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4/ 02 08:46:52
來源:新華網

葛頎:5G引發超前和乘數效應,摩爾定律作用不再突出

字體:

  新華網北京4月2日電(淩紀偉 趙秋玥)5G是當前全球科技創新的競爭高地,圍繞5G衍生出的話題層出不窮。近日,北京郵電大學兼職教授葛頎做客新華訪談,分享5G帶來的新效應和發展新范式,介紹5G拓展應用面臨的挑戰。針對5G等前沿科技引領的數字時代,葛頎還暢談人類將面臨的數字化變革。

北京郵電大學兼職教授葛頎做客新華網訪談間。新華網 陳延特 攝

  5G引發兩個新效應

  未來5年,每個人都將成為5G改變社會偉大進程的見證者。5G從一個專有的移動通信平臺,變成了社會信息化的通用生産力平臺。這是一種質的改變。

  怎麼看待5G對社會的改變,葛頎歸納為兩大效應——超前效應和乘數效應。

  超前效應是從社會基礎設施層面引發的改變。無論從網絡能力還是客戶數,5G已經成為我們進軍數字化轉型、用數字科技驅動數字經濟發展的一個最重要的生産力平臺。5G加速推進部署,基本做到了“路等車”。也就是説,信息高鐵5G修好了,現在要做的,就是讓更多的乘客、更多貨物、更多的應用場景跑到高鐵上來。因此未來5年,5G將會發揮非常重要的超前效應。

  作為社會的基礎信息生産平臺,除了超前效應,5G還將引發乘數效應。當把5G、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這些數字科技和工業制造、教育、金融等産業融合在一起發展,帶來的增加值遠大于5G産業本身投入的成本。

  “業界都希望盡快把5G乘數效應和超前效應賦能國家快速發展,不管是實體經濟、虛擬經濟還是原子經濟、數字經濟都能更好、更快、更可持續發展。”葛頎説。

  5G時代的兩個發展新范式

  信息技術推動第三次工業革命,摩爾定律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推動了整個社會信息化發展進程。5G時代,哪些規律能夠成為數字時代的發展范式?

  葛頎認為,在數字化時代裏,發揮最突出推動作用的規律不再是摩爾定律,而是兩個范式:梅特卡福范式以及馬太范式。

  梅特卡福定律是很典型的數字經濟共贏和溢出效應。中國建成了世界規模最大、最領先的5G網絡,中國最有可能通過梅特卡福定律,實現網絡當中每一個節點,可能是個人用戶、企業用戶也可能是社區價值的增加,也能通過整個網絡節點數的增加實現中國數字經濟總量的增加。

  另一個范式是馬太效應。尤其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以來,這條規律的效應更強了。在數字時代,行業第二數不勝數,行業第一才最受社會關注。當然,馬太效應帶來社會價值急劇增加的同時,也給市場監管、公平競爭以及大平臺和個人客戶之間如何公平帶來巨大挑戰。

  5G拓展應用面臨三個問題

  5G商用牌照發放已接近兩年,如何拓展5G應用場景成為行業首要挑戰。

  5G怎麼做應用場景?葛頎説,這要從5G的標準和規范談起。5G是歷史上第一個為人和物、物和物設計的通信係統,它的網絡能力優勢在哪兒,這是做好應用場景的基石。雖然涌現出許多成功的5G應用案例,但5G拓展還要進一步解決三個問題:

  一是5G是通用技術,對通用技術來説,改造的越多意味著通用技術離應用場景越遠。未來3到5年,不論是運營商還是行業企業,都要在生産流程、管理流程上實現數字化的轉型和升級。因此對于5G技術來説,如何把超過數千的應用場景模板化這是一個問題。

  二是商業價值的問題。企業成本是核心,5G的使用成本還要不斷降低。保持一個較快的5G建設速度,可以通過實現規模經濟效應,能夠讓每個用戶能夠享受網絡帶來的溢出效應。

  三是數字化轉型,千行百業轉型的能力和轉型成本變成5G産業化中很重要的部分。如何讓廣大中小企業和個人客戶較快地具有數字能力和數字意識,這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

  5G算是新鮮事物,有些挑戰不是5G帶來的,但是5G加速了這個挑戰。葛頎舉例説,5G加速了數字化轉型,當出現了一個快速甚至飛速增長的數字行業的時候,市場監管、社會公平、倫理道德等和飛速發展的數字科技相比是落後的,怎麼保護社會的公平正義和可持續發展都將是面臨的問題。

北京郵電大學兼職教授葛頎做客新華網訪談間。新華網 陳延特 攝

  數字經濟時代的五個“數”

  在5G、人工智能、雲計算、物聯網、大數據等關鍵核心技術的驅動下,人類正邁入數字經濟時代。

  葛頎認為,進入數字經濟時代的過程中,最重要的變化就是數字化,在這裏面有五個“數”:數字時代,數字科技,數字化生活,數字化運營和數字化治理。

  “在數字科技驅動下的數字時代,我們要通過數字化生活、數字化運營和數字化治理實現人類文明新的階段。”葛頎説。

  我國在數字化轉型中的突出特點,就是數字經濟總量很大,但從數字經濟佔GDP的比重來看,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葛頎認為,由于我們有著非常好的人口規模以及世界領先的信息産業發展生態,特別是在5G方面取得重要突破,這些都讓中國在數字化轉型中孕育出新的機遇,這個機遇是歷史性的,這個機遇也是中國和全世界機遇的合集。

  當我們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進入以數字科技為驅動力的數字經濟時代,事實上生産力要素、生産關係和社會狀態就會隨之發生巨大變化。

  “數字化的生活、數字化的運營和數字化的治理,給我們帶來的不是零和遊戲,而是一個共贏遊戲;不是很強的邊際效應,而是具有很強溢出效應的世界。”葛頎説,就像梅特卡福定律講的,每個人的努力讓他本人和他所處的網絡和平臺的價值倍數增長。這是我們要追求的目標。

【糾錯】 【責任編輯:周靖傑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83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