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厲害了,原來還有這樣的油
2020-12-18 09:51:39 來源: 新華財經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我最發愁的事,就是越來越多的農民因為虧本不再種油菜,最後咱中國人的‘油瓶子’卻是攥在外國人手裏。”每次遇見王漢中,只要聊起油菜,平時笑瞇瞇的他,總會不自覺地“愁上眉梢”。(王漢中,國家油菜産業體係首席科學家、中國農科院油料所所長。)

  從菜籽油的情況也看到中國油脂環境的一個縮影。記者得到兩組數據,也印證了專家王漢中的“憂愁”:我國食用植物油年消費量目前已突破3000萬噸,但國産食用植物油産量卻常年徘徊在每年1000萬噸左右;致使我國食用植物油自給率只有約30%,60%以上依賴進口,嚴重威脅著國家食用油供給安全。

  中國農科院黨組書記陳萌山在農業部門工作了30多年,和王漢中一樣,他對我國食用油安全的憂慮已非一日。“油料已成為我國對國際市場依存度最大的大宗農産品。”陳萌山給記者提供了一組數據:1993—2013年,我國植物油消費量從763萬噸增長到3081.4萬噸,增長了303.8%;人均年消費量從6.4公斤上升到22.8公斤,超過世界年人均20公斤的水平。與此相反,近5年來,我國油料(含大豆)播種面積基本在3.3億畝左右,産量在4700萬噸左右,植物油年産量維持在1000萬噸左右。

  食用植物油供需的缺口逐年增大,導致我國油料和植物油進口劇增,對國外的依存度迅速上升。2012年我國食用油籽、食用植物油凈進口466.5億美元,是造成農産品國際貿易逆差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國食用植物油自給率目前只有約40%。我認為,40%已經是維持社會基本需求的紅線,是保證我國植物油供給基本安全的底線!油料供給60%以上依賴進口,目前看來積極開發不與糧棉爭地的特種油料資源,對緩解我國食用油料短缺問題很有意義。”國糧油學會油脂分會會長何東平説道。

  因此,在草本油料已經遇到瓶頸的情況下,近年來國家對木本油料日益重視,先後出臺了很多扶持政策。其中記者注意到核桃油這個産業默默的崛起。查閱資料以後發現,這個油不簡單。

  相對于我們常見的大豆脂肪含量約為20%而言,核桃品種油脂的含量高達62%,是個極具潛力的木本油料原料。中國的核桃産量佔據世界的60%,年産量超過400萬噸,為何這麼高産量的原料,如此高的含油量,卻一直沒有批量規模性的用來榨油解決我們的食用油缺口呢?

  帶著疑問,記者從國糧油學會油脂分會會長何東平會長了解到,阻礙核桃油發展的第一個因素是壓榨技術。核桃油屬于木本油料,現有的高溫壓榨技術對核桃油的提取會破壞核桃油的不飽和脂肪酸。不飽和脂肪酸的含量高達92%,這個是核桃油的重點特色,如果這個破壞掉了,這個油脂也就沒有意義了。阻礙其發展的另一個因素是出油率低原料成本較高。

  何東平教授表示,目前已經有一家雲南東方紅企業已經攻克掉這個問題,採取了行業領先的一個技術“低溫物理雙壓榨”,能將溫度控制在常溫的狀態下,保持核桃原有營養品質。該企業産的禦福年牌核桃油就是首批使用該技術的産品。希望有越來越多這樣的企業,能為中國人的餐桌問題努力攻克難關,將中國的“油瓶子”握在自己手裏。

  不得感嘆,日常生活普普通通的財米油鹽中,盡管蘊含了激烈的背後競爭,但也有默默做貢獻努力的中國企業;也還有這麼厲害的油,能成為中國人解決食用油缺口的一個重要角色。

  古往今來,餐桌上的戰爭決定著一個國家的命運,吃油這個事情上,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要做的事情還很多。為了任重道遠的“油瓶子”,更多發展木本油料,以禦福年核桃油為代表這樣的中國品牌崛起,就是我們中國油脂的希望。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楠
加載更多
龍頭山雪韻
龍頭山雪韻
河北石家莊:包餃子 畫民俗 迎冬至
河北石家莊:包餃子 畫民俗 迎冬至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00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