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崔全才”的底氣
2019-10-23 15:35:0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長春10月23日電(記者 孟含琪)在吉林省白城市通榆縣邊昭鎮的玉米試驗田裏,多位農業領域專家正忙碌著為玉米新品種、新技術展示田測産。

  一群人中,屬一個中等身材的“老頭”最不起眼。他身上的深色大褂已經看不出本色,腳下踩著一雙沾滿泥土的長靴,皮膚黢黑。

  他是吉林大學植物科學學院教授崔金虎。與站在身邊的村民湯金鶴比,他更像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

  2017年,崔金虎來到通榆縣邊昭鎮開展科技扶貧工作。從事農業科學研究已經34年,他始終與黑土地打交道,業內都叫他“崔全才”。

  初次來到邊昭鎮,崔金虎就發現村民選擇的玉米品種不適合當地條件,春天灌溉抓苗也是全憑感覺,施肥更是“一炮轟”……

  “種田方式不對,株距這麼大難怪收成差,灌溉要合理、施肥量也要調整。”崔金虎與當地村民商量,打算啟用一塊試驗田。

  “怎麼種地、施多少肥都是祖輩留下的經驗,一個外地來的教書匠隨便看看就説之前的都錯了?”“通榆這地方土地貧瘠,把株距調小、密度加大,玉米棒肯定長不大。”村民們面面相覷,誰也不願意做先鋒。

  “我一定讓你們心服口服,保你增收,減産了算我的!”看到大家猶豫,崔金虎拍著胸脯跟鄉親許下諾言。于是,膽大的湯金鶴一咬牙同意了。

  自那以後,湯金鶴開始按照崔金虎囑咐的株距播種,定時定點灌溉、施肥。地裏的玉米苗密密麻麻的,比高粱地還密,與周邊玉米田形成鮮明對比。村民們路過都直搖頭,指指點點。議論的人多了,湯金鶴又沒底了。

  “賠錢了有我,秋收你就等著笑吧。”崔金虎又強調了他的諾言。

  湯金鶴表面上答應著,背後卻偷偷地追了肥。崔金虎提醒他灌溉,他也嫌麻煩沒去做。

  湯金鶴沒想到,小動作被發現後,這位看似一團和氣的教授竟然勃然大怒。“讓你按照我的方式去做,為什麼不聽話!”崔金虎搖搖頭,轉身而去。

  湯金鶴以為崔教授不會再來了。沒想到過了一周後,深更半夜的,崔金虎又回來了。

  原來,玉米地裏發生了玉米螟蟲害,湯金鶴買藥噴灑後效果不佳,又不好意思再找崔金虎。父親湯洪波偷偷給崔金虎打了電話,崔金虎聽後,二話沒説,帶著防治玉米螟蟲的赤眼蜂和白僵菌連夜開車趕來。

  小風波後,湯金鶴嚴格按照崔金虎的方式去耕種。湯金鶴家的玉米長勢越來越飽滿,綠油油的,充滿著希望。

  “6公頃玉米新技術展示田折合14%標準水的公頃産量為12255公斤,每公頃比相鄰最好的玉米田塊增加産量5480公斤、增産80.9%。”當來自中科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吉林農業大學、吉林省農業科學院、吉林省種子管理總站等機構的專家組成的專家組公布測産結果時,湯金鶴笑了,崔金虎兌現了他的諾言。

  誰給了崔金虎底氣,敢這樣承諾?

  自1985年入行以來,每年平均下鄉100天;即使在學校教課,也要每天去學校的試驗田,否則渾身不舒服;幾乎走遍吉林省所有村落的田地;手機通訊錄裏存著上千位農民的電話,每年接聽千余位農民的求助電話……這,就是“崔全才”的底氣。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陜西歷史博物館推出彩陶主題日歷
陜西歷史博物館推出彩陶主題日歷
空中瞰祖國丨金秋頌歌
空中瞰祖國丨金秋頌歌
趵突泉畔菊花鬥艷
趵突泉畔菊花鬥艷
甘肅金塔:金秋胡楊美如畫
甘肅金塔:金秋胡楊美如畫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7651125142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