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民營火箭價格不佔優勢在夾縫中生存
2018-10-17 07:29:3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5年的中國科技圈,正彌漫著滴滴與Uber激戰網約車的硝煙。這一年,從聯想離職的舒暢放棄成為P2P公司合夥人的機會,拿著從春曉資本融來的500萬資金,成立了零壹空間。

  彼時,能看到商業航天價值的投資者很少,但外有Space X的刺激,內有相關政策的解凍,兩大因素促使北京亦莊出現了第一批民營火箭企業,零壹空間、星際榮耀等成為嘗螃蟹者。

  最近的張小平離職事件讓民營火箭再次進入大眾視野,此時的民營火箭也正從“紙上談兵”轉變至發射之年。今年,星際榮耀和零壹空間已完成試飛,藍箭航天的火箭也蓄勢待發。商業航天的熱情正被一次次的民營火箭發射點燃。

  政策東風也不斷吹來。10月15日,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召開,據新華社報道,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加強軍民融合發展法治建設的意見》,強調將加快推動軍民融合深度發展,引導軍企有序開放,提高民企參與比例。

  如今,幾乎沒有人懷疑民營火箭的前景,但它離真正的商業模式還很遠。一方面,截至目前國內的民營航天企業尚未成功發射搭載火箭,加上技術有限,市場同質化競爭嚴重;另一方面,面對快舟係列等國家隊,民營火箭在發射價格上並沒有明顯優勢,這將考驗它們在降低火箭成本上的實際能力。

  蜂擁而起

  近4年新成立至少9家民營火箭企業

  作為進入太空經濟的門票,火箭處于商業航天中較為底層的環節,過去由于發射成本高昂,航天産業被局限于國家層面。但隨著Space X可回收火箭取得成功,商業航天的想象空間被真正打開,民營火箭公司開始受到資本市場的關注。

  在中國,商業航天全面解凍始于2015年。當年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軍民融合”發展被提至國家戰略層面,這讓航天體制內的專業人士看到商業航天的機會。

  此後在多次會議和官方發言中,鼓勵商業航天有序發展成為主旋律。2016年12月,國務院新聞辦發布的《2016中國的航天》白皮書中,進一步提出“鼓勵引導民間資本和社會力量有序參與航天科研生産、空間基礎設施建設、空間信息産品服務、衛星運營等航天活動,大力發展商業航天”。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2015年之前,國內被熟知的商業航天企業僅有翎客航天(2014年成立)。2015年之後,民營火箭發展進入快車道,陸續有星際榮耀、星途探索、藍箭航天、零壹空間、銀河航天、九州雲箭、靈動飛天、深藍航天、星河動力等9家成立。

  根據融資情況和實際業務,國內的民營火箭企業目前可劃分為兩大梯隊。第一梯隊當屬藍箭航天、零壹空間和星際榮耀,這3家企業均已完成數輪融資,零壹空間和星際榮耀已相繼發射數枚自研火箭,是這一賽道上的搶跑者。

  第二梯隊的玩家比較多,九州雲箭、星途探索、靈動飛天和翎客航天等已完成天使輪或A輪融資,但尚未真正發射火箭,公司仍處于早期的研發階段。

  航天技術專家黃志澄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Space X和藍色起源(Blue Origin)背後的金主是互聯網大佬馬斯克和貝索斯,而中國民營火箭企業的資金主要來自融資,對于商業航天這樣回報周期較長、風險較大的産業,社會資本相對比較謹慎。

  從投資者陣容來看,入局民營火箭企業的既有順為資本、復星集團、經緯中國等頂級VC,亦有地方政府背景的産業基金。以藍箭航天為例,其獲得的超過5億元融資中,有超過2億元來自湖州市軍民融合專項綜合投資,此外的A+輪融資中還有來自西安市高新區投資基金的數千萬元。這一情況在零壹空間、星途探索等企業上同樣存在。

  競爭位置

  國家隊之外的中低軌道衛星發射商

  雖然Space X的環月旅行引發大量關注,但太空旅遊尚需時日,真正支撐起民營火箭公司業務的是衛星發射市場。根據美國衛星産業協會(SIA)統計,2012至2017年期間,衛星發射市場規模保持在55億-60億美元之間。其中,中國火箭市場將在2018年迎來爆發式增長,預計今年發射次數將翻番至40次左右。

  具體來看,微小衛星的迅速發展填補了傳統大衛星的市場空缺,成為主導商業航天的新勢力。根據《2018年微納衛星市場預測報告》,去年全球有超過300顆微納衛星發射升空,預計未來五年仍將發射2600顆,超過70%用于商業衛星運營,包括對地觀測、遙感衛星和通信衛星將快速增長。

  微小衛星成為行業新趨勢並不是偶然,由于衛星的制造成本近年大幅降低,再加上發射成本的降低,越來越多的私人企業和科研機構開始涉足衛星領域。天儀研究院CEO楊峰告訴記者,其公司主要負責科學實驗衛星的研發,研制價格在百萬元左右,預計今年有望發射超過10顆小衛星。

  過去衛星通常發射至地球同步軌道,如今這些微小衛星只需發射至離地面1000公裏左右高度的低地球軌道(Low Earth Orbit, LEO),這不僅降低了發射成本,同時讓衛星通信的傳輸衰耗小、延時更短。

  在硅谷,已經出現像One Web這樣的通信衛星運營商,這家從軟銀手中得到十幾億美元融資的獨角獸計劃在6年內發射總數高達882顆低軌衛星,組成覆蓋全球多地的衛星通信“天網”。

  國內投資者也認可商業衛星的價值。天奇阿米巴資本領投了國內衛星公司九天微星的A輪融資,其管理合夥人魏武揮向記者表示,航天産業本身並不是他們最關心的,他們所關心的是衛星定位帶來的物聯網。目前九天微星的主營業務包括“衛星物聯網”和“航天與太空+STEAM教育”兩大板塊,在“衛星物聯網”方面,公司計劃未來3年內快速部署60顆低軌道衛星,打造一個商用低軌道物聯網星座係統。

  魏武揮認為,GPS定位衛星的市場預期很大,除了北鬥之外仍有其他細分機會。

  針對當下的衛星發射市場特點,零壹空間CEO舒暢曾接受採訪時表示,衛星發射市場可以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高軌道衛星,這些衛星的發射需求基本上被Space X和國家隊壟斷;另一部分則是中低軌道衛星,重量集中在200千克(kg)以內,一年的發射量約在100到200發之間,這才是零壹空間等民營火箭企業競爭的位置。

  “飛天”障礙

  難復制Space X模式,價格戰亦不佔優

  雖然國內的商業航天大潮已至,但黃志澄向記者表示,中國目前不太可能有Space X這樣的公司,原因是與Space X、藍色起源相比,國內的民營火箭企業的起步較晚,中間相差十幾年的發展時間。

  參考Space X和藍色起源等美國公司的模式,民營火箭企業的營收主要來自火箭發射服務,其中不少訂單來自政府或軍方。日前,美國ULA(聯合發射聯盟公司)宣布藍色起源將成為“武神”火箭的發動機供應商,後者將因此間接獲得來自軍方的訂單。

  但在國內,民營火箭企業要從政府或軍方得到訂單恐怕不易,眼下更多的機會來自科研機構和私人公司,這注定從一開始民營火箭企業就難以復制Space X的成長路徑。“美國和中國在商業航天上的一個重要區別是,Space X有來自美國NASA的訂單,但中國的民營火箭企業目前還沒有政府訂單。”黃志澄説。

  值得注意的是,Space X贏得火箭發射市場份額的核心競爭力在于價格便宜,這是民營火箭企業在市場裏企穩的立足點,但在國內,國家隊的長徵係列和快舟係列已頗有價格優勢,民營公司想把發射價格進一步下探的空間顯然不大。

  去年中國航天科工四院曾透露,快舟1A運載火箭的每千克報價不到2萬美元,快舟11型運載火箭報價每公斤甚至不足1萬美元,與國際商業發射小型運載火箭每公斤2.5萬到4萬美元報價相比,快舟係列的價格更具競爭力。

  九天微星相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的衛星發射成本大概是每千克10萬元。

  “不管是做固體還是液體小火箭,我們的判斷是民營火箭企業進入這個領域會面臨激烈的競爭。”藍箭航天CEO張昌武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國家隊的長徵11號和快舟係列的運載火箭珠玉在前,民營企業很難比它們更便宜,因為本身有很多配套就是來源于國家隊。

  但他認為,民營企業可以選擇差異化競爭的路線,從開始就確立更大規模的中型火箭的能力同樣是可行的,“未來不管是民營企業還是國家隊,我們都有義務參與到國家對太空開發的競爭裏。”

  楊峰則認為,衛星客戶並不在乎發射的火箭到底是大火箭還是小火箭、固體還是液體、國內還是國外等情況,他們在乎的是時間、成本和可靠性。

  他向記者表示,天儀一直在聽取民營火箭企業的報價,但目前來看價格不具競爭力。“民營火箭在成功發射運載火箭這個前提下實現成本的大幅下降,我認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另一方面,Space X在2002年就成立了,但直至2008年才初步成功,國內的民營火箭企業或能縮短這一周期,但總體來説困難重重。”

  九天微星戰略發展部總監董路則向記者表示,目前民營火箭企業尚未真正制造出能搭載衛星的火箭,但未來隨著衛星市場的規模擴大,民營火箭或將能滿足更多的差異化需求,包括發射高度和載荷等等。(記者 陸一夫)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收獲忙
金秋收獲忙
舞蹈之美
舞蹈之美
摯愛一生 幸福晚年
摯愛一生 幸福晚年
美麗重陽 美麗人生
美麗重陽 美麗人生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568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