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冷凍人”蘇醒前 不妨思索倫理問題
2017-08-18 07:37:01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體冷凍技術曾不止一次地出現在科幻片裏。而中國首例本土人體冷凍實施,使它高調進入公共輿論的討論。盡管從現有的技術發展水平看,一個人在被實施人體冷凍之後,未來能否被成功喚醒,仍然是個未知數,但這並不妨礙公眾對人體冷凍真正應用予以期待。

  二十年前,生物克隆技術孕育出克隆羊“多莉”,人們開始密切關注克隆人可能造成的倫理問題。今天,人體冷凍涉及相似的倫理問題。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是:如果一個人冷凍數十年、數百年後被喚醒,那麼他面對比自己年老的子孫後代,該如何稱呼?如何相處?傳統上以年齡為尺度的倫理秩序,將受到極大的挑戰。

  科幻電影《太空旅客》就以人體冷凍技術為背景,設想了可能牽涉到的倫理問題。在一艘飛往深太空的飛船上,因為冷凍機器故障,一名乘客被提前喚醒,而且無法重新進入冷凍狀態,此時距離目的地星球還有幾十年時間。為了排解寂寞,他喚醒了另一位女乘客。但是,在飛船上,“時間”是沒有價值的,讓一個人提前結束冷凍,在飛船上白白耗費沒有意義的人生,幾乎是一種謀殺。

  在現實層面,人體冷凍仍然是大膽的設想,誰也不知道幾十年後這些被冷凍的軀體能否被喚醒。但是,倫理思考應當走在技術前面,在技術成熟之後再遲遲探索新的倫理秩序,往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幾百年前,殖民者踏上新大陸,對技術水平落後的土著人大廝殺虐。這被視為理所當然。人們花了幾百年時間,才初步實現了種族、文明的平等,對殖民暴行的反思才被寫入歷史教科書。

  冷凍幾十年甚至更長時間,前面設想的代際身份認同問題,只是表象之一。更實質的問題是,經歷了漫長的“休眠”,假設成功蘇醒,被冷凍者能否適應新的文明和新的社會?彼時,跟他同年代生活人的要麼垂垂老矣,要麼離開人世,要麼也在冷凍狀態中,他可能需要構建新的社會關係網。而因為技術和文明的迅速發展,他如何在新時代中生存也是個問題。如果一個清代末年的人穿越到當下,應該也會感到極大的不適吧。

  在人類社群關係上,“冷凍人”會不會成為異類?他們會不會被隔離,被歧視?這也是需要審慎評估的問題。漫長的冷凍期,實質上讓人實現了一趟時間旅行,但這趟時間旅行是不可逆轉的。“冷凍人”既是技術的受用者,也是被技術遠遠甩在後邊的群體。他們或許因此延長了時間尺度上的“年齡”,但並沒有延長心理尺度上的年齡。他們可能要跟正常成長的人類爭奪資源,形成新的社會矛盾。

  凡技術進入應用,技術就不再是技術本身,而是人們社會關係的影響因素。移動社交APP改變了人們的社交姿態,見面不再是社交的唯一方式;共享交通工具改變了人們的出行習慣,又帶來了新的管理問題……從大的文明尺度看,這些人們當下熱議的技術僅僅是很小的改變,但足以讓人們的社會關係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那麼,對于像人體冷凍這樣堪稱改變時代的技術,難道不應該未雨綢繆,通盤考慮一切倫理挑戰麼?(王鐘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秘航空訓練基地
    探秘航空訓練基地
    穿新裝 迎賓客
    穿新裝 迎賓客
    聯合國秘書長強調應政治解決朝核問題
    聯合國秘書長強調應政治解決朝核問題
    河北承德:雨後金山嶺長城現壯美晚霞
    河北承德:雨後金山嶺長城現壯美晚霞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0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