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4G變慢?真相來了
2019-08-23 08:19:2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工信部稱之前從未、將來也不會要求運營商降低4G網速;數據顯示上半年移動互聯網流量猛增107%,4G基站同比增19.6%

  “4G現在降速這麼明顯了嗎?打開圖片都需要等個幾秒、十幾秒的。”

  “快兩個月了吧,使用4G網絡的時候速度只有幾十Kb,還出現過沒信號的情況。我有兩張卡,都這樣。”

  “要不是這事上了熱搜,我還以為我剛買了半年的手機又壞了。”

  近期,網絡上關于“4G降速”的議論紛紛揚揚。許多網友留言表示,最近自己手機的4G網絡速度出現了下降,信號不滿格甚至直接跳轉到3G網絡的情況也時有發生。在一項由媒體發起、有6.4萬人參與的網絡調查中,有64.6%的網友選擇了4G速度“明顯慢了”這一選項。

  隨著“4G降速”的話題持續發酵,更有傳言將矛頭指向了運營商。有傳言稱,運營商實施了4G降速,目的則是為了推廣5G。這個説法靠譜嗎?

  8月22日,工信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工信部之前從未、將來也不會要求運營商降低或限制4G網絡速率。工信部將進一步加強對運營企業監管,切實維護廣大消費者合法權益。

  要點1

  4G降速了嗎?

  工信部:整體上未出現速率明顯下降

  在一張流傳甚廣的網絡聊天截圖中,一名暗示自己是運營商內部人士的發言者表示,以前用戶開戶簽約的下行速率是300Mbps,現在已經要求改為100Mbps。這引發不少網友討論,一些人認為運營商在人為限速。4G降速的説法迅速在網絡上成為熱點話題。

  8月19日上午,就4G是否降速疑問,新京報記者一直試圖聯係三大運營商進行求證。其負責新聞媒體對接的工作人員均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正在核實相關情況,有消息會第一時間告知。截至8月22日記者發稿,三大運營商均未正式回應。

  新京報記者致電三大運營商客服詢問,對方回應稱對4G“沒有降速”。但是有業內人士表示,在運營商內部,客服無法代表運營商官方進行表態。

  8月21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以下簡稱“北京通管局”)在接受新京報獨家專訪時表示,該局已經詢問了北京移動、北京聯通、北京電信三家基礎運營商,運營商均明確表示,不存在有意降速的情況。

  北京通管局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電信業務管理有相關規定,超過一定人數的網絡通訊受到影響,就屬于通信事故,是需要上報的。如果運營商惡意降低通信服務質量,監管部門將依法依規進行處置。有意降低網速的行為,與通信行業的發展理念是有根本衝突的。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在國家推動“提速降費”這個大的政策背景下,很難想象運營商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去主動限制用戶的速度,作為主管部門的工信部和地方通管局就更不可能這麼做了。

  北京通管局在查閱了本年度的移動網絡用戶投訴情況後向新京報記者表示,近期關于網速問題的投訴沒有出現明顯上升,且關于網速問題的投訴僅佔總投訴的很小一部分,用戶投訴主要集中在資費、服務等方面。

  8月22日,工信部回應稱,前期,工信部指導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搭建了覆蓋全國31個省(區、市)的監測平臺,通過技術手段監測4G網絡速率,目前每季度監測樣本數已超過7100萬。監測數據顯示,近年來全國4G平均下載速率持續穩步提升,2019年7月達23.78Mbps,整體上未出現速率明顯下降的情況。

  要點2

  為何有用戶感覺4G變慢?

  工信部:用戶數過多會造成暫時體驗速率下降

  在一項截至目前已有6.4萬人參與的網絡調查中,有64.6%的網友選擇了4G速度“明顯慢了”這一選項。有21.6%的網友選擇了“沒啥變化”。

  “變成了假4G,空有信號,沒有速度”,“從這個月開始,我看電視劇都會卡”,“現在玩王者經常460”,不少網友留言表示感覺4G變慢了。

  為何會有網友感覺4G變慢了?對此,工信部表示,用戶4G網絡體驗速率受多種因素影響。從技術角度看,4G網絡屬于共享網絡,接入同一個基站的所有用戶共享該基站的帶寬資源,用戶速率會在一個區間內波動。

  從用戶數角度看,隨著2G/3G用戶加速向4G遷移,截至2019年7月,我國4G用戶數達12.4億,佔移動電話用戶的78.3%,尤其在演唱會、火車站等用戶密集區,可能存在用戶數過多造成暫時的體驗速率下降的情況。

  據工信部運行監測協調局公布的數據,今年1-6月,全國4G用戶數已達到12.3億,比上年末增加了6541萬。

  對此,聞庫進一步解釋稱,有些地方確實會存在4G網速下降的感受。尤其是車站等人員比較多的地區,因為基站本身的吞吐量是一定的,同一地點同一時期用戶數越多,平均下來每個用戶的流量就相對越少。而上述地點的用戶在候車期間低頭看節目,這種情況下使用流量特別大,對基站形成了巨大的壓力。

  業內專家稱,4G使用的TD-LTE理論下載速度可達100Mbps,FDD-LTE可以達到150Mbps。在實際生活中,從來也沒能達到這樣的速度。

  付亮舉例説,原先運營商會在一些地方使用4G雙載波技術,用兩個頻段同時給設備傳輸數據,例如一個載波的下載速度是150Mbps,兩個頻段加起來就能達到300Mbps了。但是這只是在容量資源較為富余的條件下才會這麼做。如果用戶大量增加,運營商容量資源緊張,就只能取消雙載波以滿足更多用戶的使用需求。對于之前使用雙載波的用戶來説,就會感到網速出現明顯的下降。

  要點3

  體驗下降的原因是什麼?

  行業專家:達量限速套餐導致移動網絡流量猛增

  2017年1月,第一款4G網絡不限量套餐在國內亮相。隨著三大運營商競爭加劇,多款“不限流量套餐”紛紛強勢上線,主打“不限量”的噱頭,其用戶量也是一路激增。

  去年,三大運營商競爭最激烈的時候,一些地區的不限流量套餐價格低至20元。有網友透露,在四川某些地區,每月19元可以暢享40G高速流量,當月流量超過40G後,網速降至1Mbps。

  2019年8月22日,網名為“奧卡姆剃刀”的通信專家張弛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國外出現達量限速套餐之後,很快也被中國運營商學了過來。一家運營商採用了達量限速套餐之後,從另外兩家搶過來不少用戶,另外兩家也不得不跟進推出達量限速套餐。用戶流量開始迅猛增長。

  張弛表示,在不限流量套餐的資費標準下,大家都敞開了用流量,甚至在家連WiFi都不用,統計表明去年3月份的時候人均容量是3GB,年底的時候人均流量就是6GB了。隨著智能手機流量的大漲,基站已經跟不上了,所以大家就一起降速。

  據工信部運行監測協調局公布的數據,6月當月戶均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DOU)達到7.84GB。上半年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達554億GB,比去年同期增長107.3%。

  2018年,全國移動通信基站達648萬個,其中4G基站達到372萬個。從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國內4G基站增加73萬座,從372萬座增加到445萬座,增幅為19.6%。

  對此,工信部表示,從流量角度看,近年來視頻類業務快速發展,對網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時運營商相繼推出了大流量套餐來吸引用戶,進一步釋放了用戶流量需求。

  工信部表示,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戶均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DOU)為4.42GB,而今年7月DOU已達8.33GB,增長近1倍,給4G網絡帶來了較大壓力。此外,網站訪問量過大造成阻塞、“達量限速”套餐流量使用達到了限速閾值,個別地方網絡維護改造等原因也會在一定時間和范圍內影響用戶體驗速率。

  要點4

  面對4G網絡壓力怎麼辦?

  工信部:指導運營商開展網絡擴容升級

  博主“通信二十年”表示,限制4G網速的原因還包括:4G網絡全部的數據處理都位于集中的核心網,網絡框架導致了4G的網速無法得到提升;4G基站的傳輸資源不足,目前主流的4G基站的傳輸帶寬配置只有1G或者6G;現在4G主要依靠宏基站覆蓋,室內深度覆蓋不足;4G在部分地區的覆蓋率還有所不足。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推動移動網絡擴容升級,讓用戶切實感受到網速更快更穩定。工信部表示,將堅決貫徹國家決策部署,會同相關部門和産業界扎實推進各項工作,滿足群眾對信息通信技術不斷增長的迫切需求。

  工信部將持續推進網絡提速降費工作。2019年5月,工信部、國資委印發了《關于開展深入推進寬帶網絡提速降費、支撐經濟高質量發展2019專項行動》的通知,針對地鐵、學校、醫院、大型場館等流量熱點區域和覆蓋薄弱地區,進一步完善4G網絡覆蓋。深化電信普遍服務試點,支持農村及偏遠地區4G基站建設,提前實現全國98%的行政村4G覆蓋。截至2019年7月,我國4G基站規模已經超過了456萬,網絡規模位居全球首位。

  工信部表示,今年5月,中辦、國辦印發了《數字鄉村發展戰略綱要》,綱要要求,到2020年,全國行政村4G覆蓋率要超過98%。而根據三大運營商7月底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運營數據顯示,全國移動15.82億移動用戶中,尚有3.4億移動用戶未接入4G網絡,佔全體移動用戶比例超過1/5。4G網絡距離全國全民普及,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

  在技術方面,工信部將指導運營商積極開展網絡擴容升級。面對移動互聯網業務快速發展對4G網絡帶來的巨大壓力,運營商積極推進新技術應用,通過引入載波聚合、3D-MIMO等新技術來提升網絡容量(採用3載波雙流條件下,基站下行峰值速率可達450Mbps)。同時,加快內容分發網絡(CDN)向網絡邊緣延伸,實現互聯網信息源的就近訪問,改善用戶上網體驗。

  要點5

  推動5G是否會影響4G?

  北京通管局:4G仍將是運營商投入的重點

  有用戶擔心,當運營商集中力量投入5G建設時,是否會因此而降低對4G的投入,甚至將4G基站退服、關站?

  前述北京通管局內部人士表示,4G基站的覆蓋范圍較5G基站更廣,成本相對更低,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還將擔負起廣覆蓋的作用,因此,4G仍將是投入的重點。

  網上關于4G降速原因的另一個猜想,是5G建設本身帶來的技術性問題。對此,北京郵電大學網絡服務基礎研究中心副主任喬秀全教授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5G建設以非獨立組網(NSA)為主,5G與4G共用一張核心網,如果運營商不主動擴充網絡容量,確實可能導致4G網絡速度的下降。

  不過,由于目前5G網絡還處于測試和演示階段,還沒有太大的流量。

  喬秀全表示,在後續的5G獨立組網(SA)階段,5G與4G將分別使用各自獨立的核心網,這樣其網速就不會互相影響了。

  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雲勇也在8月19日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4G網絡不但不會降速,還會提速。

  有通信行業內部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5G用戶量還比較少,對4G核心網的佔用有限,遠遠達不到影響4G網速的程度。

  此外,5G套餐費用備受社會關注,最低近200元每月的資費讓許多用戶大呼“用不起”。三大運營商以降速“迫使”4G用戶轉為5G用戶——這一説法在網上不脛而走,讓不少網友半信半疑。

  有通信行業業內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認為運營商會限制4G網速以推廣5G的想法是站不住腳的。目前5G網絡還處于建設和投入階段,現在4G網絡無論在覆蓋范圍還是營收份額上,都遠遠高于5G,5G與4G並行的狀態還將會持續多年,運營商還是會十分重視4G網絡,他們是希望用戶能用更多4G流量的。

  該人士還表示,5G的速度要比4G快十倍以上,兩者沒有可比性,不需要降低4G速度以顯得5G很快。相對于4G,5G的優勢不僅僅是快,更在于其低時延、高可靠等特性,這些特性讓5G在B2B業務上具有極大的想象空間。

  因此,5G在短期內還將主要圍繞關鍵場所、重要區域和典型應用來部署。在C端應用還未成熟的當下,運營商也並沒有太強的動力將用戶往5G“趕”。

  要點6

  如何徹底解決4G變慢?

  行業專家:解決4G壓力可能還要靠5G

  北京某運營商內部技術專家告訴新京報記者,當用戶流量出現較大增長,而通道容量已經滿了的時候,網絡速度的確會出現下降。解決的辦法之一,就是對5G的投入。未來4G、5G將會協同發展,流量向5G網絡的遷移,可以有效降低4G網絡的壓力。

  據張弛了解,三大運營商非常想把北上廣深等熱門地區的4G網速給提上來,但是4G技術的帶寬、覆蓋范圍現在已經觸及到極限。要想解決4G極限的問題,那就需要在CBD等一些核心地區加快5G建設,這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工信部官方網站8月7日披露,截至7月底,鐵塔公司已完成建設交付5G基站7863個,運營商開通5G基站6324個,目前已重點完成北京世園會及周邊道路、冬奧首鋼園區、長安街沿線天安門故宮區域、北京城市副中心等區域的5G基站建設。預計到2019年年底,北京將建設5G基站超過10000座。

  北京移動官方回應新京報記者稱,今年年底前,移動將在北京建設超過8000個站點,初步實現東西五環、北五環、南四環范圍內及郊區縣城的基本覆蓋。北京電信方面表示,將在2019-2020年,在五環內實現室外連續覆蓋,重點價值區域按照具體業務需求補充規劃獨立5G站點。

  張弛認為,4G網絡本身的技術特點也導致了其容量較為有限。首先,4G網絡的帶寬是有限定的,就好像路的寬度限定了,最大車流量是固定的。再者,單位面積內能建設的4G基站數量也是有限制的,布站密度、連接密度、流量密度都有一個極限,建得太密集反而會互相幹擾。據他了解,北上廣深的CBD等區域的4G基站密度早已到達這個極限了。

  張弛表示,5G網絡鋪開之後,流量最大的那批用戶就會很快遷移到5G網絡上,就不會與4G用戶搶通道了。5G的速度要比4G高20倍左右,而且採用宏基站與微基站相結合的架設方式,兩者分別承擔連接密度和流量密度,這也是4G所沒有的。

  當然,5G也並非沒有自己的問題,其中比較突出的一點是能耗比較大。雖然單位流量傳輸的能耗下降了,但因為其速度比4G快了太多,因此其總能耗較4G基站要高。5G未來的發展還需要解決一些問題,但是發展5G這個方向本身是毋庸置疑的。

  新京報記者 許諾 陳維城

 

+1
【糾錯】 責任編輯: 冉曉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西鹿寨:做強林業産業 助推脫貧攻堅
廣西鹿寨:做強林業産業 助推脫貧攻堅
江西樂安:美麗畬鄉迎客來
江西樂安:美麗畬鄉迎客來
你從哪裏來,三星堆?
你從哪裏來,三星堆?
“飛閱”萬畝“蔗海”
“飛閱”萬畝“蔗海”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4910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