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鳥類遷徙季,讀懂它們的“空中陣形”
2019-10-14 10:13:08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天氣逐漸轉涼的時節,當我們仰望天空時,不經意間總能看到成群結隊的鳥紛紛南飛。有時,它們可能正在經歷一場跨越全球之旅。

  其實鳥是一種聰明的動物,它們會評估自己的身材、體能、身份,根據氣流、環境等因素,選擇最適的飛行陣形和位置。而集群飛行,能幫助它們及時發現捕食者、減輕捕食壓力,靠集體的力量提高生存力。

  鳥類遷徙陣形各不相同

  每年春秋兩季,鳥類遷徙的壯闊圖景往往成為天空的一道勝景。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動物行為學副教授李忠秋介紹,全世界約有1萬種鳥,其中有近4000種鳥有遷徙行為,每逢遷徙季節,它們會沿著全球8—9條大的遷徙路線飛翔。很多鳥經過中國,飛往菲律賓、澳大利亞等地。

  “遷徙的鳥大多是水鳥,因為到了冬季,河湖結冰,水鳥的食物驟減,它們就會遷徙。”李忠秋説,水鳥遷徙時一般保持人字形或一字形飛翔,例如鶴類、鸛類、鷺類、雁鴉類的鳥。

  李忠秋舉例説,丹頂鶴的家庭關係很緊密。它們一般以家庭為單位成一字形遷徙,大鶴在前小鶴在後,“一個完整的丹頂鶴家庭有4口,它們是一夫一妻制,還有兩個孩子,所以經常會看到4只丹頂鶴排成一字形,如果是3只,有可能有一只夭折或者散失了。”

  而白鷺的家庭結構沒有那麼穩定,飛起來陣列也很不規則,不同的鳥,遷徙習慣也不同,雀形目的小鳥比如柳鶯等,就慣于夜間遷徙,以躲避猛禽的襲擊。

  保持隊形可以飛得更遠

  “遷徙的鳥一般體型較大,排成這些陣列飛行,可以減少空氣阻力,幫助它們節省體能。”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馬志軍説,鳥在遷徙過程中,也會在空中交替飛翔,但一般年長或者有經驗的鳥會領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空學院教授史志偉表示,鳥飛行時,翼尖處會形成空氣漩渦,這個漩渦産生的翼尖力,會形成一種升力,後面的鳥可以利用升力更省力地飛行。這要求它們不僅要與前面的鳥保持適當的位置關係和距離,而且要調整翅膀的拍打節奏,確保能借助這股上升氣流飛行。

  鳥在飛行中會擺出什麼樣的造型,跟體型也有關係,“體型越大的鳥,飛行集群越小,因為它們個體應對外來侵害的能力更強,所以它們對集群的需求沒有那麼大,例如大雁、天鵝遷徙時,集群往往是一字形或者人字形;而體型越小的鳥,集群越大,因為大集群可以讓它們更安全地飛翔,形狀也更不規則,例如鸻鷸類以及雀形目的小鳥。”李忠秋説。

  集體行動能提高生存幾率

  成群結隊出行,對鳥來説似乎是一種更有安全感的選擇。在鳥的朋友圈,有一種鳥,特別喜歡集體行動,這便是椋鳥。南京林業大學生物與環境學院教授魯長虎介紹,椋鳥是一種常見的食蟲鳥類,特別是在繁殖後,容易集成大群,如果繁殖地的生態環境好,會形成更大的群。李忠秋表示,鳥的集群可以讓群體有反捕食的防禦能力。“如果一兩只鴿子落單了,它們很容易被捉住,但如果有一個大的集群,發現危險的幾率會提高,這就給鳥群迅速逃走爭取了時間。同時,群體越大,單只鳥被吃掉的幾率越小,相當于把危險稀釋了。”

  不過,長途遷徙,對鳥依然是一件兇吉難料的事,例如遇到大風、雨雪冰雹等惡劣氣候時,對鳥就是一場“極限挑戰”。李忠秋表示,“遷徙途中,雌鳥和雄鳥也有分工,雄鳥在群體中更多地承擔防禦任務,研究發現,有雄鳥相伴的雌鳥,遷徙死亡率只有沒有雄鳥相伴的雌鳥的一半。”

  為了生存,鳥也會合縱連橫。2011年,李忠秋團隊在青藏高原研究發現,不同種類的雪雀也會結盟,“例如白腰雪雀、棕頸雪雀、白斑翅雪雀在可可西裏都有分布,它們之間盡管存在一定的食物競爭,但防禦天敵方面可能各有擅長,形成混合群體更易發現並抵禦捕食者。”

  形成集群時,鳥群可以團結起來對付敵人,李忠秋曾多次見證,喜鵲或灰喜鵲等鴉科鳥類中,尤其在繁殖期,它們常常會組隊反擊活動在它們家域附近的鷹隼類猛禽,雖然它們身型相差懸殊,但喜鵲或灰喜鵲群體依靠合力,常能順利趕走猛禽。(金 鳳)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10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