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訪談|專家解讀:如何看待2024年前4個月外貿數據?-新華網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4 05/10 16:37:36
來源:新華網

新華訪談|專家解讀:如何看待2024年前4個月外貿數據?

字體:

  5月9日海關總署發布數據顯示,2024年前4個月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13.81萬億元,同比增長5.7%。此次發布的外貿數據有哪些亮點?如何看待外貿數據的新變化?針對這些話題,《新華訪談》專訪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院長屠新泉,進行分析解讀。

  新華訪談:前4個月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數據有哪些亮點?數據反映了哪些變化?

  屠新泉:前4個月的外貿數據超出了大多數人的預期。進出口都有比較明顯的增長,出口7.81萬億元,同比增長4.9%;進口6萬億元,同比增長6.8%,尤其是進口的增長更快一些,這表明國內的投資和消費需求都在上升。從出口來看,也是非常積極的態勢,這反映了當前世界經濟復蘇比預想中好,也表明我國整體出口的競爭力在持續提升,我們在世界市場中的份額也保持一個穩定向上的勢頭。

  從外貿數據的增長也能看出,我國持續擴大高水準對外開放,積極推動和落實一係列穩外貿政策舉措,也為企業開展進出口貿易營造了更為穩定的外部環境。

  民營企業、國有企業進出口數據均有顯著增長,説明我國企業在應對新形勢、新變化時採取了積極有效的措施,在投資、産品研發、技術升級和市場開拓等方面都做出了巨大努力。

  新華訪談:從與東盟、歐盟、美國等主要貿易夥伴的貿易數據中,看到了哪些變化或趨勢?

  屠新泉:根據外貿數據的變化,從總體來看,發達國家在我國外貿的比重逐漸下降,而發展中國家的比重不斷上升。近些年,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在我國出口市場中的佔比大概都是在50%左右,已趨于均衡。

  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過去我國依賴發達國家的原因在于我們主要是通過加工貿易和訂單生産,但是實際上全流程基本是由發達國家的企業來掌握,而我們只掌握加工環節,研發環節、銷售環節,都是由發達國家來掌控。因此,我國在其中的增加值非常低。隨著我國産業的持續轉型升級,供應鏈的自主性在不斷提高,我們對發達國家貿易的依賴度正相應地減少。

  我們與發展中國家的貿易佔比增加,東盟成為我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從地理位置上看,東盟國家離我們非常接近;從産業結構上看,互補性非常強。這兩年很多民營企業去東盟國家開拓市場,投資和企業走出去,同時也帶動了我國整個産業鏈的延伸,中間品出口已經成為我國主要出口增長點。

  新華訪談:外貿數據亮眼,但不少外貿企業主卻感受到一定程度的“溫差”,為什麼?

  屠新泉:應該説這兩年宏觀經濟數據與企業微觀感受之間存在一定差異。從外貿角度看,我認為其中一個非常關鍵的原因還是結構性的變化。

  以前我們做外貿總體來講比較簡單,基本上都是訂單式生産,對于國內企業而言,嚴格按照進口商的要求執行生産任務即可。近年來,隨著我國生産成本的逐漸提高,以往相對簡單和輕松的外貿形式可能會越來越少。這促使更多企業不得不主動開拓市場、投入産品研發和技術創新,這對企業來講就會更加困難,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同時相應來講風險也會更高。過去習慣了比較舒服、比較簡單的外貿方式的一些企業,他可能現在覺得日子要比以前更難過一些。

  我們不可能永遠都是別人供應鏈上的一個螺絲釘,我們還是要不斷提高自己對供應鏈的控制能力,這樣才能從全球經濟分工當中獲得更高的一個份額。這實際上是産業技術升級、企業提高自主創新能力,獲得更高的利潤率,必須要付出的代價和過程。

  新華訪談:外貿數據回穩向好的背後,還有哪些困難和挑戰?如何應對?

  屠新泉:現在,由于一些國家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從外部環境來看,對我們肯定是有負面衝擊的。對此,一方面,我們還是要努力通過各種方式去穩定與相關國家的外貿關係,為企業創造盡可能好的外貿環境;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得不去接受這樣一種現實,去積極地實行實現外貿的多元化,盡可能去拓展世界其他地區的市場。此外,從需求的角度來看,一個大型經濟體,對外貿的依賴度不能太高,隨著經濟發展,我們對外貿的依賴會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也要以這種平常心去看待這種變化。

  當前,我們面臨的挑戰是多方面的,外部環境也是越來越復雜。包括最近一段時間美國一直在宣揚所謂的“産能過剩問題”,它重點針對的就是我們的新興産業,之所以提出這樣一個概念,就是害怕我們一些新興産業的發展勢頭。面對這些風險,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都需做好充分的應對準備,尤其是在市場多元化方面,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前4個月的數據,應該説給了我們更強的信心。我們的外貿基本面仍然是非常穩健的,競爭力是我們最大的底氣。

【糾錯】 【責任編輯:徐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