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胖妞”到“鯤鵬” 運20非戰爭軍事行動的幕後故事
2020-02-24 07:02:17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面對面丨從“胖妞”到“鯤鵬” 運-20首次執行非戰爭軍事行動的幕後故事

  2月17日,人民空軍再次出動運-20等三型多架運輸機,從成都雙流等7個機場起飛,向武漢緊急空運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隊員和物資,這是空軍第4次向武漢大規模空運醫療隊隊員和物資,尤其引人關注的是,五天之內,國産運-20大型運輸機兩次執行非戰爭軍事行動。在武漢天河機場,《面對面》欄目記者專訪了兩次駕機執行任務的運-20首裝師師長杜寶林。

  距離執行任務不足24小時 準備工作像是“迎接高考”

  運-20大型運輸機參加支援湖北疫情防控緊急空運,是對人民空軍戰略投送能力的一次實際檢驗,而從疫情爆發開始,杜寶林他們就已經進入了臨戰狀態。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武漢“封城”的消息是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封城”就意味著交通受限。那麼比較安全的,比較快速的,我覺得最好的是軍用飛機。因為軍隊是一個高度集中、高度統一管理的群體,很純潔,沒有被污染,所以用軍機的可能性大,並且對外界的影響也小,不會影響到其他旅客。

  2月12日,杜寶林所在的運-20部隊收到了緊急空運的任務指令。2月13日,杜寶林需要完成從基地出發飛抵成都雙流機場,運送88名醫護人員和7.5噸醫療設備的任務。他們需要上午9時許到達武漢天河機場,留給他們的時間不足24小時。

  記者 董倩:2月12日給您任務的時候,您要把飛機作出什麼樣的調整?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我們大型軍用運輸機有一門學科叫裝載手冊,我們根據人數把座椅給安裝好,同時根據貨物的類型、重量把裝載計劃計算好。人數量定了以後座椅好説,但是貨物光給重量還是不夠的,還要給體積、形狀,我們要在飛行過程中把這些貨物固定好,所以這些還需要和用機單位進行對接,對貨物的擺放位置有一個基本的方案。等看到貨物以後,詳細了解以後微調自己的方案。這就跟孩子考大學一樣,典型的題庫、典型的難題樣式把它解透了,不需要做每一道題,一個類型的題都有非常高的相似度。

  特殊任務 壓力再大 也要拿100分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對于杜寶林他們來説,這次飛行並不是一次難度很大的任務,但疫情當前,駕駛明星機型運-20出徵,杜寶林還是感覺到壓力。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飛行是一個有風險的職業,你把這個任務看得越重,你感到的壓力就越大。我們把這次抗疫之戰的任務當作最重要的任務來執行,所以不允許這樣的任務有絲毫差池。

  記者 董倩:您出門的時候,就定下來自己必須考100分?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必須考100分。還有一種感覺,比如説我們平時在執行軍事任務的時候,拉的是我們的武裝力量,他們都是鋼鐵之軀,那麼我們這次任務我們運的都是咱們的白衣天使,很多都是女同志,拉著自己的親人去救扶我們的親人,有這麼一種復雜的感情在裏面。

  記者 董倩:我猜測您可能想讓這些乘客們坐得舒服一點,再舒服一點。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對,感覺更舒服一些,這些都是我們經過了周密安排,周密設計的。

  9點06分00秒 運20抵達武漢如何做到米秒不差?

  2月13日淩晨,空軍出動運-20、伊爾-76、運-9共3型11架運輸機,分別從成都等7地機場起飛,向武漢空運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和物資。7時許,成都雙流機場,2架運-20飛機從跑道上起飛,這是國産運-20大型運輸機,首次參加非戰爭軍事行動,也是空軍首次成體係大規模出動現役大中型運輸機執行緊急大空運任務。上午9點,11架大中型運輸機陸續降落武漢天河機場,其中杜寶林駕駛的一架運-20飛機第三個落地。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2月13日9點06分我在武漢天河機場落地。

  記者 董倩:為什麼還有零有整?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因為部隊的要求是米秒不差。

  記者 董倩:9點06分後面還要有秒。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00秒。時間對高科技軍種空軍來説,需要毫秒作為使用單位,而不是秒,一秒鐘可能就決定了戰鬥的勝敗。

  記者 董倩:9點06分是指您這一架飛機,還是説要給其它飛機也留出這樣的空間,所以安排你這個時間到達?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因為這次是我們空軍一次成體係的行動,機型也不一樣,13日那天運-20、運-9、伊爾-76從多個方向同時到達武漢,間隔3分鐘落地,所以這個計劃必須周密,大家都是以毫秒為單位計算融入這個體係,都被規劃了,這樣我們整個計劃就井然有序、忙而不亂。

  醫護人員的VIP機票 特殊意義是……

  2月17日,伴隨著運-20再次出徵的消息,藍底白字的“運-20機票”刷爆網絡,機票正面,日期欄寫著當天出發的時間至戰疫勝利日,乘客信息欄寫著“最美白衣戰士”,航程信息則寫有:家至戰場(武漢)。值得一提的是,機票上標記的是雙向箭頭,預示著醫護人員一定能平安凱旋。

  記者 董倩:按説軍用運輸機牽扯不到機票的問題?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這不是一個普通意義上的機票,這是運-20團隊向白衣天使致敬的首日封、紀念封,大家想在完成好自己任務的同時,也能把抗疫必勝的信念傳遞給戰友。我也覺得很有創意,這是一種真情流露,是一種升華了的戰友情。

  從“胖妞”到“鯤鵬” 他見證了運-20從列裝到形成戰鬥力全過程

  運-20是中國自主研究制造的新軍用大型運輸機,這款新型運輸機的官方代號叫做“鯤鵬”。而由于它身形龐大,中國網友則為它起了另外一個生動形象的綽號:“胖妞”。“胖妞”運-20 2007年立項,2013年1月26日首飛成功,2016年7月正式列裝空軍航空兵部隊。杜寶林是運-20的首批改裝飛行員,並駕機完成了運-20改裝後的首飛任務。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它出廠以後不斷迭代、不斷升級,部隊不停學習、研究、發現問題、克服困難。我們人民空軍成為戰略空軍其中一項非常重要的能力標志,就是戰略投送能力,目前我們急需這種能力的生成、強大,運-20肩負的責任實際上很重。它剛來的時候叫“胖妞”,大家把它當做自己的妞自己的閨女,有人把它形容為眼珠子,可見對它愛意之深。但從另一個面同時也反映出來,既然是妞,就不那麼潑辣,不那麼勇猛。通過三年多的磨煉,大家覺得現在應該用它的大名——鯤鵬。它需要經風雨,見世面,該受的磨煉一定要受,該吃的苦一定要吃。

  記者 董倩:您從2016年開始駕駛這個型號的飛機,怎麼形容您和它之間的關係?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我覺得是老師和學生,互教互學的關係,有時候它是老師,有時候我們是老師。因為它本身在成長在長大,它進步就會帶來新的特點,那麼我們就要拜它為師,又要向它學習,同時又要調教它。

  記者 董倩:誰進步得快?

  空軍運-20首裝師師長 杜寶林:我們進步得快,我們部隊要引領著它成長,它要在我們設計的規劃的道路上成長。

  幾年來,運-20先後亮相于珠海航展、建軍90周年閱兵等重要場合。2019年10月1日,3架運-20大型運輸機呈編隊飛越天安門上空,接受全國人民的檢閱,杜寶林是編隊長機機長。由于可在復雜氣象條件下執行長距離空中運輸任務,在許多媒體看不到的場合,運-20已經開始執行空投空運任務。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從“胖妞”到“鯤鵬” 運20非戰爭軍事行動的幕後故事-新華網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616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