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經濟的韌性|趙鵬:中國經濟的未來永遠屬于年輕人
2019-09-04 13:04:1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北京9月4日電 題:中國經濟的韌性|趙鵬:中國經濟的未來永遠屬于年輕人

  新華網記者 陳聽雨

  “馬上該發工資了,公司賬上錢不夠,怎麼辦?”

  “創業者要創什麼業?為什麼要創這個業?創業的勝算有多高?”

  “韌性這個詞在中國經濟的底層構架中怎麼體現?”

  “初入職場的年輕人最怕啥?”

  “創新型人才真正在乎的是什麼?”

  “中國經濟的未來屬于誰?”

  BOSS直聘創始人、CEO趙鵬。新華網 周靖傑 攝

  近日,BOSS直聘創始人、CEO趙鵬接受新華網科技頻道獨家專訪,從互聯網人力資源平臺的視角透視中國經濟蓬勃發展的創新力量,暢談創新型青年人才的追求與向往,對上述問題逐一給出自己的答案與見解。

  韌性深植于小微企業

  中國經濟正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的階段,小微企業融資難、企業生存周期短等問題逐漸顯現,趙鵬對此也感同身受。

  “眼看該發工資了,錢不夠。那個月工資、房租、物業、水電等等加在一起是96萬,公司賬上只剩76萬。咋辦?跟大家商量一下能不能每個人少發20%?我不敢,這種時候談理想都是蒼白的。最好的辦法就時趕緊找錢。最後還好,我們的老股東及時打來了一百萬美金,從此江湖上就有了BOSS直聘。”雖然如今回憶起來都付笑談中,但當年捉襟見肘的“至暗時刻”也令讓趙鵬嘗盡了創業的艱辛。

  我國歷史上圍繞新技術産業的大規模創業是從十幾年前開始的,很多人經過了創業的洗禮。

  審視如今的創業環境,趙鵬認為創業者更加務實了。“我要創什麼業?為什麼要創這個業?創這個業的常識是什麼?對這些問題,創業者認識得越來越清楚。他們進一步理解了什麼是創業,怎樣創業勝算更高,在創業實踐中會經歷什麼?這些問題都是沒有教科書的。現在的創業者需要更加理性,而不是説我有一個idea就創業了,搞不好就是一次很大的浪費。”他説。

  趙鵬表示,據BOSS直聘平臺數據,我國的小微企業數量非常多,有的企業雖然只有幾個人、十幾個人、二三十個人,但他們在自己生長的地方拼命扎根,他們想生存,想變好,這種企業行為給整個市場帶來了很大的價值。

  他舉例稱,“假如將大企業為主組成的市場,比作五六個籃球組成的一個實體,那麼小微企業為主組成的市場,就好比無數個乒乓球組成的實體。當經濟周期發生一定的調整時,好比用大鐵錘敲擊一下這個實體,結果五六個籃球組成的實體都蹦跳得很厲害,而無數個乒乓球組成的實體只有部分地方動了動,其他地方不受影響。”

  BOSS直聘平臺數據也顯示,實際上,在某些行業,大企業的招聘欲望和行為受經濟周期波動的影響較為明顯。相對而言,小微企業反而不太受環境的影響,“大家都説一片大好,我也不會就趕緊招人;別人都説狼來了,我家企業正好差兩個人,我也不會就不招了。”趙鵬解釋説。

  “我國是一個有著3400萬家企業、數億多勞動者的國家,頑強生長的小微企業就是經濟的韌性在底層構架中的扎根與體現。”趙鵬稱。

  趙鵬認為,互聯網招聘平臺可以為小微企業的生存與發展提供兩方面的價值。

  “首先,數據顯示,小微企業的平均生命周期不長,大概兩到三年,之後這家小微企業可能就不再活躍經營了。企業如何提高生存質量?好好雇人,把人雇對了。一家只有五個人的初創企業,關鍵崗位雇錯倆人,你放心,這家企業一定短命。互聯網招聘平臺要幫助小微企業把人招好,讓企業活得更長,活得更好,活得更有質量,更有價值。”趙鵬説。

  第二,我國求職者換工作的頻次太高。據BOSS直聘數據,白領平均24個月換一份工作,藍領平均4-6個月換一份工作,每年用在換工作上的時間非常長。“我們把新技術用進去,讓招聘方和求職方快速見面,讓雙方平等、高效率溝通,讓求職者找得更準了。”趙鵬説,BOSS直聘的追求是,讓中國數億勞動者把消耗在換工作路上的時間降低20%,這相當于找回上千萬勞動力。

  韌性來自于創新精神

  近年來,社會發展帶來了行業的結構性調整,這種調整不僅涉及産業行業,也涉及職場本身,深度影響就業的結構性調整。

  今年4月初,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市場監管總局、統計局正式向社會發布了13個新職業信息,包括字化管理師、人工智能工程技術人員、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大數據工程技術人員、雲計算工程技術人員、建築信息模型技術員、電子競技運營師、電子競技員、無人機駕駛員、農業經理人、物聯網安裝調試員、工業機器人係統操作員、工業機器人係統運維員。

  新職業主要集中在高新技術領域,例如,新職業數字化管理師的誕生,被認為是整體經濟發展步入新階段的必然選擇。

  BOSS直聘的相關數據也顯示出上述變化。趙鵬説,“從我們的平臺上來看,與計算機新技術有關的職業崗位,需求量和供給量都在提高。”

  曾經,互聯網被當做是一個行業;而現在與互聯網相關的職位越來越成為現代企業的標配。互聯網不再是一個獨立的行業,而是一種職能。互聯網的底層實際上是由計算機技術驅動的,因此,與計算機新技術相關的崗位越來越多,趙鵬説。

  “什麼是創新?一次新的技術革命會給有想法的人帶來更多機會來應用新技術,新技術的生産和應用本身,就是創新。”具體到計算機技術領域的創新,趙鵬認為。

  “由于計算機信息網絡的技術革命,使得非常多的人致力于將新技術與生産生活當中的某個場景結合起來,把技術變成一種應用,我認為這就是創新型人才在做的事兒。”

  趙鵬認為,當今的企業在市場競爭環境下想要突圍,歸根結底是提高生産效率、提高服務效率的問題。“假如一家企業聘用100名員工服務了1000個用戶,用戶滿意度80分;而另一家企業聘用10名員工服務了1000個用戶,滿意度90分。顯然,這就是競爭。只有靠技術的力量,靠創新思維才能實現千數量級的人服務億數量級的人。”

  華為創始人兼總裁任正非曾將重大創新比作"無人區",趙鵬認同這樣的説法。

  “創新就像第一個跑到南極的人,第一個跑到北極的人,第一個跑到羅布泊的人,第一個跑到可可西裏的人,在無人區該怎麼辦?這就是創新的感覺。在創新的過程中,很難説什麼是絕對正確的,什麼又是絕對錯誤的,無論是技術還是産品,需要保持一定的‘灰度’,讓一些新事物在相對混沌中前進,別太快下結論。失敗是成功之母,創新是從錯誤中得來的,是在布朗運動中産生的。真正意義上劃時代的創新,是無窮多人類腦力與心力的結合,而它們需要的外界條件是布朗運動。”趙鵬説。

  如今,中國新增勞動力的供給正呈現逐漸下滑的態勢,已是不爭的事實。據有關統計數據,上世紀70年代初,每年出生的人口在2800萬人左右,但到了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每年出生的人口不足兩千萬人。

  “假定一個年齡在50歲左右的人退出活躍的勞動力市場,一個20歲左右的人進入活躍的勞動力市場,那麼這樣一進一出,將産生大概幾百萬的勞動力缺口。”趙鵬説,統計數據顯示,中國的企業在3400萬家左右,平均下來,每年兩家企業才能分到一個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新勞動力。

  趙鵬認為,人口紅利的下降對企業提出了很大的挑戰。“這個挑戰就是人越來越難找了,大家都要去‘搶’人,你要認真去‘搶’人,否則可能兩家公司也分不到一個新增的年輕勞動力。所以,企業方方面面都要加強,才能把真正的創新型人才‘搶’回來。”

  青年人才最在乎成就感

  談及中國經濟的未來,趙鵬不假思索而又無比肯定地説:“未來屬于年輕人,未來永遠是屬于年輕人的!”

  在趙鵬看來,剛剛進入職場的年輕人有著自身的特點。

  首先,當代年輕人的代際關係被移動互聯網下的各種産品打破了。人類知識的傳承通常是上一代人傳給下一代人,年長者傳給年輕的人。但在互聯網時代,尤其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年輕人獲得知識的途徑徹底打碎了這樣垂直的代際關係,“往往是一堆小的教老的新技術、新東西怎麼用”。

  第二是成長環境不一樣,獨生子女的成長是孤單的,他們的社會化程度需要在集體生活中得到洗禮。成長環境不一樣,使得如今的年輕人的社交方式和中年人有很大的不同,“這些年輕人真的很獨立!”

  “第三是現在幾代人的錢揣到一個人的兜兒裏,吃飯沒那麼缺錢了,相當多的年輕人不再會有為生存打拼的感覺。”

  那麼真正的創新型青年人才追求的是什麼呢?

  “成就感!有沒有成就感是這些有想法的年輕人最在乎的。”趙鵬説。

  他表示,創新型人才就是想在效率上、在解決方案上、在用戶滿意度上創造不一樣的東西,他們最在意的是成就感,為企業和用戶創造了價值,他們就看到自身的價值。

  趙鵬認為,年輕人初入職場最怕的就是入錯行、走錯門、跟錯人,對于剛剛邁進職場、一臉懵圈的年輕人,他給出了誠懇的建議。“把時間花進去,畢業前半年就開始研究工作問題,花幾個月的時間精心為自己‘挑選’人生中的第一個BOSS。請牢記這句話,我自己選的,跟著人家好好幹幾年,遇上困難,遇上苦了,兩個字:不退。”趙鵬説。

  “未來是屬于年輕人的,中國經濟的未來永遠是屬于年輕人的。哪個企業、組織能讓青年人才更有成就感,這個企業組織就能夠挑人才,就掌握了競爭的先機。”趙鵬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冉曉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空之眼瞰呼倫貝爾
天空之眼瞰呼倫貝爾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4907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