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7/ 24 18:18:04
來源:新華網

約大牌|快看,WADA“王炸”帶來最權威的反興奮劑消息

字體:

  新華社東京7月24日電(記者姬燁、吳書光、商洋)2020東京奧運會已經開幕。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主席班卡攜副主席楊揚接受了新華社獨家專訪,就這次奧運會反興奮劑工作及反興奮劑教育等談了看法。以下是採訪實錄。

  記者:首先,非常感謝你們抽出時間來新華社接受我們的採訪。先説東京吧。我知道2020年東京奧運會設有最廣泛的賽前反興奮劑檢測計劃。那麼,這屆賽事的興奮劑檢測有哪些特點呢?

  班卡:這將是奧運歷史上(興奮劑)檢測范圍最廣的計劃。所以,我認為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是非常非常好的消息。我認為盡管困難重重,盡管當前我們仍在與疫情做鬥爭,但確實傳達了非常向好(的信號)。

7月23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主席班卡(中)、副主席楊揚(右)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新華社記者雒圓攝

  記者:是的,既然您談起了防疫對策,我敢打賭可能會有一些挑戰。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有哪些主要挑戰呢?

  班卡:是的,當然有挑戰。當疫情去年開始肆虐時,全球反興奮劑的相關機構都減少了測試數量,盡管速度很慢。我們已經恢復正常,現在我可以很高興地説,盡管有疫情,我們的檢測數量甚至超過了疫情之前的2019年。比如,(東京奧運會前的)賽外檢測數量比疫情之前要多。所以,我覺得這很重要。

  楊揚:説起疫情的影響,檢測數量是在下降。此外,運動員在疫情期間也沒有太多訓練和比賽。這意味著即使我們保持了相同水平的檢測,但並不意味著能真的找出作弊者,因為沒有太多的比賽。這是我提醒你的另一個反興奮劑的視角。

  記者:謝謝提醒。據我所知,WADA尤其關注反興奮劑教育。請您再詳細介紹一點相關內容。

  楊揚:在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前,專門布置了針對即將參賽的運動員和教練員的反興奮劑教育工作。接受教育的人員數量令人鼓舞,共有7500多人。我們還與國際奧委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其他合作夥伴合作,由學校老師根據體育價值向小孩子們講授反興奮劑課程。所以,運動員最早了解反興奮劑並不是來自檢測,而是來自學校教育。

7月23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副主席楊揚在新聞發布會上。新華社記者雒圓攝

  記者:這種教育不僅針對運動員,也針對他們的隨行人員——團隊中的工作人員。您能詳細説明一下嗎?

  楊揚:對于團隊隨行人員來説,了解體育的價值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亞洲,在亞洲文化中,運動員是在隨行人員的陪伴下成長起來的。這些隨行人員扮演了父母、教練的角色,他們還承擔著領隊和醫生的工作。因此,重要的是要教育那些對運動員有很大影響的人。如果他們了解體育的價值和公平競爭,那麼他們就會影響運動員並使運動員懷有成為真正的冠軍的信念。這是非常重要的。

  記者:我們現在東京,但幾個月之後就是北京冬奧會了,您對北京冬奧會有哪些期待?

  楊揚:我們的職責是保護運動員的權益,並且維護奧林匹克運動的清譽。

  班卡:我認為,屆時我們的角色也將像在東京一樣,要監督反興奮劑項目。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我期待著非常精彩的(北京冬奧會)比賽。

7月23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主席班卡來到新華社東京奧運會前方編輯部。新華社記者雒圓攝

  記者:還有一個問題,你們彼此怎麼看?

  班卡:這一點很重要。我必須坦承:我們的合作非常完美。我們都做過運動員,能夠互相理解。因此,我很樂意有這樣一位身為“兩金得主”的副主席。這是中國冬奧項目的首枚金牌。

  楊揚:哈哈,夠了。我們一直在一起工作。很遺憾,我們有一年半沒見面了。但我們在網上工作,我們有很多線上會議。正是因為運動員的背景,很容易理解對方。我們(彼此)不常見面。但這很容易理解,我們對運動有著同樣的激情,這很重要。

7月23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主席班卡(中)、副主席楊揚(右)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新華社記者雒圓攝

  記者:您曾經是短道速滑運動員,班卡主席是田徑運動員,這種經歷有助于你們保護幹凈的運動員。

  楊揚:絕對有幫助!

  班卡:互相攜手,其利斷金。


  出品人:劉剛、許基仁

  制片人:周傑

  監制:彭東

  記者:姬燁、商洋、吳書光、馬向菲

  攝像:肖正強、許楊、李光正、肖夢帆

  視頻編輯:肖正強、許楊、李光正、高尚

  文字編輯:王恒志、吳博文、吳俊寬

  新華社體育部、音視頻部聯合制作

  新華社東京奧運會報道團出品

【糾錯】 【責任編輯:馮粒 】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256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