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專訪陳萬士:3GPP如何引領5G標準化進程
2018-08-15 14:48:0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過去二十年,3GPP成為引領全球通信業發展的主導性標準化組織。特別是進入5G時代,3GPP的影響力進一步彰顯,其成員數量也創新高。

  3GPP本身具有完善的組織架構,由RAN(無線接入網)、SA(係統架構網)和CT(核心網與終端)三個TSG(技術規范組)組成,這三個不同的技術小組又涵蓋很多工作小組,共同服務于標準化制定。其中,RAN1工作組主要負責物理層空中接口(OTA)標準化工作,對5G標準的制定而言,這是最重要的一個工作小組之一。

  近日,3GPP TSG RAN1主席陳萬士接受新華網專訪時表示,3GPP是一個公正、開放的係統化平臺,在5G標準制訂之初,3GPP即強調要構建一個係統、開放、前向兼容的架構,接下來R16版本要基于業界共同訴求確定內容,5G標準將比前幾代移動通信技術具有更好的前向兼容性,3GPP歡迎全球不同區域的成員都能有效參與,以合作為前提推動5G標準制訂和商用部署。

3GPP TSG RAN1主席陳萬士博士

  3GPP助5G吸引垂直企業目光

  在標準化制訂過程中,3GPP形成了一套係統化的技術規范,並將其發布給各個廠商、設備商,使之成為商業化産品制定中的范本。

  “3GPP為包括5G在內的標準制訂提供了一個公正、開放的係統化平臺。”陳萬士表示,5G通信所強調的不僅僅是語音或傳統意義上的數據通信,站在標準制訂的角度來看,更強調的是一個開放的環境,一個不僅可以提供傳統意義上的移動通信,也可以提供垂直領域連接應用的平臺,將物聯網、車聯網、衛星通信、許可頻譜、免許可頻譜、共享頻譜等等所有技術融入到整個係統中。

  由于5G在垂直行業的拓展,一些傳統通信企業之外的互聯網公司、汽車制造商也紛紛參與到3GPP中來,這種現象是以往所沒有的。

  陳萬士説,參與5G標準制訂的公司越來越多,3GPP在標準化過程中考慮的因素也相應增多,要保證整個係統的架構能夠係統性地支持各類不同的業務、不同的頻譜,這是5G與前幾代移動通信技術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在進行5G標準制訂之初,3GPP即強調要構建一個係統、開放、能夠前向兼容的架構。所以在設計5G第一個版本時,就預留了很多可以接納新業務、新設計的架構,這是能夠吸引更多其他領域廠商參與的關鍵所在。

  “當初我們在4G標準化制訂時,垂直行業對于網絡的需求還不是很強。而在5G標準的制訂中,我們就吸取了這方面的經驗。”但陳萬士也指出,不可能在一個版本中滿足所有需求,每個版本演化中考量的問題都不盡相同,3GPP會根據相應版本中的不同需要預留可拓展的空間。

  以物聯網為例,由于物聯網的需求與傳統大數據量、高寬帶有所不同,那麼就要考慮怎樣靈活設計以使物聯網能夠更好地融入5G網絡。如此一來,就吸引了車聯網、物聯網的廠商,促使他們更有興趣、更有動力加入3GPP,並提出各自需求。

  R16版本內容需要各方協商

  6月14日,3GPP在美國聖迭戈召開3GPP RAN全會,宣布5G標準的第一個release(版本)R15已凍結。同時,3GPP已開始對R16工作進行討論,一係列5G第二階段新項目得到批準,這些項目將對3GPP Release 16規范産生重要影響。

  陳萬士説,R16版本就是在R15基本、關鍵的框架搭好之後,強調垂直領域的應用拓展,包括在物聯網、免許可頻譜、基于工業控制的高可靠性和低時延、移動終端上的低功耗以及衛星通訊等垂直領域應用上的考量。

  “R16版本要基于業界的共同訴求,包括運營商以及很多非傳統意義上的移動廠商,將所有訴求放在同一個平臺上進行討論。”陳萬士表示,整個R16版本相關工作展開後,需要各相關方進行協調和協商,探討R16版本需要包括哪些內容。

  從標準化制定來看,R16版本將于明年12月份結束。但包括高通在內的廠商,在R15版本即將結束的時候,就開始規劃接下來的版本需要做什麼,也就是説針對R16版本的前期研發早已開始。

  以高通為例,由于有前期研發作為支撐,高通的規劃和相關工作開展較整個release16準備還要更早一些,具備一定的前瞻性。據悉,高通會基于公司內部訴求以及與合作夥伴的溝通,包括與中國移動、大唐、華為、中興等公司的合作,共同商討需要做的事項。

  將于明年12月完成、2020年3月凍結的R16標準,將是真正意義上的、完整的5G標準。在這個階段,3GPP將完成全部標準化工作,並于2020年初向ITU提交滿足ITU需求的方案,以確保2020年前5G標準正式批準生效。

  5G具有更好的前向兼容性

  標準制定是一個不斷演進的過程,需要根據實際需求不斷調整,5G在設計初始也強調所有垂直網絡的發展要保證循序漸進。

  以車聯網為例,汽車的更換周期比較長,所以3GPP強調在車聯網的標準化和商用化過程中,要保證車聯網既可以和4G也可以和5G網絡進行通信。也就是説,4G網絡不僅可以控制基于4G的車聯網終端,至少也能與5G終端進行通話,所謂通話就是可以進行控制、獲取基本信息,特別是提供安全性能支持。

  陳萬士認為,要確保垂直應用不是綁在某一個4G或5G的網絡上,而是整個網絡可以直接和4G以及5G進行通訊,很好地保證前向兼容、後向兼容,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希望顧客購買了基于4G或5G的技術,當以後再進行優化或者後期進一步提升的時候,不會有任何大的變化,而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他説。

  5G設計的一個關鍵技術就是靈活地基于時隙的架構,以支持運營商在相同頻率上高效復用已構想的和無法預料的5G業務,該靈活設計簡化了在未來增加新的5G NR特性/服務,這比前幾代移動通信具有更好的前向兼容性。

  “在設計的時候我們就會考慮到,萬一以後需要引進一個新的技術,那怎麼辦呢?我們就設計一個所謂的空白。”陳萬士解釋説,這樣做的好處在于,當引進新技術時,就可以放進空白裏面,老版本的終端無法理解它,但是新版本的終端可以理解。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設計,可以很好地保證前向兼容。

  陳萬士表示,在5G設計上,3GPP做了大量努力,來保證以後能夠更好地引進一些新的技術,同時也可以保證對原有舊版本的終端的影響可以降到最低,甚至沒有任何影響。

  以合作推動標準制訂

  3GPP採用的是共識的機制,合作共贏本身就是一個主題。5G涉及眾多産業,需要不同廠商攜手合作,合作的范圍不僅是前期標準化的研究和制訂,還包括兼容性測試,以及後期整個網絡的商用部署。

  陳萬士説,從前期到整個商業部署,包括高通在內的各大廠商都強調在世界范圍內進行合作,這既能保證5G在係統設計和標準化過程中越做越好,又能保證5G在商用過程中直接聆聽商業的實際訴求,並進行對應調整。

  以合作為前提,開發出更好的産品,以及大家一起把5G産業做大,共同分享,這是目前正在發生的事情。

  中國在標準化方面的成長,特別是在過去十年裏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這是我很樂于看到的,也是3GPP組織樂于看到的事情。”陳萬士表示,3GPP希望全球每個區域都能夠有效參與。中國的移動用戶在世界范圍內佔有很大比重,作為一個龐大的市場,對整個5G的部署規劃、對某些業務的側重,中國廠商都有自身訴求,所以它們的參與也更有助于推動標準化進程。

  具體到5G標準來説,各方都希望制訂出的標準能夠得到商用,而不是為了制訂而制定標準,所以根據不同市場主體和設計的需要做出調整是很有必要的。

  陳萬士認為,中國在5G上的發展,以及目前在5G上的發聲,有利于産業發展並最終會使用戶獲益,當然也是各方很樂于看到的事情。

  如今中國參與5G標準制訂的程度比以前大增。據陳萬士介紹,5年前中國大陸及臺灣地區的廠商在RAN1共計只有31張選票,而在去年他本人競選RAN1主席的時候,中國區選票已增長至約100張,這反映出整個中國對5G的重視。(文/淩紀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山嶺長城艷麗晚霞如畫卷
金山嶺長城艷麗晚霞如畫卷
“天空之鏡”——茶卡鹽湖
“天空之鏡”——茶卡鹽湖
鐵路工人:戰高溫 保安全
鐵路工人:戰高溫 保安全
江蘇泗洪:高溫下的採蓮人
江蘇泗洪:高溫下的採蓮人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74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