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7/ 29 13:53:28
來源:新華網

“哪吒”終鬧海 蝴蝶展翅“霏”

字體:

  新華社東京7月29日電(記者夏亮、周欣、吳書光)五年等待,一朝夢圓。

  觸壁、抬頭、揮臂,張雨霏燦爛地笑著,朝著看臺上為自己加油的教練和隊友們不停地揮手。

  7月29日,張雨霏在奪冠後慶祝。新華社記者夏一方攝

  作為“全村的希望”,這一刻,她做到了!

  困擾她五年的陰霾,這一刻,煙消雲散。

  “對于200米蝶泳,我一直有種害怕的心理”

  23歲的張雨霏年少成名,出生于遊泳教練之家的她,14歲便進入國家隊,主項是200米蝶泳。

  2015年喀山世錦賽,張雨霏一戰成名,200米蝶泳拿到銅牌,隨後在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比賽中,和隊友一起再次站上領獎臺。

  那年,她只有17歲,第一次參加世錦賽。

  2015年8月6日,中國選手張雨霏(右)站上第16屆世界遊泳錦標賽的領獎臺。

  “一天晚上雙銅,兩次站上領獎臺。感覺一切都太順利,順利到我自己都沒什麼想法,沒花什麼精力,就輕而易舉拿到那些榮譽和成績。”

  事實證明,有時候太過于一帆風順,並不是一件好事。

  首次參加世錦賽便摘得兩枚銅牌,這也讓張雨霏産生了一種錯覺,覺得裏約奧運會一樣可以站上領獎臺。

  抵達裏約後,她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一組九宮格照片,照片裏的她,梳著丸子頭,扎著紅飄帶,並配文道:“我只是告訴你,哪吒該上場了。”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裏約奧運會,她一敗涂地,200米蝶僅拿到第六。“我從來沒有過,才遊了100米,身體就發硬,後面100米我都不知道是怎麼遊下來的。”

  裏約的挫敗,她刻骨銘心。以至于五年之後,即便是在全國遊泳冠軍賽預賽中,遊出了2分06秒11的好成績,她仍然會在200米蝶泳決賽前心生畏懼。

  “對于200米蝶,我一直有種害怕的心理,覺得自己挺慫的,為什麼同一個項目害怕這麼多年。”她不解。

  “每當我有信心的時候,現實總會給我一巴掌”

  從喀山世錦賽到裏約奧運會,間隔不過一年,她便已經體會到人生的大起大落。

  2017年布達佩斯世錦賽前,她心想,自己肯定會落選。結果選拔賽上,100米蝶泳意外漲成績了,還拿到了人生中首個全國比賽冠軍,這也讓她重拾信心。

  布達佩斯世錦賽稍有起色,隨後的雅加達亞運會,張雨霏摘得200米蝶金牌、100米蝶銀牌,為自己再次正名。

  張雨霏憧憬著,在2019年光州世錦賽大幹一場,但等來的卻是史無前例的大潰敗。

  比賽中,她在50米蝶、100米蝶和200米蝶三個項目上全軍覆沒,沒有一項進入決賽。其中主項200米蝶成績,相較于四年前喀山世錦賽摘得銅牌時的成績,倒退了將近8秒。

  2019年7月24日,張雨霏在2019國際泳聯世界遊泳錦標賽女子200米蝶泳預賽後接受採訪。新華社記者夏一方攝

  對于有些運動員來説,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導致東京奧運會被迫延期,備戰節奏被打亂。但是對于身處谷底的張雨霏來説,延期一年,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為了讓張雨霏重拾信心,教練崔登榮將她主項由200米蝶改成100米蝶。為此,張雨霏沒少加練力量和改技術。“很多次夜裏感覺肌肉在燃燒,被疼醒。”

  改變的過程很難,但效果也立竿見影。去年在青島舉行的全國遊泳冠軍賽,張雨霏接連打破世界紀錄、亞洲紀錄和全國紀錄,她形容自己在比賽時的感覺,“就像在水裏飛一樣”。

  “每當我有信心的時候,現實總會給我一巴掌。”回望這段經歷,張雨霏説:“感覺就好像老天爺已經幫我計劃好了,先讓我一步登天,再讓我重重摔下來。然後再給我一個激勵,就這樣上上下下,起起伏伏。”

  “五年前哪吒鬧海,結果沒鬧成,今年成功!”

  蝴蝶飛不過滄海,沒有人會責怪。但五年前的失利,在張雨霏心裏,始終是一道過不去的坎。

  出徵東京,她將五年前自己那張梳著丸子頭、扎著紅飄帶的照片打印出來,挂在背包上。喜歡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生活的她,五年前“哪吒該上場了”的動態,依舊處于置頂狀態。

  “這是五年前的我,對比一下,五年前哪吒鬧海,結果沒鬧成功,被拍在沙灘上,今年成功!”在東京比賽場地完成首次適應性訓練後,她霸氣十足地説。

  霸氣源自底氣。在來到東京前,張雨霏手握女子200米蝶今年世界最好成績,女子100米蝶世界第二好成績。

  100米蝶0.05秒憾負摘銀,很多人都為她感到可惜,她卻不以為然,認為“大家都有機會去贏。”賽後,她露出標志性的甜美笑容對著鏡頭慶祝,並握拳大喊了一聲“加油!”

  7月26日,張雨霏在女子100米蝶泳項目的頒獎儀式上。新華社記者許暢攝

  後來的比賽證明,在經歷了100米蝶的淬煉之後,這個被寄予厚望的新一代“蝶後”已經準備好了展翅高飛。

  200米蝶泳半決賽,2分04秒89,今年世界最好成績!決賽,2分03秒86,奧運會紀錄!

  當東京水上運動中心本屆奧運會第一次為中國遊泳升國旗奏國歌,這一刻,她終于和200米蝶達成和解。

  正如她自己所説:“路途艱難,微笑相待。”

  這就是張雨霏。

  編輯:王恒志、鬱思輝、吳俊寬、石健(實習)

  新華社東京奧運會報道團出品

【糾錯】 【責任編輯:尹世傑 】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06661211265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