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築基固本,構建上海科創中心第一節點
2020-01-19 08:48:35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海的原創性研究還是比較少,從0到1的創新少,1到100的創新多。基礎研究有可能5年10年才能出成果,要為研究人員營造一個穩定安心的環境,花時間耐心培育,成果一定會源源不斷産生”

  ■“如果沒有優秀人才的參與,又怎麼能指望科技成果轉化取得大的突破呢?”要積極營造更好的創新生態,破除阻礙成果轉化的體制藩籬

  ■本報記者 孟群舒 王閒樂 見習記者 顧傑

  過去一年,上海科創中心建設大步前進,不僅表現在一批大科學設施建成,量子研究中心等新型研發機構相繼成立,更在于持續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努力用制度創新推動科技創新,並促進全面創新。

  今年,上海要形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基本框架,一係列關鍵詞都圍繞著“基本”。比如,作為科創中心建設基本法的《上海市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條例(草案)》,已提交市人代會審議;又如,全面啟動張江科學城第二輪82個項目建設,加快形成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基礎框架……

  雄偉大廈都建築在牢固的基礎上。只有將科創中心建設的每一個基本問題解決好,才能在今年形成基本框架,順利實現科創中心建設的第一個重要節點。為此,代表委員們進行了熱烈討論。

  【兩個“關鍵”】

  造高精尖設備,讓人才近悅遠來

  縱觀國際國內,有志于打造科創中心的城市並非個別,而上海積極打造的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擁有這樣的特質:它是科技創新的重要策源地,自主創新的戰略高地,全球創新網絡的重要樞紐。要實現這些目標,提升創新策源能力是核心。

  市人大代表、市科技工作黨委書記劉岩説,提升策源能力,一個關鍵是建設好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現在搞科研,不再是一把錘子敲敲打打,必須有高精尖的儀器設備。上海加大力度建設大科學設施裝置,就是要為上海、全國以及全世界科學家提供創新的平臺。”

  “100年來的物理與化學類諾貝爾獎有約七成與科學儀器、技術方法學的創新密切相關,其中超三成直接頒給了創新儀器或技術的科學家。”市政協委員、復旦大學化學係和生物醫學研究院教授張祥民提出,目前可用于源頭創新的國産科學儀器和關鍵技術設備很少,制約著上海創新潛能的發揮,亟需組織制訂科學儀器戰略規劃,明確突破的重點,分步驟、分階段布局、推進和實施。

  從目前看,在“十三五”期間,在國家有關部門大力支持下,上海超強超短激光、轉化醫學設施等重大科學設施建成運營,今年還將加快組建國家實驗室,建成並開放軟X射線、活細胞成像平臺等大科學設施。

  市人大代表、復旦大學物理係教授封東來也提出,建設科創中心,人才始終是最稀缺的資源。要建立起人才培養、引進、使用、評價和激勵機制,營造近悅遠來、人盡其才的發展環境。市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院副院長劉小龍建議,科研團隊的人才配置也要進一步優化。“以我們生命科學研究為例,團隊中既需要懂生物信息學的人,也要有能做化學分析合成的,更要有懂專利的,通過各司其職,保證科研人員將主要精力集中于基礎研究上。”

  “目前來看,上海的原創性研究還是比較少,從0到1的創新少,1到100的創新多。”市人大代表、中科院上海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單元技術中心主任胡麗麗建議,要集聚各類優秀人才,加大對基礎研究的持續投入,同時改變考核方式。“基礎研究有可能5年10年才能出成果,要為研究人員營造一個穩定安心的環境,花時間耐心培育,成果一定會源源不斷産生。”

  【打通“雙鏈”】

  勿陷入“為創新而創新”小循環

  市人大代表、華東理工大學學術委員會主任田禾説,上海不能只有大科學裝置,還需要一批“軟科學大裝置”,也就是要健全科技中介制度,打造一批功能型轉化平臺,布局若幹關鍵科技信息共享中心。

  事實上,促進科技成果轉化並不是新話題,這是多年困擾我國的老問題,卻也是科創中心建設繞不開的問題。有關數據顯示,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率與發達國家相差巨大,發達國家的科技成果轉化率大多為60%至70%,美國達到了80%,居世界第一。正是看到這一問題的重要性,此次《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提出“促進創新鏈與産業鏈深度融合”。

  劉岩表示,作為創新鏈一方的科研人員,不能陷入“為創新而創新”的小循環。科研人員要甘坐“冷板凳”,開展基礎研究、原始創新,但更要能走出“象牙塔”,圍繞市場熱點、需求痛點、産業空白點開展研究,有效支撐産業發展。代表産業鏈的企業,是開展技術創新決策、研發投入、科研組織、成果轉化的真正主體,要加大創新資源投入、促進創新成果産出、加大創新模式探索,有實力的企業更應提升基礎前沿領域的研究和創新能力。

  不過,哪怕創新鏈和産業鏈都做好了,兩者之間沒有橋梁還是不行。劉岩説,“如果沒有優秀人才的參與,又怎麼能指望科技成果轉化取得大的突破呢?”正因為美國這幾個問題解決得比其他國家好,所以美國的創新轉化率才那麼高。

  因此,政府部門不僅要發揮規劃引領作用,圍繞産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完善資金鏈;還要積極營造更好的創新生態,破除阻礙成果轉化的體制藩籬。

  “權屬問題是技術轉移中的首要問題。”市政協委員、民進市委參政議政部部長胡衛表示,現在一些法律將科技成果等同于國有資産,高校院所對賦予科研人員科技成果所有權頗有顧慮。但事實上,不少地方都出臺了新政,上海也要解放思想,大力突破。市政協常委、東華大學圖書館館長方建安也提出,要完善成果轉讓相關法律法規,與審計部門等統一審計、監管標準,完善遞延納稅等稅收政策,把科研人員的顧慮打消了,他們才會放手去幹。

  記者看到,此次提交大會審議的《上海市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條例(草案)》中,明確提出,要建立健全符合科技成果轉化規律的國有技術類無形資産監管機制等方式,提高科技成果轉化效率。這是很有針對性的。

  【係統突破】

  今年醞釀出臺“科改25條升級版”

  去年開板的科創板,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和科創中心重要結合點。在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將科創板打造成服務全國科創企業的重要投融資平臺。

  市人大代表劉民鋼建議,科創板可以向納斯達克學習,設立不同層次的上市門檻,並試點注冊制,“納斯達克已經形成了比較完備的企業上市機制和體係,分別是面向小企業的資本市場,面向中型企業的全球市場和面向大型企業的全球優選市場,來滿足不同規模企業的融資需求。”

  事實上,科創中心建設涉及的不僅是金融,還包括經濟、教育、財政等多個領域。隨著科創中心建設的推進,會遇到各種深層次的新情況、新問題,正因為這樣,各部門必須形成合力,共同構建科創中心建設的制度體係,以制度創新推進科技創新。

  “科技成果轉化率不高等各種問題,都是‘綜合徵’,要通過係統改革,綜合下藥才能解決。”劉岩説,改革就是對現有制度的突破,體制機制改革涉及到方方面面,如果其他政府部門不認可,改革是做不下去的。去年上海推出了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的相關辦法,也就是“科改25條”,在制訂辦法過程中,都與各兄弟部門進行了溝通協商,形成了共識。此次審議的“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條例”,也明晰了各政府部門的職責。

  他表示,今年市科委還在醞釀出臺“科改25條升級版”,更好將制度優勢轉化為制度效能,讓科創中心的制度根基打得更牢實。

+1
【糾錯】 責任編輯: 淩紀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79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