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線教育迎“爆發式風口”
2020-02-18 10:56:22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停課不停學”,在線教育站上風口。疫情之下,幾乎所有教育機構或平臺都趁熱打鐵,上百項公益課程紛至沓來,令人眼花繚亂。據統計,從年初至今,13家在線教育相關公司的市值已經累計上漲近800億元。

  網課大潮席卷下,各方角逐堪稱激烈。老牌網校借助先發優勢狂攬生源,互聯網巨頭們加快入局,線下門店一夜停擺的教培機構也積極轉型。不過,在線教育除應急外,能否真正成為中小學教育的重要一環,大多數家長仍有些懷疑。

  線下教培機構面臨生死大考

  “春節過後,我報名的培訓學校便通知線下停課,我們要麼轉網課,要麼只能退費。”在北京準備出國考托福的王同學表示,原本自己打算衝刺3月份的考試,沒想到一切來得那麼突然。

  線下培訓機構壓力陡增。“疫情來得如此兇猛、猝不及防,把我們計劃全部打亂。這對資金儲備少,包袱重,一直虧損的兄弟連無疑是雪上加霜。”2月6日晚,兄弟連教育創始人李超宣布北京校區停止招生,員工全部遣散。這個曾挂牌新三板的“明星機構”正式宣告品牌“破産”。

  也有企業積極轉型,忍痛將線下業務轉型至線上。“我們節前是純線下授課,節後及時調整為純線上,校區全部停工。為留住學生,我們也降低了學生的學費,給予轉到線上的學生很大的折扣,退費直接返還給家長。”愛學習副總裁溫鑫告訴記者,集團旗下高思教育在全北京有50多個校區,學生總人數近80000人。

  不過,溫鑫坦言,學員流失在這一轉型過程中不可避免。“市面上大多數教培機構的續班率是80%多。我們價格調整後,整體續班率才到90%以上。”

  教培機構的老師也面臨挑戰。“線下教學是人與人見面,是有溫度的,而轉到純線上後,老師也需要適應。”溫鑫説,由于轉型調整發生在過年前後,老師返崗教學需購買硬件、調試設備、保持家用網絡穩定等,存在一段磨合期。

  在線教育流量爆發式增長

  線下教育停滯,巨額流量瞬間涌入線上。2月10日,武漢市中小學正式開學,全市約90萬學生集體登錄武漢教育雲空中課堂,進行網絡課程學習。據悉,武漢教育雲空中課堂由騰訊、華為、阿裏等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我們直播端承載了平臺約81%的用戶量,約73萬人。”騰訊教育副總裁陳書俊表示,今年春節期間,使用騰訊課堂進行在線學習的師生人數整體增長了近128倍。記者了解到,目前已有近萬所學校接入騰訊課堂完成在線試課,包括北京景山學校、重慶第十一中學、重慶魯能巴蜀中學等。

  幾乎所有教育機構或平臺都選擇趁熱打鐵,開啟線上免費課程推廣。支付寶宣布平臺上1000多門課程免費開放;字節跳動聯合50家教育機構為全國中小學生提供免費上課服務;愛奇藝攜手學而思網校打造免費直播課名師團;網易有道向全國中小學校及培訓機構免費提供線上教學係統,股價一天暴漲近30%。

  學而思網校、新東方在線等老牌網校也順勢而上。記者獲悉,目前市面上的網校課主要分為雙師大班課和單師小班課。前者課程大多面向全國,提供相對標準化的教學産品,後者班級規模更小,教材以當地線下教材為主。

  各方機構與資本激烈角逐引發不少亂象。上海市復興高級中學校長陳永平表示,延期開學期間的在線教育,可以補位,但不能越位。“個別為了搶佔市場蛋糕,急匆匆地推出各種模式,並借機炒作,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疫情過後拿什麼留住學生?

  “在家搜小學的語文、數學課,就能彈出來一大堆,選起來眼花繚亂。”不少家長感慨。以騰訊課堂為例,輸入“小學四年級語文”,就有近200門課程。

  記者調查發現,不少家長仍質疑在線學習的實際教育質量,認為對孩子視力傷害大,注意力容易不集中,很難實現線下的集中互動和把控。“孩子聽沒聽進去另説,我擔心她那麼小就天天盯著屏幕,恐怕很快近視。”一位家長苦笑著説,統一收看各門網課,孩子很多疑問也難以及時得到反饋。

  “疫情之下,短期涌入的巨大流量,確實加速了在線教育發展,但只是加速市場變化,提高家長對在線教育的認知,很難影響市場格局。”一位業內人士認為,疫情過後,教育機構絕大部分業務仍會返回線下。“每個家庭都有個性化、本地化的訴求,只上純網校很難滿足這些訴求。”

  溫鑫則認為,在教學過程中,老師的教學水平和課堂質量最關鍵,跟教學的具體形式與技術手段關係不大。“對在線教育來説,師資問題是最好解決的,相對難解決的,是學生的上課體驗,比如互動性、個性化,還需要看平臺與老師的磨合程度而定。”本報記者 袁璐

+1
【糾錯】 責任編輯: 淩紀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南京:踏青郊野
南京:踏青郊野
布宮雪景
布宮雪景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廣西:春來農事忙
廣西:春來農事忙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9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