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戰疫,科研人爭分奪秒
2020-02-22 08:52:43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月27日,在天津金匙醫學科技有限公司,科研人員進行試劑分裝。該公司生産針對新冠肺炎的檢測試劑盒,助力疫情防控和救治工作。新華社記者 馬平攝

  【來自國新辦新聞發布會的報道】

  新冠肺炎疫情的趨勢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在2月21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介紹,2月18日起,全國新增的治愈出院病例數快速增加,已連續三天超過新增確診病例數,30個省份新增的出院病例數大于或等于新增確診病例數,“這充分釋放了疫情好轉的信號”。

  這是全國各界共同努力的結果,其中,科技創新也在發揮作用。自1月20日我國組建科研攻關組以來,已經過去1個月。“1個月對于科學研究來説很短暫,但對于和疾病鬥爭的患者來説非常漫長。”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在會上説,全國科技界正爭分奪秒,不斷拿出切實有效的科研成果,為國家分憂,為人民解難。

  三個藥已納入診療方案

  科研攻關,具體要攻什麼?

  徐南平介紹,科研攻關組建立後,確定了病原學和流行病學、檢測技術和産品、藥物和臨床救治、疫苗研發、動物模型構建等五大主攻方向。而且,全國科研一盤棋,發揮中國科學院、軍事科學院、中國醫學科學院、中國疾控中心等主體研究力量的作用,廣泛動員全國高校、院所和企業參與,與一線醫療機構緊密互動。

  “科研攻關組按照‘戰時管理’,設立專班,挂圖作戰,責任到人,爭分奪秒,全速推進藥物篩選、疫苗研發等任務的實施。”徐南平説。

  目前,科研攻關取得積極進展:在病原學和流行病學方面,第一時間分離鑒定出病毒毒株並向世界衛生組織共享了病毒全基因組序列,為診斷技術的快速推進和藥物、疫苗研發奠定基礎;持續深化病毒傳播途徑研究,為防控策略的優化提供科技支撐。在檢測試劑研發方面,在疫情之初迅速推進完成核酸診斷産品開發的基礎上,加快推進靈敏度高、操作便捷的快速檢測産品開發。在動物模型方面,完成了小鼠、猴感染新冠病毒的動物模型構建,為藥物篩選、疫苗研發以及病毒傳播機制的研究提供支撐。在疫苗研發方面,多路線部署並行推進,疫苗研制基本與國外同步。

  在藥物和臨床救治方面,推進“三藥三方案”研究。“有三個藥已經納入診療方案。”徐南平説,第一個是中醫藥,中醫藥在阻斷輕型患者向重型患者發展方面取得積極成效,中西醫結合治療方案納入第三版診療方案,並在後面幾版不斷完善;第二個是磷酸氯喹,用于輕型、普通型患者的抗病毒治療,已納入第六版診療方案;第三個是針對重型患者治療採用的恢復期血漿治療,已納入第五版診療方案,第六版進一步明確適用于病情進展較快、重型和危重型患者。

  還有三個藥正在進行臨床試驗

  在科研攻關中,藥物研發備受關注,每一次藥物篩選和臨床試驗動態,都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新藥的研發一般耗時耗力,非短時間內可以完成。“這次時間非常緊迫,我們從一些老藥中進行篩選。”徐南平説。

  所謂老藥,是指已經上市的或者正在臨床研究的藥物。因此,此次藥物研發工作基本分為五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藥物的初選,專家學者根據經驗和現代藥物涉及的理論方法,篩選可能對新冠肺炎有效的藥物;第二階段是對這些選出來的藥物進行體外抗病毒實驗,確定藥物是否在體外對病毒有抑制作用;第三階段是對體外實驗效果比較好的藥物進行小規模的臨床研究,進一步驗證藥物的安全性、有效性;第四階段是如果小規模臨床研究表現比較好,就組織開展較大規模臨床試驗,進一步確認有效性。最終,第五階段是對臨床試驗取得較好效果的藥物,通過一定的程序向治療組推薦進入診療方案。

  作為一款老藥,磷酸氯喹正是經過上述五個階段才最終進入新冠肺炎診療方案的。徐南平透露,除了磷酸氯喹等“三藥三方案”,目前還有三個藥物正處在臨床試驗階段:法匹拉韋、幹細胞治療、瑞德西韋。

  法匹拉韋在深圳做了80例對照試驗,目前觀察效果不錯。專家建議再進一步擴大試驗,考察患者的治療效果。幹細胞治療現在已經有4例接受治療的重型患者出院,將進一步擴大臨床試驗。

  瑞德西韋的體外實驗顯示,其對新冠病毒有很好的抑制作用,武漢有10家醫院正在進行臨床試驗。其中,重型和危重型患者入組超過200例,輕型和普通型患者超過30例。“效果好的話,在人民利益第一的前提下,我們會和吉利德(瑞德西韋研發企業)一起找到合適的藥物供給方法。”徐南平説,他們一直和吉利德公司保持著良好溝通。

  疫苗最快4月進入臨床試驗

  疫苗是預防傳染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我國消滅天花、脊髓灰質炎等傳染病,主要靠的就是疫苗。對于新冠肺炎,疫苗同樣讓人充滿期待。

  不過,疫苗的研發也和新藥一樣,需要一定的時間。“研發疫苗首先需要設計並且確定它的有效成分,比如選取適合做疫苗的病毒毒種。並不是所有的毒株都適合做疫苗,要選到一個合適的病毒毒株,或者是選取病毒裏面能夠制造疫苗的關鍵蛋白、基因序列,進而進行生産工藝的建立和質量控制,完成一係列的試驗,包括疫苗在動物模型上的有效性評價、安全性評價,以獲得足夠的數據來支持進一步申請開展臨床試驗。”曾益新説。

  我國協調各方力量組成疫苗攻關團隊,5條技術路線同步開展疫苗研發:滅活疫苗、重組基因工程疫苗、核酸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減毒流感病毒載體疫苗。同時,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啟動了應急審批工作機制,特別組織了專家團隊,逐一對接攻關團隊,助力疫苗研發提高效率。

  目前,有部分項目已經進入動物試驗階段。曾益新做了一個比喻:“如果把疫苗的研發比喻成建造一棟樓,現在我們的進度可以説地基已經打好了,樓體也已經冒出地面,我們正在以最快的速度一層一層往上建,然後再進入裝修階段。”

  “在確保安全有效可及的前提下,估計最快在今年4到5月份,可以有部分疫苗進入臨床試驗,或者是在特定的條件下,爭取進入應急使用。”他説。

  國家藥監局副局長陳時飛表示,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時期,對于安全有效、質量可控的藥品和疫苗,國家藥監局將會爭分奪秒完成技術審評,第一時間批準這些安全有效的藥品和疫苗用于抗擊新冠肺炎。

  (北京2月21日電 記者 陳海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鄭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09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