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1/ 18 10:00:36
來源:新華網

周濟: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推動制造業數字轉型、智能升級

字體:

  新華網北京1月18日電(趙秋玥)近日,2020中國智能制造係統解決方案大會暨聯盟會員代表大會召開。中國工程院院士周濟在會上説,智能制造是我國制造業創新發展的主要抓手,是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主要路徑,是加快建設制造強國的主攻方向。

  圖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周濟

  堅定不移以智能制造作為推進制造強國戰略的主攻方向

  實體經濟是我國經濟實力的根基,制造業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周濟認為,智能制造是推進制造強國戰略的主要技術路線。

  廣義而論,智能制造是一個大概念,是先進制造技術與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度融合,貫穿于産品、制造、服務全生命周期的各個環節,以及相應係統的優化集成,實現制造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不斷提升企業的産品質量、效益、服務水平。

  周濟説,推進智能制造是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內在需求,也是中國制造業創新發展的歷史機遇。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與先進制造技術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一代智能制造技術,成為新一輪科技革命的核心驅動力。

  周濟認為,如果説數字化、網絡化制造是新一輪工業革命的開始,那麼新一代智能制造的突破和廣泛應用將推動形成這次工業革命的高潮,重塑制造業的技術體係、生産模式、産業形態,並將引領真正意義的“工業4.0”,實現第四次工業革命。

  據周濟介紹,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技術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共性賦能技術,與先進制造技術深度融合形成的智能制造技術,可廣泛應用于各行各業、各種各類制造係統的産品創新、生産創新、服務創新等制造價值鏈全過程創新以及係統集成創新,這種融合技術創新包含兩個重點:一是應用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對制造技術賦能,二是賦能技術和制造技術融合創新,二者深度融合形成創新的制造技術,是一種革命性的集成式創新。

  “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共性賦能技術是人工智能技術,人工智能技術與制造技術的深度融合,形成新一代智能制造技術,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核心驅動力。 需要強調的是,制造是主體,‘賦能技術’是為制造升級服務,只有與‘領域技術’深度融合,才能夠真正解決問題、發揮作用。”周濟説。

  因而,制造業的技術改造、智能升級工程對于智能技術而言,是先進技術的推廣應用工程;對于各行各業、各種各類的制造係統而言,是應用共性賦能技術對制造係統進行革命性、集成式創新的工程。

  “並行推進、融合發展”的技術路線

  智能制造是一個不斷演進的大係統,作為制造業和信息技術深度融合的産物,它的誕生和演變與信息化發展相伴而生。當前,工業互聯網、大數據及人工智能實現群體突破和融合應用,以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為主要特徵的信息化開創了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制造的新階段。

  據周濟介紹,隨著信息化發展,我們把數字化制造稱為第一代智能制造,把“互聯網+制造”稱為第二代智能制造,將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制造成為新一代智能制造。

  周濟認為,我國必須充分發揮後發優勢,採取“並聯式”的發展方式,即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並行推進、融合發展”。

  “一方面必須實事求是,因企制宜,循序推進地推進。我國制造業企業,特別是廣大中小企業還遠遠沒有實現‘數字化制造’,必須扎扎實實完成好數字化‘補課’,打好數字化基礎。另一方面,必須堅持創新引領,利用先進技術,走出一條並行推進智能制造的新路子。企業是推進智能制造的主體,每個企業要‘因企制宜’,根據自身實際總體規劃、分布實施、重點突破、全面推進、産學研協調創新,實現企業的技術改造、智能升級。”周濟説。

  智能制造是實現制造業創新發展的主要路徑

  智能制造是一個集成大係統,該係統主要由智能産品、智能生産及智能服務三大功能係統以及智能制造雲和工業互聯網網絡兩大支撐係統集合而成。制造業創新內涵包含産品創新、生産技術創新、産業模式創新和制造係統集成創新四個層次,在這四個層次上,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都是制造業創新的主要路徑。

  “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今天的標桿工廠仍然只是數字化網絡化階段的智能工廠,即第二代智能制造的智能工廠,更先進的技術升級還在後頭。隨著新一代人工智能的應用,今後20年,中國企業將要向自學習、自適應、自控制的新一代智能工廠進軍。”周濟説。

  對于“十四五”期間如何推進智能制造,周濟建議:一是推進“制造業數字化轉型重大行動”,二是推進“智能制造工程重大專項”,三是協同推進産業基礎再造工程和國家工業互聯網工程,四是發揮中國智能制造係統解決方案供應商聯盟的作用。

 

【糾錯】 【責任編輯:冉曉寧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6994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