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國企改革的樣本,為何不得不提汾酒?

2020-05-27 09:23:07 來源: 財經國家周刊

  今年全國兩會,國企改革的動向再次引發社會各界關注。

  5月22日,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提升國資國企改革成效,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完善國資監管體制,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基本完成剝離辦社會職能和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國企要聚焦主責主業,健全市場化經營機制,提高核心競爭力。

  外界都在關注,下一步的國企改革具體路徑何在,有沒有好的樣本供參考?

  “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

  在我國,國企是市場主體的核心力量之一。

  對此,中國企業研究院院長李錦表示,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是“推進國資國企改革”,2019年是“加快”。從“推進”到“加快”,體現的是改革的緊迫性。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裏的定調是提升成效,有遞進關係。

  聽完報告後,全國人大代表、汾酒董事長李秋喜表示,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國企改革的落腳點就是提高核心競爭力,關鍵在于提升國資國企改革成效,具體舉措:一是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二是完善國資監管體制,三是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四是基本完成剝離辦社會職能和解決歷史遺留問題,五是聚焦主責主業,六是健全市場化經營機制。

  山西省委、省政府把國資國企改革作為山西轉型綜改的關鍵一招,著力在“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

  山西省委、省政府三年來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三篇光輝文獻”和關于國資國企改革的重要論述精神,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提出了“四為四高兩同步”的總體思路和要求,把國資國企改革作為山西轉型綜改的關鍵一招,著力在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

  對此,李秋喜表示,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建立在山西對國資國企改革發展過程論、重點論、係統論、主體論、標準論的深刻把握之上;建立在“治晉興晉強晉,在省域實現‘中國之治’”的方向之上;建立在“為解決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難題和推進能源革命提供山西方案、打造山西樣板、進入全國第一方陣”的目標之上;是全局視野、戰略眼光、科學思維和實踐偉力的集中體現;是理論上相互支撐,實踐上環環相扣,結構邏輯高度統一,核心思想一脈相承,目標指向一以貫之的完整體係。

  此外,李秋喜還表示,“根上改”既是對國資國企改革發展問題導向、本質 規律的精準把握,也是山西國資國企改革決心、改革勇氣、 改革擔當的行動宣言;“制上破”,既是對山西“一股獨大” “一煤獨大”等主要矛盾、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的深刻判斷,更是不破不立、敢于涉險灘、敢于啃硬骨頭、革除體制弊端、 重塑産業布局的行動指南;“治上立”,既是圍繞國資國企市場化、法制化兩個核心、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加快建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的行動綱領,更是胸懷人民、胸懷山西、胸懷天下、胸懷未來的大視野、大格局體現。

  對于新一輪國企改革,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周麗莎表示,未來三年的國企改革目標、時間表、路線圖已經比較清晰,三年行動方案的推行,有利于相關企業更好地落實國有企業改革頂層設計。

  山西國企改革的“汾酒樣本”

  談起國企改革的探索,不得不提山西汾酒。

  作為山西省省屬國有企業中第一家簽訂目標責任書改革試點企業,汾酒是山西省國企改革的排頭兵,三年來改革初見成效。

  2017年2月,李秋喜立下“軍令狀”:汾酒成為省屬國有企業中第一家目標責任書改革試點,與省國資委簽訂了三年任期經營目標責任書。

  “完不成經營目標,我將引咎辭職。”李秋喜也因簽訂國企國資首份目標責任書,被譽為山西企業家中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汾酒的改革也拉開了山西省國企改革的大幕。

  三年來,汾酒按照省委、省政府、省國資委的頂層設計,形成了“1+35”的汾酒改革方案,完成了引入戰略投資者、股權激勵、整體上市等一係列歷史性的體制改革,努力下好“契約化管理、綜合化指標、係統化授權、制度化約束、市場化激勵”這五步棋,思想觀念突破、 體制變革突破、機制創新突破、經營業績突破、公司形象突破、改革試點突破,為汾酒帶來了強大的動力和活力。

  2019年3月11日,李秋喜在全國兩會期間,曾經將“大討論”現場搬到北京,邀請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科技部、國資委、商務部、中央黨校等部委以及北京大學、人民大學、同濟大學等高校的26位領導和專家學者,組織召開了“改革創新、奮發有為——問計汾酒改革創新懇談會”,尋求國企新一輪改革發展新路徑。

  與會的專家認為,汾酒創新改革的實踐,是山西深化國企改革、優化發展環境進程中的一朵浪花。從山西省國企改革的全局來看,思路超前、亮點較多,著力在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釋放轉型發展強大勢能,初現非凡之效,改革探索走在了全國前列。

  改革一定程度上釋放了汾酒的企業活力,企業的綜合治理能力不斷提高,而汾酒也不負眾望了跑出了“汾酒速度”。

  2019 年,汾酒實現酒類銷售收入118億元,比2016年增長146%;實現酒 類利潤29億元,比2016年增長383%;行業排名從2016年的第七名到2019年底排名第五;汾酒品牌價值達377.27億元,較2017年增加214.44億元,排名上升76位,進步速度為全國第一;汾酒市值從2016年12月30日的216億元到2020年5月21日1063億元,增長了92%。

  在李秋喜看來,山西省委、省政府國資國企改革這關鍵一招,不僅為汾酒插上了騰飛的翅膀,更為汾酒提供了健康持續的強大發展動力和發展後勁。

  即便是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汾酒2020年的整體經營指標也不作調整。

  對此,李秋喜表示,汾酒將積極調整營銷策略,在時間層面動態調整階段性指標,在空間層面宏觀調整區域市場布局,在産品層面靈活調整産品結構布局,並及時更新市場信息、傳達重要政策,確保實現平穩增長。

  心係行業積極建言獻策

  去年兩會,李秋喜提出了建立“三位一體”食品安全監管框架的建議。

  伴隨汾酒三年改革任務順利收官,汾酒全國化布局進展順利,李秋喜今年帶著怎樣的建議上會備受外界關注。

  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李秋喜就表示,“今年(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裏強調了關于制假售假的打擊,要讓制假售假付不起代價,如此重視制假售假,對我們食品行業而言是極大的鼓舞,我們一定按照要求,做好日常工作,真正地在産品質量安全上,為人民把好關,為消費者提供更加安全的、可靠的、優質的食品,這也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有義務這樣做,這是義不容辭的”。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李秋喜對酒類食品安全的建設也提出了自己獨到的建議。

  李秋喜看來,抗疫形勢越嚴峻,食品安全越不能放松。

  目前,我國酒類食品安全方面有三方面的突出問題。

  一是“制假”與“售假”方面。“制假”是“售假”的源頭,不僅要把精力放在流通環節、售假環節、市場最後一公裏,更要把重點放在生産環節、制假環節、生産向前一公尺。

  二是生産許可與無證生産方面。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酒類生産企業 18000多家,而有生産許可的酒類生産企業只有 8000多家。無證經營的 1 萬家酒類企業正是假冒偽劣的重要根源。所以不僅要管好有證經營,更要治理好無證經營。

  三是有標準與無標準方面。我國的白酒標準體係還不夠完善,在生産的許多環節由于技術水平原因,沒有相應的標準。所以,我們不僅要嚴格執法標準化管理,更要對無標準的環節進行安全控制,並積極推進完善的標準化建設,確保涉及全國人民食品安全的酒類産業健康、持續、安全發展。

  因此,李秋喜建議國家有關部門應該制定“最前一公裏”的獎懲制度,其中具體包括將小市場主體納入食品安全紅黑名單制度,加大監管力度;建立健全食品生産經營主體質量檔案和食品監管信用檔案,對重點人員實施動態監控;將重點人員納入整體社會信用體係,將制假人員申請列入失信人名單;在全社會范圍內宣揚制假售假即誠信缺失的概念,打造“誠信教育”的大眾文化等內容。

  在著力推進汾酒改革的同時,李秋喜也不忘履行代表職責,值得點讚。

[責任編輯: 王忻 ]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37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