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和微信語音搶人 VoLTE勝算幾何
2019-05-29 08:19:03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知你是否有這樣的經歷:閒來拿出手機,點開手遊,當團戰正酣,即將殲滅“敵方”時,一個重要電話打來,接通電話的一剎那,遊戲瞬間掉線。你頓時感覺“萬念俱灰”,所有努力前功盡棄。

  這是因為,我們接打電話使用的網絡,與用手機上網使用的網絡不一樣;由手遊場景切換至電話場景,也就切換了網絡模式,因而遊戲會掉線。

  這樣的問題,交給VoLTE(Voice over LTE,俗稱為高清語音業務)就能輕松解決。日前,中國聯通宣布,計劃于6月1日在全國開始試商用VoLTE。

  那麼,VoLTE到底是什麼呢?它又是如何解決網絡切換問題的?與微信等帶有語音通話功能的應用相比,它的優勢何在?帶著這些問題,科技日報記者採訪了業內相關專家。

  通話、上網兩不誤,讓手機“一心二用”

  “通常,我們打電話時,用的是2G網絡;在用手機上網時,用的是3G或4G網絡。”北京理工大學計算機學院副教授閆懷志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打電話用的2G網和上網時用的3G/4G網是擺在手機信號面前的兩條路,只能擇其一。因為,在手機設置中,通話的優先級更高,所以在通話時手機會自動切換成2G網絡,挂在3G或4G上的手遊、視頻等手機應用就會掉線。

  VoLTE是通過LTE網絡作為業務接入的語音解決方案,它支持高清語音、高清視頻等通信業務,也可實現與2G/3G/4G/5G的語音功能兼容互通。

  “VoLTE使用的是IP網絡,將語音打包成數據信號,穿梭于互聯網之中,而非傳統電話使用的電路交換語音網絡,也就不會再佔用2G。”閆懷志表示,VoLTE使用起來非常方便,類似于Skype、微信語音等VoIP(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基于IP網絡的語音傳輸)網絡電話。

  VoLTE技術就是重點解決“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問題,將通話的“路”和上網的“路”合二為一。閆懷志指出,VoLTE通信是構建在長期演進技術(LTE)之上的語音通信。所謂LTE,可以將其看成是3G過渡到4G的高速無線通訊標準,俗稱3.9G,它的升級版就是我們現在常用的4G。

  “當VoLTE的語音信號也在4G的高速公路上‘馳騁’時,手機就能‘一心二用’了。在不借助任何專業軟件的情況下,就可實現通話、上網兩不誤。”閆懷志説。

  通信門戶網站飛象網首席執行官項立剛告訴科技日報記者,2015年,中國移動剛開始在部分城市商用這項業務時,用戶要前往營業廳專門辦理該業務。而且若想用上VoLTE,光自己開通還不行,對方也要開通,即通話雙方均須開通VoLTE業務才可以。“4年前,我就開通了該功能,但同時開通的友人卻寥寥無幾。”項立剛説。

  如今,大部分新手機幾乎都支持該功能,只需要一個客服電話就可開通相關業務。據統計,2014年年底,全球360家LTE運營商中只有7個國家的14家運營商提供了VoLTE業務。4年後,使用該業務的用戶數量急劇增長。僅從中國移動2018年全年財報中就可窺見端倪——中國移動VoLTE用戶數佔其全部4G用戶數的53.4%, 約3.56億,用戶數全球排名第一。

  性能更穩,可為用戶提供VIP通道

  除了語音通話,VoLTE技術還支持視頻通話、多媒體消息等業務,人們開始從“聽”電話邁向“看”電話的時代。

  也許很多用戶會有疑問,微信、Skype等專業軟件的視頻、語音通話功能也很好,VoLTE的優勢又在哪兒呢?

  事實上,VoLTE的便利之處,體現在它能提供VIP服務。閆懷志告訴科技日報記者,與VoLTE相關的數據流量,是通過移動數據網絡上的專用通道進行傳輸的,而且VoLTE業務在LTE網中具有最高的優先級。因此,從用戶體驗角度來看,VoLTE性能更穩定、接通等待時間更短、通話質量更高。

  “秒接通,更流暢”——這是中國聯通在VoLTE全國試商用前打出的廣告,這句話也道出了該業務的長處所在。據統計,在2G及3G時代,電話呼叫、接通的等待時間為5秒到8 秒,而VoLTE通話的接通等待時間約為2秒。

  對于運營商而言,推出VoLTE業務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項立剛指出,當VoLTE業務逐步普及,原有2G用戶就可用VoLTE完成通話,2G網絡就能逐步退出。眾所周知,由于建設較早,2G網絡佔據著黃金頻段,這些頻段通信質量好、覆蓋范圍廣。如果能將2G頻譜進行重耕,分給5G使用,這將極大提升頻段利用率。

  “現有的2G頻段就像是一塊位于市區中心的‘土地’,在上面蓋的還是平房。如果能將其拆遷重建,就能在上面蓋高樓大廈,土地利用率會得到大幅提升。”項立剛説。

  據報道,中國聯通正在有序推進2G網絡的減頻工作,中國電信也開始禁止2G手機終端入庫,為即將關閉2G網絡做準備。

  商用進展緩慢,計費模式成問題關鍵

  如此看來,VoLTE確實方便好用,但VoLTE的推廣之路卻很曲折。在4G時代,VoLTE曾是當初運營商主推的一項業務;但在4G商用5年後的今天,VoLTE仍未實現全面普及。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閆懷志指出,語音業務是滿足用戶溝通需求的基本電信業務,也是電信運營商提供的基礎業務之一。VoLTE商用進展緩慢的主要原因,除其自身技術有待改進外,還包括移動互聯網VoIP服務對其産生了巨大衝擊,同時運營商設定的相關商業模式也存在不足。

  “其背後的核心問題在于,VoLTE服務的計費模式陷入了兩難的境地。”閆懷志解釋道,若按照計算上網數據的方式,收取流量費,那麼該業務的利潤將大幅降低;若採用電路域話音標準(即按分鐘數)進行計費,又會在微信和Skype等應用面前不堪一擊。互聯網公司通過這種業務模式越過運營商,發展基于開放互聯網的各種視頻及數據服務業務,極大地擠壓了傳統電信運營商的生存空間,其短信、彩信、視頻等業務的大量流失就是證明。

  目前看來,國內運營商巧妙地選擇了折中的辦法。科技日報記者致電中國移動客服,獲悉VoLTE服務中的語音通話業務不向用戶收取任何費用,而視頻通話則按每分鐘0.29元標準進行計費。

  如今,隨著5G商用腳步的臨近,VoLTE又一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有業內人士甚至提出,VoLTE的推廣情況,會直接關係到5G未來的發展。

  在閆懷志看來,這種説法不無道理。解決好5G網絡的語音通信問題,是5G商用成功的題中之義。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語音通信技術將採用新空口承載語音(VoNR)技術。該技術是基于5G核心網和5G空口所進行的技術創新,在此基礎之上的語音業務具有實時性強、帶寬低、效率高、可靠性強等特點。

  但5G商用不會一蹴而就,相關建設和應用需要一個過程。在5G信號覆蓋不強的區域,用戶的5G手機就會切換到LTE網絡,由VoLTE作為“備胎”來提供語音服務。

  “在5G網絡發展初期,要想獲得較好的語音服務體驗,必須將VoLTE和‘5G語音’二者有機地結合起來,共同來為用戶提供語音業務服務。”閆懷志説。(記者 于紫月)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張家界雲海
張家界雲海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54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