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海量支付 網聯平臺兜得住嗎
2017-08-21 07:20:37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沸沸揚揚的網聯平臺終于塵埃落定。網聯也被稱為網絡版銀聯,即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是專門為類支付寶、財付通等非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搭建的一個共有的轉接清算平臺。

  央行近日下發通知——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通知要求從明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臺集中處理。同時,各銀行和支付機構需在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網聯平臺和業務遷移相關準備工作。

  這意味著支付寶、微信等非銀行支付機構告別了直連銀行的模式。這紙命令生效後,他們之間的資金,將全部通過網聯這個中轉站往來。

  網聯股東目前有45家機構和公司,根據第1期股東出資比例,央行下屬7家機構共計持股37%,成為第一大股東;第三方支付平臺支付寶和財付通分別持股9.61%。網聯建成後將一頭對接115家持牌非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一頭對接近300家商業銀行。

  早前,支付寶方面回應,他們已經在8月7日正式向網聯平臺切量。騰訊財付通則在6月30日開始切量,成為首家參與切量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所謂切量,是指支付平臺開始轉接清算一般用戶實際交易場景的網絡支付業務。另外,支付寶也表示,未來將一如既往響應央行政策,積極配合監管部門推動行業健康發展,推動無現金社會的建設進程。

  掃清第三方支付的監管盲區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中央支付清算協會互聯網金融專家委員會成員郭田勇指出,目前國內有200多家支付機構,各自形成一塊業務閉環,比如支付寶、財付通等,相互之間沒有打通,成立網聯,有利于央行統一掌控支付信息,對第三方支付業務進行監督和指導。

  伴隨移動支付時代的到來,第三方支付發展迅速,支付寶和微信兩大巨頭共同佔據了第三方移動支付90%以上的市場份額。他們繞開銀聯,直聯超過200家銀行。其中復雜的關聯關係像一張密不透風的網,直聯這種模式在監管機構看來有一些潛在的風險和問題,隨著國家對互聯網金融風險隱患的重視,央行下決心要成立網聯,切斷銀行的直聯模式。作為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網聯建成後將一頭對接115家持牌非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一頭對接近300家商業銀行。

  在中央財經大學歐陽日輝教授看來:“網聯的建立和運營,可以促進我國第三方支付和移動支付的規范、健康和安全發展,對我國金融生態係統的完善具有裏程碑的意義。對消費者使用第三方支付平臺不會産生影響。”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訪問時表示,網聯成立後,在第三方支付機構和銀行之間建立了一道“墻”,任何第三方支付機構必須通過與網聯對接才能接入銀行,形成“四方模式”。第三方支付機構線上支付的相關數據都將被網聯掌握,央行通過網聯就可以掌握資金交易數據,實現透明化監管。

  網聯係統穩定性有待檢驗

  對于支付寶等巨頭來説,備付金由網聯統一托管減少了他們的隱性收入,創新業務模式和盈利方式才能維持既有地位。而對于廣大的中小型第三方支付平臺而言,他們可以以較低的成本接入網聯平臺,而無需付費對接多家銀行,獲得了和巨頭同場競技的機會。薛洪言直言網聯的成立給中小支付機構帶來好處,“在這麼一個新階段,中小支付機構可以節省一些係統建設的成本,不用跟銀行談判,可以把心思更多花在産品設計客戶服務上”。但盡管如此,大型第三方支付機構擁有更多客戶、場景和交易量,仍舊會佔據優勢。

  不過,據了解,網聯平臺的目標容量是每秒處理12萬筆的平穩運行能力,峰值期的目標是每秒18萬筆。由于採取的是分布式技術,網聯未來的容量還具備水平擴展能力,以解決不斷增長的在線支付吞吐量。第三方支付機構接入網聯後,不僅支付寶之後還有更多的機構接入,這背後需要依靠強大的技術能力做支撐。網聯還是新生嬰兒,未來能否經受某一時段海量的支付交易處理的考驗,成為市場的關注點。

  據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孫建伶教授介紹,在2016年的“雙11”,淘寶高峰期並發度是每秒鐘17.5萬訂單量,支付寶支付業務峰值達每秒8.4萬筆,2017年春節微信紅包在除夕零點每秒收發達到76萬個,而與之相比,傳統銀行幾千幾萬的並發量已經算很高,支付業務峰值最多也只有每秒3萬筆。因此,網聯平臺還面臨“雙11”和春節微信紅包等巨量資金往來的考驗。

  郭田勇也強調網聯要做好業務準備,比如係統信息容納量、運算速度等。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網聯平臺的成立説明國家已經看到了個人支付、結算過程中巨大數據量的潛在可能性和風險,此舉將市場上分散的第三方支付統一到一個平臺,將其數據流量全部匯總而非任其直接對接銀行,這對于金融安全意義很大——過去數據集中在少數“寡頭”手中,監管機構無法獲取數據情況,資金的流向長期遊離于監督之外,為洗錢、套現獲利等非正常金融行為提供了可乘之機。

  通過網聯平臺,央行不僅可以對第三方支付平臺實現全景式監管,規避金融風險。另一方面,通過從支付寶、財付通等機構取得數據的控制權,可以進行統一的數據挖掘和分析,避免大型機構的數據壟斷,優化數據資源的開發利用,甚至為未來建立更全面、更權威的國人徵信係統,打下堅實的數據基礎。

  延伸閱讀

  支付寶向微信轉賬可能不是夢

  如果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機構接入網聯,我們的生活會發生改變嗎?網聯成立後,第三方支付業務規范了,透明了,央行也能掌控風險。如果支付上限取消了有可能給第三方支付機構業務打開新的發展空間。一談到各個支付機構就容易聯想到各自為政,這裏面或許存在隱患,實際上,有專家設想未來興許第三方支付機構間可以互相轉賬。現在支付寶是無法直接向微信的支付賬戶轉賬的,接入網聯後,如果能夠開通這個功能的話,那對消費者來説,壁壘消失了,就可以隨意向第三方進行轉賬。(記者 崔爽)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聽雨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黃龍飛瀉”
    “黃龍飛瀉”
    “發現”號在西太平洋採集到海蛇尾
    “發現”號在西太平洋採集到海蛇尾
    安徽黃山:雨後齊雲山現壯美雲海
    安徽黃山:雨後齊雲山現壯美雲海
    “飛”進東湖
    “飛”進東湖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13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