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互聯網盲道”新國標正式實施 逾千萬視障人士受益
2020-03-01 15:24:0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杭州3月1日電 題:“互聯網盲道”新國標正式實施 逾千萬視障人士受益

  新華社記者張璇

  《信息技術 互聯網內容無障礙可訪問性技術要求與測試方法》3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是互聯網資訊無障礙領域新的國家標準,其實施標誌著“在互聯網上鋪盲道”取得實質進展。

  在受訪的多位視障人士看來,搭建“互聯網盲道”對他們而言意義非凡。如今“互聯網盲道”建設在我國不斷跑出加速度,幫助視障人士同等享受互聯網技術便利。

  “可用”到“好用”

  趙成今年34歲,10年前,一場意外導致他雙目失明。不過樂觀的心態促使他積極適應改變的一切,包括與互聯網、電腦打交道的生活。記者採訪時看到,趙成回朋友微信的時候操作自如——語音識別輸入文字;螢幕畫“Z”返回上一層;還能精準轉發聊天記錄。在他的手機裏,淘寶、微信、地圖、音樂播放器、打車軟件等應用一應俱全。他説:“這幾年這些應用越來越‘順暢好用’。”

  手機、電腦的讀屏功能是他接入網絡世界的“盲杖”。趙成説:“光有盲杖還不行。如果網站和手機應用沒有考慮資訊無障礙優化,讀屏軟件就常會遇到一些無法朗讀或者無法命名的標簽。例如,如果軟件沒考慮無障礙優化,點擊返回按鈕讀屏軟件只會語音提示你——‘按鈕’,但究竟是什麼功能的按鈕便無從知曉。”

  “我也遇到過一些難題,例如登錄網站時,常常需要輸入驗證碼,但因為驗證碼經常是數字、圖形,時常無法被讀屏軟件讀出,只能幹著急。”今年47歲的盲人鋼琴調音師陳燕説。

  浙江大學軟件學院常務副院長、中國殘疾人資訊和無障礙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卜佳俊表示,過去,由于相關資訊無障礙標準特別是國家標準缺失,網站、互聯網公司往往各行其是,産品的資訊無障礙水準參差不齊。

  3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新國標,讓這些問題都將有所改善。根據第二次全國殘疾人抽樣調查的結果,我國目前有視力殘疾人1700多萬。這也意味著,新國標實施後,將有逾千萬視障者受益。

  “盆景”變“風景”

  卜佳俊是此次國標的牽頭起草人,他致力于資訊無障礙事業已12年,“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科技的力量幫助殘疾人彌補身體上的缺陷,使他們跨越障礙,獲得康復、教育和就業的機會,最終融入社會。”

  為何標準被看作是“在互聯網上鋪盲道”的實質進展?卜佳俊説,以視障群體遇到“驗證碼難題”為例,過去的標準復雜且無硬性要求,此次國標在徵求了用戶和開發者的意見後,把“驗證碼”定義為一級,是最基本的技術要求,必須要將驗證碼變為可感官接受的替代表現形式,一般會建議用“語音驗證碼”或其他合適的形式。

  在為“互聯網盲道”設計國家標準之初,卜佳俊就瞄準國際標準,保持最大限度的相容。根據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現狀,卜佳俊團隊還增加了國際標準中所欠缺的面向移動應用的相關技術要求。例如操作控制部分,共13條,其中5條添加了為移動應用新增的技術要求,並專門為移動應用制定了手勢操作條款,要求各類移動應用在制定手勢操作時,需要充分相容移動終端讀屏軟件的手勢操作。

  中國殘疾人資訊和無障礙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王煒説,新國標出臺後,一方面有利于政府推動無障礙建設,為政府網站/APP率先開展示范提供了準繩,另一方面,有利于主管單位開展管理工作,為檢測、監督與反饋提供了技術規范。

  資訊無障礙在我國的發展和研究,從21世紀初到現在已有10多年的時間,經歷了從最初的政府引導,向政産學研用結合發展,時至今日已經呈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局面。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底,超過40家互聯網公司專門設立負責企業産品資訊無障礙的部門。“資訊無障礙的社會關注度得到顯著提高。”卜佳俊説。

  趙成、陳燕等視障人士感受到,越來越多的互聯網企業在關注他們的使用需求。例如:以前網購,讀屏軟件只能讀取文字,如今淘寶推出了OCR讀圖功能,圖片也可被讀出來;手機QQ開發出聲紋加好友、QQ表情讀取、語音發紅包等功能;支付寶推出了官方無障礙密碼鍵盤,讓視障人群便利安全地使用移動支付……

  而近幾年,資訊無障礙建設不斷加速。2022年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杭州亞運會/亞殘運會組委會將資訊無障礙相關建設納入重點建設內容。

  “短板”仍存 “盲道”建設需各界共同努力

  據了解,實行“法律法規+方針政策+標準規范”的運作模式,是推動資訊無障礙建設的最有效舉措。一些專家建議,“互聯網盲道”新國標出臺後,還需要推動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

  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副教授王淩皞則建議,可以借助其他非正式執行機制,比如鼓勵慈善性的第三方非政府組織對不同的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展開評估,以便形成社會與道義的力量來推動這一標準的落地。

  作為智能手機的資訊無障礙化使用者和推廣者,趙成認為,資訊無障礙建設並不只是技術的問題,更在于社會觀念的形成和盲人學習使用的普及。每年,他都作為推廣者去浙江圖書館為盲人朋友介紹使用方法,但在他看來面太小了,“按流行的説法就是效率太低,資訊無障礙的推廣,需要更多人的參與和努力。”

  同時,趙成、陳燕等視障人士反映,在推廣資訊無障礙中出現了兩個“極端”:一是資訊無障礙建設中出現“資訊冗余”,很多不必要的資訊也會被讀屏軟件讀取;二是市場上推廣了一些盲人專用手機和應用,這種特殊化的産品會導致重復建設和資源浪費,無形中也增加了他們使用的心理負擔。

  “現有的技術只是根據電腦已經學習過的知識體係,實現簡單的各通道資訊轉換,並沒有對所處理的資訊內容進行很好的理解與分析。”專攻資訊無障礙方向的博士于智認為,未來人工智慧技術的作用會愈發突出,能夠解決“難以被感知”的問題,從而幫助視障人士高效、精準地參與互聯網生活。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初春拉魯濕地
初春拉魯濕地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花香伴春耕
花香伴春耕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47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