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硬科技引領産業發展
2019-06-11 08:01:43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參觀者在2019中國國際大數據産業博覽會上參觀華為自主研發的5G基站芯片組。 新華社記者 歐東衢攝

  參觀者在2019國際顯示周上體驗京東方柔性顯示屏帶來的智慧駕駛。 (資料圖片)

  硬科技是指以人工智能、基因技術、航空航天、腦科學、光子芯片、新材料等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由于風險大、周期長,往往缺少足夠的資本支持,需要建立完善的生態體係,加大投入力度,推動科研成果落地,從而有力地引領和支撐産業發展

  在前不久召開的2019硬科技生態戰略發布會上,北京首只硬科技基金宣布正式啟動。這只由北京科技創新基金、三峽資本、實創集團、國投創合、中植資本、中科創星共同出資設立的基金,重點關注硬科技投資領域,基金設立規模6億元,實際到位9.2億元,超額募集3.2億元。“此次成立的北京硬科技基金願意做一個長期的、有耐心的天使基金,支持好的硬科技成果轉化落地。”中科院西安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副研究員、中科創星創始合夥人米磊説。

  硬科技究竟包括哪些科技?我國硬科技的發展狀況如何?北京硬科技基金將重點關注哪些項目?就這些問題,經濟日報記者進行了採訪。

  聚焦高精尖科技

  到底什麼是硬科技?米磊告訴記者:“硬科技”是指以人工智能、基因技術、航空航天、腦科學、光子芯片、新材料等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屬于能夠在全球領跑的核心科技,同時具有知識産權、壁壘足夠高、難以模倣和復制的關鍵核心技術。

  科技是國家強盛之基,創新是民族進步之魂。“國家科技發展依賴于堅實的基礎研究,以及由此不斷催生出的高新技術甚至顛覆性技術,這對國家社會的發展將産生極大的影響。”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匡廷雲説。

  對此,中國科學院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勇深表讚同。他説,目前,中國的科技創新正在大跨步式追趕,但有些現實也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一個突出表現即科技發展水平總體不高,科技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能力不足,科技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突破點在科技創新,重點在科技成果轉化和産業化,改變科技創新對經濟貢獻率低的狀態,要促進知識海洋IP和投資轉化IPO深度融合。”在張勇看來,未來30年是科技成果轉化黃金30年,是屬于硬科技企業的30年。近幾年許多投資企業專注于科技型企業,深扎科技創新領域,不追風口,厚積薄發。

  多年深耕在硬科技創投孵化領域的中科創星即是其中一個代表。2010年“硬科技”概念提出,隨後3年,在中國科學院西安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拆除“圍墻”、開放辦所的政策號召下,全國首家專注“硬科技”投資的孵化投資平臺——中科創星誕生。截至目前,中科創星已投資了中科微光、中科博銳、中科聞歌、中科慧遠、中科微針、國科天迅等64個中科院硬科技項目,覆蓋20家院所。

  打通産業化渠道

  在米磊看來,硬科技代表著一個國家的實力,中國是一個科技應用大國,但還不是一個科技強國。對一個國家而言,“硬科技”好比是“骨頭”,實體經濟是“肌肉”,虛擬經濟是“脂肪”,金融是“血液”。如果沒有硬科技,中國就無法實現可持續發展。

  “比如華為就是中國硬科技的代表,但這樣的企業在中國太少了。硬科技基金要做的就是打造‘毛細血管’,把金融血液輸送到各個硬科技初創企業,以支持骨骼的健康成長。”米磊稱。

  從原創概念提出到硬科技投資實踐,作為硬科技理念的締造者,中科創星在誕生後的6年裏,創新探索出了“人才+技術+服務+資本”四位一體科技成果産業化及服務模式,開創了科技成果轉化與資本投入的新路徑。

  “但這還遠遠不夠。”米磊説,中科院110多個研究所應該有更多的硬科技成果得到轉化。他認為,發展硬科技,關鍵在于營造良好的生態環境,就像硅谷,只要生態好,就會源源不斷地涌現出科技創新企業。然而,這也是目前國內最為欠缺的。“社會投資更偏重模式創新,很少有人願意關注硬科技。過去我們中科院很多科學家創業拿不到社會資本的支持,大量科研成果難以落地,不能實現其價值。”

  硬科技投資不同于一般投資,風險大、周期長,因此許多資本望而卻步。中國能源研究會儲能專業委員會主任、中國科學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副所長陳海生告訴記者,根據科學和技術的不同,科技工作往往分成3類,一種是基礎研究,就是沒有特定的商業目標,以探索規律、發展原理和提出理論為主的科學活動;一種是技術研究,把科研成果用在生産工程上的技術創新活動;一種是應用研究,以工程為目標,探索新技術和新知識的應用。

  “科研成果産業化是將科技成果轉化為實體,最重要的是生産出産品,體現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陳海生説,科研工作是如果有1%的可能,就可以付出100%的努力,而産業化是只有經過100%的論證才會投入,兩者對風險的要求不同。投入方面也是一樣的道理,“科研工作投入的是經費,完成目標和任務就可以了,但是産業化就有投資回報的要求”。

  “科研到産業化的‘死亡之路’,講的就是科學技術通向産業化的過程中存在鴻溝。特別是硬科技更需要長期的投入,如果不能跨越這個鴻溝,就無法走向市場並轉化為生産力。”陳海生表示。

  “硬科技的發展需要建立完善的生態體係,我國科研轉化呈現上遊寬、下遊窄的特點,科研成果産業化較薄弱,所以必須打造資本海洋與知識海洋的‘運河’體係。”中國科學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吳樂斌表示。

  支持自主研發項目

  據米磊介紹,“北京硬科技基金”將主要投向中科院相關科研院所以及國內重點院校的科技成果轉化項目,面向下一代信息技術和智能制造等硬科技領域,以自主研發為主,需要長期研發投入、持續積累形成的高精尖原創技術項目。

  這些項目的共同特點是具有較高技術門檻和技術壁壘,被復制和模倣的難度較大,並且有明確的應用産品和産業基礎,對産業發展具有較強的引領和支撐作用。在硬科技領域探真知、出成果、促發展,並且為原創科技成果轉化、為國民經濟發展作貢獻,這是硬科技投資堅守的理念。“目前中國已經到了從模式創新轉向科技創新的時代,我們國家現在需要更多硬科技。”米磊表示。

  北京硬科技基金將借助政策機遇,以及中科院和著名高校的科技資源及地緣優勢,致力打造首都硬科技創業生態,服務科技強國戰略。“政産學研都是硬科技生態的組成部分,只有大家一起努力,才能把硬科技生態做好。”米磊説。(記者 沈 慧)

+1
【糾錯】 責任編輯: 冉曉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印尼:火山噴發
印尼:火山噴發
三亞受傷擱淺領航鯨死亡
三亞受傷擱淺領航鯨死亡
高原玫瑰芬芳四溢迎賓客
高原玫瑰芬芳四溢迎賓客
浙博年度大展開幕
浙博年度大展開幕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4605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