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花獨放不是春:中國芯片産業崛起究竟需要什麼?
2017-06-21 09:44:4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俗話説:樹欲靜而風不止。前不久,大唐、聯芯、建廣資産等幾家國內企業與美國高通聯合創立瓴盛科技合資公司(中方佔股76%,高通佔股份24%),初始階段面向中國市場主打中低端的智能手機芯片業務。這個原本屬于集成電路産業領域的專業話題,卻引起了不小的關注,引發出一輪關于集成電路和芯片産業怎樣自主創新的討論。

    本以為該討論應告于段落,孰不知近日又有媒體再次拋出此話題,對瓴盛科技合資公司一事質疑“利用技術合作來釋放低端技術,對立足中低端芯片行業、努力邁向中高端的中國自主芯片企業,可能會帶來巨大的衝擊”。事實真的如此嗎?

    首先看瓴盛科技為何要關注低端手機芯片市場。GSMA智庫最新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的手機普及率大約在67%。但是,深入到具體地區,數據表明,北美洲和歐洲的普及率都在80%以上,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普及率僅為44%,印度也是一個潛在增長的主要市場,目前只有54%的普及率,但增速非常快,被認為是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的第二大市場。總體看,全球還有1/3的人口沒有用上手機,其中低收入群體潛力是主力,而這些用戶首先需要的就是低端的手機,市場潛力巨大。所以無論是從商業競爭的經濟效益還是讓更多人用上手機,實現科技為人的普適價值觀的社會效益的角度,相關企業關注這些市場均無可厚非,反而應該大力提倡---因為市場非常大。

    再看中低端芯片就意味著不是高科技或者技術含量低嗎?事實遠非是某些局外人的線性思維這般簡單。

    首先,瓴盛科技的SoC芯片將支持全網通,即手機從2G到3G和4G的遷移和發展,在向“一帶一路”國家拓展市場的過程中,由于不同國家通信産業處在不同的發展階段,以及各國選擇的制式的不同,全網通技術對拓展這些市場將不可或缺。至于全網通技術如何重要,也可以從6月2號浦東科創宣布其投資的翱捷科技(ASR)完成了對美滿電子(Marvell)移動通信部門的收購後,ASR“將成為國內基帶公司中除海思外惟一擁有全網通技術的公司”可見一斑。更為重要的是,今天的手機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全球性平臺,不僅為世界各地的公民提供互聯,更為世界各個角落帶來社交機遇和經濟商機,全網通技術的價值和含金量不言而喻。

    其次,此次瓴盛科技的産品,代表芯片創新水平的設計和制造環節將由中國相關團隊和企業包攬,是“中國設計”和“中國制造”。例如瓴盛科技的第一款SoC芯片將由中芯國際(中芯國際是中國大陸技術最先進、規模最大的半導體芯片制造廠;大唐是中芯國際的大股東)生産和制造,而高通、華為等在2015年6月就已經與中芯國際開始了14納米制程工藝的聯合研發(當時的簽約儀式習近平主席也參與見證),這意味著瓴盛科技的芯片制程技術在28納米之後將很快進入14納米---這個安排從行業來看屬于虛擬“集成設計生産”(IDM),將非常有利于芯片設計和制造環節的虛擬集成;最後瓴盛科技的SoC芯片基于低功耗異步設計,該技術對于物聯網、汽車電子、衛星通訊等領域都是不可或缺的。而眾所周知的事實是,物聯網、汽車電子的市場前景十分廣闊。

    再來看看瓴盛科技重要股東大唐的情況。大唐電信集團是第三代移動通信TD-SCDMA國際標準的提出者、核心知識産權的擁有者和産業化的重要推動者;是國務院國有資産監督管理委員會管理的一家專門從事電子信息係統裝備開發、生産和銷售的大型高科技中央企業,總資産規模近500億元人民幣,總部位于北京,在上海、天津、成都、西安、重慶、深圳等主要經濟發達城市設有研發與生産基地。

    由此我們不難看到,瓴盛科技的所謂中低端芯片不僅在當下的芯片産業中具備相當的技術含量,而且還面向了未來廣闊的物聯網市場。加之芯片全程(包括設計、制造等諸多重要環節)均是中方把控(如前述的大唐),所謂的産業安全和風險以及自主可控的擔心完全是杞人憂天或者説僅是為了“小我”的利益回避、甚至是懼怕競爭的借口。

    需要補充説明的是,芯片是一個國際化程度很高的行業。一顆芯片的研發,從通信協議的制定、各種模塊IP的調用到各種制造工藝和封裝技術的使用,與全球范圍內的各國際組織和企業緊密相關,同全球知識産權的共享與保護密不可分,而此次大唐旗下的聯芯科技與高通在技術研發的對接與合作,體現了中國産業進一步融入全球研發生態的趨勢,而這恰是中國芯片産業實現彎道超車,參與全球市場競爭的關鍵。

    集成電路芯片是信息時代的核心基石,代表著當今世界微細制造的最高水平。為促進國內集成電路産業發展,2014年10月份,國家集成電路産業投資基金正式設立,首期募資規模1387.2億人民幣。據相關負責人介紹,截至2016年底,國家集成電路投資基金已進行了多達40筆投資,承諾投資額也已接近700億元,已投項目帶動的社會融資超過1500億元。除了以大基金為代表的國家基金外,北京、上海、天津、安徽、甘肅、山東、湖北、四川等地也陸續出臺金額不等的集成電路産業基金,以扶持當地産業發展。在此,我們不僅看到了國家對于發展芯片産業的決心和重視,更體現出國家希望通過多樣化的投資和布局鼓勵競爭,因為惟有通過競爭才能實現優勝劣汰,才能大浪淘沙始見金,中國芯片産業的競爭力才能得到切實的提升。

    最後再來看看瓴盛科技的落戶地—貴州。貴州這幾年發展大數據産業可謂是風生水起:2015年年8月,國務院發布《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明確指出“支持貴州等綜合試驗區建設”,貴州大數據發展正式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2016年3月,中國首個國家級大數據綜合試驗區獲得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央網信辦發函批復在貴州成立。短短幾年,已經有騰訊、富士康、華為、中國三大電信運營商等在貴州貴安新區設立了數據中心, 戴爾、IBM也在大數據領域與貴州進行合作。國家大數據(貴州)綜合試驗區將通過3~5年時間探索,打造一批大數據先進産品,培育一批骨幹企業,推動經濟轉型升級。作為大數據産業核心技術的芯片行業,也被列入貴州大數據産業發展的整體規劃,並設立了相應的投資産業基金。2016年1月,高通與貴州省政府合資的貴州華芯通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宣布成立,一年多的時間已經取得了不少實質性的進展,可謂發展迅速。這次瓴盛科技落戶貴州也符合國家西部大開發的戰略,以及發展大數據産業的政策及整體規劃。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中國的芯片産業要想真正崛起,理應放下以國家之名行以小我利益之事的門戶之見。正所謂“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在中國芯片産業的發展中,利益交融,互通有無、優勢互補,在追求各自利益時,更應將以國家芯片産業發展的大局為重;在謀求自身發展中促進共同發展,不斷擴大共同利益匯合點,最終形成中國芯片産業的合力才是正道。(作者:孫永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冉曉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至荷趣
    夏至荷趣
    北京:老樓房裝上了新電梯
    北京:老樓房裝上了新電梯
    “天空之眼”瞰大連
    “天空之眼”瞰大連
    霧鎖琴島 美如仙境
    霧鎖琴島 美如仙境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1182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