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談人工智慧作惡:黑産超正規行業 別“煉”出造反AI
2018-11-05 07:18:18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直面隱憂 業界大咖談人工智慧作惡

  別“煉”出造反的AI

  一場搶劫案後,格雷的妻子喪生,自己也全身癱瘓。他接受了一個天才科學家的“升級”改造治療——在他身體裏植入了人工智慧程式STEM,獲得了超強的能力,從一個“殘廢”直接升級成為職業殺手。隨著STEM的進化升級,步步緊逼格雷交出身體使用權和大腦意識控制權……

  本年度關于人工智慧和人類未來的最佳影片,不少人認為非《升級》莫屬。而人工智慧和人類抗衡的探討,是科幻電影中的永恒話題,從《銀翼殺手》到《機械姬》,再到今年的低成本電影《升級》,都映射出未來人工智慧對人類的威脅。

  黑産超正規行業 惡意源于人類基因

  AI造反,是科幻電影裏太常見的橋段。問題在于,現實當中真正的AI好像也在一步步向我們走來。不少人抱有憂慮和不安,人工智慧會“作惡”嗎?

  傾向于AI威脅論的人並不在少數。馬斯克曾在推特上表示:“我們要非常小心人工智慧,它可能比核武器更危險。”史蒂芬·霍金也説:“人工智慧可能是一個‘真正的危險’。機器人可能會找到改進自己的辦法,而這些改進並不總是會造福人類。”

  “任何技術都是一把雙刃劍,都有可能用于作惡,為什麼人工智慧作惡會引起這麼大的反響?”在近日召開的2018中國電腦大會的分論壇上,哈爾濱工業大學長聘教授鄔向前拋出了問題,人工智慧研究的底線到底在哪裏?

  早在1942年,阿西莫夫就提出了機器人三定律。但問題在于,這些科幻書中美好的定律,執行時會遇到很大的問題。

  “一臺電腦裏跑什麼樣的程式,取決于這個程式是誰寫的。”360集團技術總裁、首席安全官譚曉生説,機器人的定律可靠與否,首先是由人定義的,然後由機器去存儲、執行。

  值得注意的是,“不作惡”已成科技行業的一個技術原則。那麼,機器人作惡,惡意到底從何而來?

  如今人工智慧發展的如火如荼,最早擁抱AI的卻是黑産群體,包括用AI的方法來突破驗證碼,去黑一些賬戶。譚曉生笑言:“2016年中國黑産的收入已超過一千億,整個黑産比我們掙的錢還要多,它怎麼會沒有動機呢?”

  “AI作惡的實質,是人類在作惡。”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平認為,AI不過是一個工具,如果有人拿著AI去作惡,那就應該制裁AI背後的人,比如AI的研發人員、控制者、擁有者或是使用者。當AI在出現損害人類、損害公共利益和市場規則的“惡”表現時,法律就要出來規制了。

  目前,無人駕駛和機器人手術時引發的事故,以及大數據分析時的泛濫和失控時有耳聞。那麼,人工智慧會進化到人類不可控嗎?屆時AI作惡,人類還能招架的住嗎?

  任務驅動型AI 還犯不了“反人類罪”

  值得關注的是,霍金在其最後的著作中向人類發出警告,“人工智慧的短期影響取決于誰來控制它,長期影響則取決于它能否被控制。”言下之意,人工智慧真正的風險不是惡意,而是能力。

  “人工智慧未來的發展會威脅到人類的生存,這不是杞人憂天,確實會有很大的風險,雖説不是一定會發生,但是有很大的概率會發生。”在譚曉生看來,人類不會被滅亡,不管人工智慧如何進化,總會有漏洞,駭客們恰恰會在極端的情況下找到一種方法把這個係統完全摧毀。

  對此,上海交通大學電子系特別研究員倪冰冰持樂觀態度。“我們目前大部分的AI技術是任務驅動型,AI的功能輸出、輸入都是研究者、工程師事先規定好的。”倪冰冰解釋説,絕大多數的AI技術遠遠不具備反人類的能力,至少目前不用擔心。

  張平表示,當AI發展到強人工智慧階段時,機器自動化的能力提高了,它能夠自我學習、自我升級,會擁有很強大的功能。比如人的大腦和電腦無法比擬時,這樣的強人工智慧就會對我們構成威脅。

  “人類給AI注入什麼樣的智慧和價值觀至關重要,但若AI達到了人類無法控制的頂級作惡——‘反人類罪’,就要按照現行人類法律進行處理。”張平説,除了法律之外,還需有立即“處死”這類AI的機制,及時制止其對人類造成的更大傷害。“這要求在AI研發中必須考慮‘一鍵癱瘓’的技術處理,如果這樣的技術預設做不到,這類AI就該停止投資與研發,像人類對待毒品般全球誅之。”

  作惡案底漸增 預防機制要跟上

  事實上,人們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人工智慧作惡的事件早在前兩年就初見端倪,比如職場偏見、政治操縱、種族歧視等。此前,德國也曾發生人工智慧機器人把管理人員殺死在流水線的事件。

  可以預見,AI作惡的案例會日漸增多,人類又該如何應對?

  “如果我們把AI當作工具、産品,從法律上來説應該有一種預防的功能。科學家要從道德的約束、技術標準的角度來進行價值觀的幹預。”張平強調,研發人員不能給AI灌輸錯誤的價值觀。畢竟,對于技術的發展,從來都是先發展再有法律約束。

  在倪冰冰看來,目前不管是AI演算法還是技術,都是人類在進行操控,我們總歸有一些很強的控制手段,控制AI在最高層次上不會對人産生一些負面影響。“如果沒有這樣一個操控或者後門的話,那意味著不是AI在作惡,而是發明這個AI工具的人在作惡。”

  凡是技術,就會有兩面性。為什麼我們會覺得人工智慧的作惡讓人更加恐懼?與會專家直言,是因為AI的不可控性,在黑箱的情況下,人對不可控東西的恐懼感更加強烈。

  目前最火的領域——“深度學習”就是如此,行業者將其戲謔地稱為“當代煉金術”,輸入各類數據訓練AI,“煉”出一堆我們也不知道為啥會成這樣的玩意兒。人類能信任自己都無法理解的決策對象嗎?

  顯然,技術開發的邊界有必要明晰,比爾·蓋茨也表示擔憂。他認為,現階段人類除了要進一步發展AI技術,同時也應該開始處理AI造成的風險。然而,“這些人中的大多數都沒有研究AI風險,只是在不斷加速AI發展。”

  業界專家呼吁,我們必須清楚地知道人工智慧會做出什麼樣的決策,對人工智慧的應用范圍和應用結果的預期,一定要有約束。

  AI會不會進化,未來可能會形成一個AI社會嗎?“AI也許會為了爭取資源來消滅人類,這完全有可能,所以我們還是要重視AI作惡的程度和風險。”現場一位嘉賓建議,我們現在要根據人工智慧的不同階段,比如弱智能、強智能和超智能,明確哪些人工智慧應該研究,哪些應該謹慎研究,而哪些又是絕對不能研究的。

  如何防范AI在極速前進的道路上跑偏?“要從技術、法律、道德、自律等多方面預防。”張平説,AI研發首先考慮道德約束,在人類不可預見其後果的情況下,研發應當慎重。同時,還需從法律上進行規制,比如聯合建立國際秩序,就像原子彈一樣,不能任其無限制地發展。(劉垠)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碧水和流線畫出美麗巴丹吉林
碧水和流線畫出美麗巴丹吉林
曼德拉山:岩畫和怪石編織的秘境
曼德拉山:岩畫和怪石編織的秘境
探訪廣西融水苗族亮布制作工藝
探訪廣西融水苗族亮布制作工藝
南太平洋千人島國紐埃
南太平洋千人島國紐埃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661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