方案供應商達到140余家,培育240余家工業互聯網平臺。工業機器人産量從2015年的3.3萬臺增長到2022年的44.3萬臺。

  第三,重點省市加快了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步伐,浙江、上海等正在進行未來工廠和企業形態探索。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突飛猛進,新一代信息技術飛速發展。在屈賢明看來,正是科技創新與制造業的加速融合,新技術的發展應用並與産業融合,在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驅動和引領智能制造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很快,有了技術上的牽引,具備了條件,智能制造就在中國恰逢其時地發展起來了。在制造強國的建設中,要數功勞最大的就是智能制造。現在各地各企業都已經認識到,智能制造是很好的工具,很好的抓手。”他説。

  “在智能制造沒有大范圍推廣時,去一家工廠、一個車間參觀,看到有一臺機器人,就很稀罕;但是現在再到工廠去看一看,哪個工廠要是連一臺機器人都沒有,那就很稀奇了。”屈賢明説。

  盡管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成效顯著,但在屈賢明看來,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仍面臨著一些問題與挑戰。

  比如,試點示范成果突出,但大規模推廣數字化轉型的力量明顯不足。我國部分行業龍頭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智能化升級已達到國際一流水準,但帶動中小企業轉型明顯滯後。

  統籌推進數字化轉型智能化升級有待加強。智能制造、工業互聯網、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等工作需要進一步整合。

  此外,關鍵核心技術和裝備高端供給不足的問題依舊突出,工業軟件自主化程度還不高。

  “數字化工廠、智能工廠不是一天就能建起來的,需要逐步升級和替代,未來,我們要把成功經驗大面積推廣,也要解決短板和問題。”屈賢明説。

  今後一二十年,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制造業的結合産生的智能制造,仍將是制造強國建設的主攻方向,但也有升級的問題,如果説過去強調數字化賦能,今後要強調人工智慧賦能。

  屈賢明認為,大力發展數字化智能化裝備是智能制造的主戰場,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技術的深度融合最主要的結晶是産品,特別是裝備的數字化智能化,這也是智能制造的主戰場。

  他舉例稱,比如,智能汽車的快速發展已經超出了人們的預想,汽車産業正朝著無人駕駛汽車的方向極速前進。

  又如,我國已成為世界上高速機車技術最發達的國家。軌道交通機車也歷經蒸汽機車、內燃機車、電力機車到數字化電力機車的進化,正向著智能電力機車的方向發展。

  屈賢明特別指出,“能源裝備業的群體性突破革新將帶來能源革命,這將使中國能源、甚至世界能源結構發生巨變。未來,工廠的主流發展方向是綠色、智能的融合,即綠色智能工廠。”

【糾錯】 【責任編輯:周靖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