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2G退網大勢所趨 運營商需因地制宜
2017-03-28 09:55:13 來源: 通信世界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根據內部流出文件,中國聯通某省公司正在進行2G基站減頻退服換機活動,擬關停低話務基站101個。實際上,在其他省份也有類似動作,為了發展4G,中國聯通開始加速退網2G。

  全球各大運營商2G退網大潮來襲

  不止在國內,放眼全球,隨著美國電訊商AT&T宣布2017年1月1日正式關閉2G網絡,一個時代宣告終結。由于智能手機用戶持續增加,以及全球移動數據流量需求暴漲,2G網絡退出歷史舞臺已是必然。

  實際上,2G網絡的關停大潮已席卷至全球。2009年,日本NTT DoCoMo、KDDI、SoftBank就陸續宣布完全停止2G服務;2010年,芬蘭三大電信運營商也關閉了2G網絡;2012年,新西蘭電信(Telecom)、韓國電信(KT)也關閉了其2G網絡;去年12月,澳洲電信公司也宣布已關閉古老的2G網絡;去年年中,美國電信巨頭Verizon也宣布將在2020年關閉2G網絡;新加坡將從2017年開始禁止銷售2G手機等通信設備,預計從今年四月份開始,新加坡移動運營商將會關閉2G網絡……

  而在中國,三大運營商雖尚未公布關閉2G網絡的具體時間表,但2G網絡的頻譜重耕早已提上日程。早在去年12月份,工信部發文《關于同意中國聯合通信集團有限公司調整部分頻率用于LTE組網的批復》,批準中國聯通將2G、3G頻譜資源用于4G網絡,調整中國聯通900MHz、1800MHz、2100MHz用于4G組網,並允許全國部署。

  中國聯通2G退網已是大勢所趨

  目前,中國聯通4G基站73.6萬個,4G用戶1.05億;而中國移動的4G基站已快150萬個,超過聯通足足一倍,4G用戶更是強勢碾壓,高達5.35億!

  近日,國家要求取消所有國內長途漫遊費,這意味著聯通每季度的收入再減少15.8億。那麼5G能否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將是聯通未來命運的關鍵所在。而2G退網可以為4G/5G提供更好的頻譜資源,將為聯通的5G之路錦上添花。

  此前,早在2014年6月,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獲得FDD試商用牌照,獲準在16個城市開展TD/FDD混合組網試驗後,為保證FDD網絡有更高速的帶寬,聯通即開始了“清頻退網”動作。

  據介紹,聯通2G頻段較低,信號衰減比高頻段信號慢,因此將部分2G頻段劃給4G,一方面可以保證4G有更多頻段資源;另一方面,可減少4G基站數量。

  當然2G網絡相較于4G網絡通話也存在語音質量著、接通時長等問題。其次,由于GSM係統設備已經使用20多年,逐漸老化,故障叢生,需要比新建網時更多的維護才能保持正常,而原有眾多的2G用戶多已升級為3G/4G ,2G用戶越來越少,實際使用2G業務量也越來越少,2G所貢獻的資費也越來越少,所獲得的收入就很難滿足維護的支出,這樣所提供的語音業務質量也就越來越差,不是打不通,就是聽不清。

  另一方面,對于原來制造2G係統、終端和零部件的廠家而言,由于市場萎縮或者轉産或者破産,原來儲備的更新或維護的設備器件消耗殆盡之後,又很難得到補充,這就雪上加霜,2G通信質量的惡化就很難避免。因此,權衡2G關停的利弊得失,只有妥善關停,積極升級才是對運營商與用戶雙贏的好出路。

  聯通正在進行移動網絡頻率重耕,引導2G用戶遷移至4G網絡,體驗4G 網絡帶來的高清語音與高速數據。用戶體驗升級工作,確保在保障用戶合法權益,尊重用戶選擇的情況下進行。

  需要指出,由于2G網絡的技術缺陷導致偽基站詐騙高發,屢禁不絕。因此,業內對于關停2G網絡的呼聲漸高。

  中國聯通2G退網需因地制宜

  然而2G的退出,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首先,由于國外的頻譜資源配置方式主要是拍賣制的市場化方式,但國內是分配制,這就造成回收再分配時越來越難,只能讓運營商重耕。頻譜資源配置方式的落後,是目前的核心問題。

  其次,由于很多固有的2G手機用戶,處在偏遠地區較多,那裏4G網絡覆蓋較差,加之換機成本、4G套餐費用高,以及目前的智能手機電池續航等也是關鍵問題。再者,使用2G手機,現在多為年長者居多,以中國的國情來説,很多年偏遠地區的年長者由于文化水平較低,一則他們不會使用,二來他們對于手機的上網訴求也沒有那麼多。這就造成在部分偏遠地區2G退網難度的加大。

  在電信專家付亮看來,退出一個網絡,難的並不是技術,而是用戶。“雖然目前三大運營商都已在積極將部分800MHZ~900MHZ的自有頻段騰出,用于4G網絡服務和物聯網布局,但要想將2G用戶全部轉出還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付亮認為。

  2G退網,用戶轉向4G其中最為關鍵的還是用戶的訴求,運營商需要降低手機門檻,提供更低的套餐優惠。他指出,將2G/3G資源逐步轉移到4G/5G,這是大趨勢,但是目前三大運營商的終端並未完全準備好,4G網絡對語音的全面承載也還沒準備好,因此關停2G網絡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急不得,技術上理想化的最佳選擇“關閉2G網絡”,時機並未成熟。

  其次,在運營成本方面,也很難明確的2G/3G/4G費用支出界線,因為他們大多是一體共用,共同使用鐵塔資源,因而也不能單純的理解為2G網絡的維護成本高于實際營收。

  據了解,美國運營商AT&T在網絡關閉的一年之前就開始一直在進行2G網絡用戶遷移工作。去年9月,該運營商表示,遷移將能夠提升網絡效率,並提高利潤水平。不過,AT&T的2G遷移並非一帆風順。該運營商表示,2016年第三季度AT&T流失了31.5萬轉銷商用戶,而這主要歸咎于2G網絡的關停。

  付亮認為,要想“關閉2G網絡”,技術上應先推動VoLTE終端降低成本,支持800MHZ~900MHZ頻段;運營上,應推出10元以下的語音套餐,並鼓勵2G\3G用戶轉用4G套餐。其次,可以在不同的城市,因地制宜,逐步推進2G網絡的退網工作。

  總而言之,中國聯通加速2G退網,重耕網絡頻譜資源,為4G網絡和NB-IoT建設鋪路乃是大勢所趨。歷來都是舊的技術被新的技術淘汰和替換,2G時代的終結只是遲早的事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冉曉寧
新聞評論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江蘇常州淹城重現上巳節古風 漢服美女“曲水流觴”
    江蘇常州淹城重現上巳節古風 漢服美女“曲水流觴”
    湖北75歲老太練習瑜伽14年 創老年瑜伽班
    湖北75歲老太練習瑜伽14年 創老年瑜伽班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0707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