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雲劉子豪:中國將成為全球數字經濟最大的增量市場

2019-02-26 17:01:39 來源: 中國新聞網

  作為世界上第二古老的辯論社,牛津辯論社被譽為“西方世界言論自由的終極壁壘”,200年來在它的禮堂內上演過無數次充滿爭議、理性思辨的觀點爭鋒。時至今日,這裏已經成為 “融匯多元” “自由開放”的象徵,包括丘吉爾、霍金等在內的眾多政界高官、商界大佬、意見領袖、諾貝爾獎得主在此發表演説,各種新銳思想從這裏出發影響世界。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雲生態部門負責人劉子豪在牛津中國論壇上發表演講

  2月23日,古典的牛津辯論社禮堂匯聚了一群中國面孔。2019第六屆牛津中國論壇拉開帷幕。作為英國規模最大、最為嚴謹學術的中國論壇之一,牛津中國論壇每年都會邀請國內各領域具有廣泛影響力的知名人士,分享關于中國政治、經濟、科技和文化領域的最新視角,與在英的中國專家一同探討中國前進的方向及面臨的挑戰。

  在本屆論壇上,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雲生態部門負責人劉子豪,受邀發表開幕演講,與牛津學子、英國各界朋友暢談數字化轉型下的中國,劉子豪表示,數字技術正在改變中國的方方面面,未來中國將成為全球數字經濟最大的增量市場,這是中國的機遇,也是世界的機遇。

  在這個科技大爆炸的時代,技術進步不再以線性方式而是以指數方式發展。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雲計算為代表的新技術,成為當前驅動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動力。京東成長為一家財富五百強互聯網公司,背後同樣依賴創新技術的迅猛發展。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作為美國南加州大學計算機工程博士,劉子豪在演講開篇首先提到的是科學和技術的局限性。“正視科技的局限性,我們才能更理性、更自豪地談論為什麼科技是未來?為什麼未來在中國?”

  早在1970年出版的《技術與社會》一書中,梅賽尼就總結了三種不同的技術觀:技術善論、技術惡論和技術中性論。直到今天,關于技術的是非善惡的討論仍在繼續。劉子豪認為,技術並非無所不能,他以近年來大熱的AI為例,解釋道:“有人説,AI有一天會寫出莎士比亞。我不確定是否如此,但AI永遠寫不出《世界人權宣言》。因為它無法定義理想、美和愛。只有人類才能做到。”

  劉子豪還提到了深受年輕人追捧的英劇 《黑鏡》。這部科幻劇用極端的黑色幽默探討了未來科技對人類生活的影響,表達了科技對人性的利用、控制與破壞。“我們總是忘記技術只是一種工具。人類對它擁有控制權。只有在我們允許的情況下,技術才能運行或破壞我們的生活。它像一把刀,本身不具備任何道德品質,是拯救生命或結束生命,取決于使用者是外科醫生還是連環殺手。”

  演講中,劉子豪將關注的重點放在當前中國正在經歷的這場轟轟烈烈的數字化轉型。中美兩國知名科技公司的職業背景,讓他對中國數字經濟發展及數字化轉型有著深刻的體會和思考。

  “新經濟”最早出現于美國《商業周刊》1996年12月30日發表的一組文章中,指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信息技術革命以及由此帶動的以高新科技産業為龍頭的經濟。劉子豪預感到,中國即將迎來以新技術為驅動的數字經濟的春天。

  “中國數字化的速度,比全球任何一個國家都要更快。”劉子豪説。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一組數字充分證明了這一觀點。據其測算,2017 年中國數字經濟總量已達到27. 2萬億元,躍居全球第二,佔GDP比重達到32.9%。2018年上半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為16萬億元,佔GDP比重達到38.2%。

  盡管中國數字經濟取得了備受矚目的成績,但劉子豪認為,未來中國仍有很長的路要走。他列舉兩組數字:第一,中國數字經濟佔GDP的比重遠低于發達國家。以2016年數據為例,中國數字經濟佔比30.3%,德國59.3%,美國58.3%,日本46.4%,法國43.4%,英國39%;第二,中國的數字技術發展水平和普及率在全球僅居于中遊。2016年世界銀行“數字技術普及應用指數”將中國列為131個國家中的第50位。“這表明中國的數字化發展前景遠比想象的更加寬廣。數字經濟是世界經濟的未來,中國將成為全球數字經濟最大的增量市場。” 劉子豪説。

  充滿活力的數字經濟正在改變包括金融、制造業、醫療保健、農業和教育在內的每一個領域。作為中國數字化轉型的深度參與者,劉子豪最大的成就感來自于看到數字化正為人們創造更美好的生活和未來。“技術的意義不單單是帶來增長和利潤,更是為了創造美好的明天。在中國,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5G、雲計算等技術已經為醫療、教育、農業、交通等投資不足的基礎設施帶來巨大改變,教育更加公平,衛生保健更加普及,食品更加安全,農民收入更高……我看到了一個無限可能的未來,我相信這個未來的起點在中國。”

  數字化是未來趨勢,無論喜歡與否,都將以人們難以想象的深刻方式影響世界。在劉子豪看來,當下數字化轉型之旅才剛剛開始,真正廉價、惠及全民的醫療保健,高質量的教育,零饑餓等許多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都等待著人們以數字化的某種方式加以實現。他以無人駕駛為例:“美國汽車工程師協會將無人駕駛汽車分為1—5級,第5級(L5)是最高級別,駕駛員無需任何操作,車輛就可以安全、無障礙地行駛。在現有的技術條件下,10輛L5汽車産生的沒有經過壓縮和優化的數據持續傳輸到雲端一個月,就足以填滿一個小型的數據中心。這意味著,我們在購車時還要購買數據中心作為配套。”

  演講中,劉子豪邀請牛津的學子、創業者回歸並投身到中國數字經濟的浪潮中,參與到引領世界和與世界分享的時代化進程中,他説:“在這場數字化浪潮中,中國是機會最多的國家。擁有巨大的市場、充足的資本和數量空前的企業。無論是科技人員、工程師,還是教育工作者、醫務工作者、學者、作家,中國數字經濟的巨大潛能將賦予每一個志存高遠的年輕人以無限可能。”

  同時劉子豪也鼓勵每一個年輕人發揮潛能,創造積極的改變。演講的最後他説到:“世界需要中國,而中國需要在座的各位,需要你們的才華、活力與熱情,需要你們看待中國的獨特視角,以及改變世界的遠大抱負。如果你也正在尋找一個為世界做出貢獻的機會,我相信,你要找的是中國。”

[責任編輯: 趙秋玥 ]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66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