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8/ 08 21:13:03
來源:新華網

中國藝體“五朵金花”在東京演繹“敦煌飛天”

字體:

  新華社東京8月8日電(記者盧羨婷、葉珊)恰似那一抹丹青墨綠,揉碎了緊張到凝結的空氣,將中國漢唐之美呈現在世界面前。中國“五朵金花”閃耀東京奧運會藝術體操賽場,成功演繹“敦煌飛天”,在8日團體全能決賽中奪得第四名,創境外奧運會參賽最好成績。

  2008年北京奧運會奪得銀牌之後,中國藝術體操隊在接下來的兩屆奧運會中都成績不太理想。2018年底,藝術體操隊破釜沉舟組建了一支全新的隊伍,開啟了備戰東京奧運會之路。

  前往敦煌採風、深入芭蕾舞團學習……中國藝術體操隊勢必要在東京驚艷亮相,將中國傳統文化之美、東方古風之美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郭崎琪、郝婷、黃張嘉洋、劉鑫、許顏書,五位平均年齡不到22歲的中國姑娘,在東京創造了歷史。

8月7日,中國隊在團體全能資格賽中。新華社記者程敏攝

  在7日的女子團體資格賽中,中國隊率先登臺表演,一襲墨綠色的體操團服成為全場焦點。《飛天月舞》的伴奏響起,沁人心脾,悠揚大氣。選手們踏著古典舞步,完成了一係列優雅流暢的動作,盡顯古風神韻又不失現代氣息,一輪華麗麗的表演過後,拿到了41.600分。

  第二套圈棒表演,“五朵金花”換上了代表性的“中國紅”服裝,在《天地英雄》的節拍中,揮灑出中國武術、京劇的大氣恢宏與典雅,盡顯大國之美。兩套動作總分83.600,排名第五,闖進決賽,實現了中國藝術體操在奧運史上的一次飛躍。

  8日,一日本主流媒體報紙用大半個版面刊登中國姑娘們在比賽中的照片,配文大意為:那一瞬間,白玉枝頭,笑靨如花。中國藝術體操離開世界舞臺中央已經太長時間,差點讓人遺忘。而資格賽的驚艷亮相,無疑又讓世界重新認識了中國藝術體操。

8月8日,中國隊選手在藝術體操團體全能決賽第二輪比賽中。新華社記者楊磊攝

  決賽當天,中國姑娘們又重新演繹了這兩套優美的動作,比前一日的表現更為精彩,拿到了84.550分,僅落後于老牌勁旅保加利亞、俄羅斯和意大利隊,與領獎臺只有一步之遙。

  “我們的隊伍從組建到現在,從默默無聞到讓人眼前一亮,真的很不容易。”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主任、東京奧運會中國藝術體操隊領隊繆仲一説,“以前出去參加比賽,水平不行,根本沒有人來看你、關心你,但是這次我強烈地感受到,所有運動員、教練員都會主動打招呼,我們在練成套的時候,他們會關注,甚至會拿出手機來錄。”

  經過幾年臥薪嘗膽,中國藝術體操隊在東京賽場上的表現,既取得了歷史性的重大突破和進步,也向外界傳遞了奧運拼搏精神。

8月8日,中國隊選手在藝術體操團體全能決賽第一輪比賽中。新華社記者徐子鑒攝

  2019年4月,國家體育總局根據東京奧運會備戰工作需要,將一些實力不足的運動隊從備戰名單中調整出去,藝術體操隊就是其中一支。這對于當時成立不到半年的隊伍來説,打擊非常大。但姑娘們沒有氣餒,一鼓作氣拿下了當年藝術體操世錦賽第七名,獲得了奧運會資格,成為第一支重返備戰名單的隊伍。

  絕地反擊之戰由此打響,中國藝術體操立志要在東京為自己正名。大漠敦煌,流淌著飛天月舞的傳説,此處是靈感之地,也是騰飛之谷。藝術體操隊在這裏採風、錘煉,將古老的東方神韻搬上賽臺。

  “以前我們編排的時候特別片面化,編出來的成套可能會比較薄。但是我們去採風,真的接觸到上千年遺留下來的文化,感覺很不一樣。隊員們以前只是單薄地做動作,現在知道這個動作是從墻上的哪一幀畫面拓下來的,會讓成套的藝術性更飽滿。”教練孫丹説。

8月8日,中國隊選手在藝術體操團體全能決賽第一輪比賽中。新華社記者楊磊攝

  在真正備戰奧運的一年多時間裏,姑娘們每天起早貪黑地訓練。教練組對她們的要求也越來越嚴苛,臨近比賽還在反復修改動作,精益求精。“這對我們來説可能有點壓力,但最後還是聽教練的,只要我們多練,敢做,就一定不會失望。”隊長劉鑫説。

  成功的背後怎麼少得了汗水和淚水。姑娘們説,練習累了倦了,大家可能會邊吃飯邊哭、邊洗澡邊哭,但是每個人都要對自己負責,對團隊負責,第二天醒來又是全新的一天,全力以赴把每一天練好。

  “一個良好的隊伍,首先要有一種良好的精神狀態,一種良好的訓練作風,把訓練工作扎扎實實地抓下去,才能夠在技術上有所進步,投入和付出多了,比賽才可能有收獲。”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藝術體操部部長張瑩説。

  對于在東京取得的成績,五名隊員一致表示:“太棒了!”希望這是一針強心劑,讓姑娘們帶著信心和勇氣,衝擊三年後的巴黎奧運會。

  也希望這是一劑催化劑,讓藝術體操這項小眾化項目走進更多人的視野,讓更多人參與其中,愛在其中。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 】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324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