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中文交往與海上絲路的歷史見證——訪文萊海事博物館
2018-11-18 12:20:3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斯裏巴加灣市11月18日電 通訊:中文交往與海上絲路的歷史見證——訪文萊海事博物館

  新華社記者王晨曦 薛飛

(國際·圖文互動)(2)中文交往與海上絲路的歷史見證——訪文萊海事博物館

  這是11月16日在文萊首都斯裏巴加灣市的海事博物館拍攝的來自中國的青花瓷。新華社發(王申攝)

  文萊古稱“浡泥”,自古便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早在中國西漢時期,兩國就通過這條海上紐帶互通有無。在文萊首都斯裏巴加灣市的海事博物館,珍藏著來自一艘古代沉船的遺物,它們正是中文兩國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進行交往的歷史見證。

  館藏資料顯示,文萊在1997年的一次油氣勘測中,在距海岸線32海裏處發現了這艘沉船,此後共發掘文物約1萬多件,其中九成是瓷器,還有琉璃、象牙飾品和銅制品等。“文萊最大規模的歷史發掘當屬這艘沉船。”文萊歷史學家卡裏姆博士向記者介紹説。

  有學者推測,這艘沉船大約是在15世紀後期至16世紀早期從中國或東南亞其他地區駛往文萊的商船,由于天氣或超載原因沉沒在文萊海域。如今,這艘沉船的復制品以及部分打撈起來的文物被陳列在海事博物館。盡管史上關于中文交往多有記載,但親眼看到這些展品,還是不禁令人感慨:幾百年前的海上絲路是何等繁盛。

  卡裏姆曾擔任文萊文化、青年和體育部博物館司司長、海事博物館館長。他對記者説,瓷器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來自中國的4500多件青花瓷,佔該船所載文物總量的三分之一。它們來自江西的景德鎮,器型以盤子居多,此外有碗、罐和茶杯。

(國際·圖文互動)(3)中文交往與海上絲路的歷史見證——訪文萊海事博物館

  這是11月16日在文萊首都斯裏巴加灣市的海事博物館拍攝的陶罐。新華社發(王申攝)

  盡管隔著陳列櫃的玻璃,記者還是可以看到青花瓷器上清晰的淡藍色花紋。花鳥蟲魚,栩栩如生。多數表面覆有海底生物的痕跡,但也有一些瓷器的表面光潔如新,猶如時光穿越。

  “這些瓷器都是從景德鎮運到泉州,再轉海船經由海上絲綢之路運往東南亞各地包括文萊。中國宋朝時期的泉州判院蒲公終老于文萊,現已在文萊發現了他的墓碑。由此説明,文中之間的往來歷史悠久。”卡裏姆介紹説。

  除了景德鎮青花瓷,沉船中還發現了182件景德鎮白釉瓷、926件出自浙江龍泉窯的青瓷。這些中國瓷器和佔文物總量39%的泰國瓷器、少量越南瓷器和其他飾品、金屬制品,顯示出當時海上絲路的主要商品類別。

  陳列櫃中有幾個形狀奇特的青花瓷器,外形全然不同于傳統中國瓷器。卡裏姆説,那是景德鎮根據馬來民族傳統盛水器皿定制的瓷器,這進而説明,明朝時期兩國間貿易和人文往來就已頗具規模。

  海事博物館所在的地區名叫哥打巴都,是文萊古都所在地。卡裏姆帶著記者走到室外,手指館外的文萊河説,當河水退潮時,河道裏破碎的瓷片閃閃發光。當時,哥打巴都意為“石頭城”,沿河建有碼頭,大批船只來往于中國和文萊,並在這裏中轉,駛往東南亞其他地區。“沉沒在海裏的肯定不止這一艘船,只是尚未發現而已。”

  卡裏姆告訴記者,在當時的都城,不少人都使用中國瓷器,至今人們在土裏仍可找到瓷器碎片。記者跟著他來到博物館背後的山丘,在林間小道上用腳撥開落葉,果然隨意幾下就撥出一塊青花瓷碎片。

  明成祖年間,浡泥國王麻那惹加那向往中華文明,率隊隨鄭和航海船隊訪華,不幸病故于南京。“明朝皇帝派專人送國王之子回到文萊即位,並帶回一塊石碑,這段歷史文萊人很熟悉。據説這塊石碑就埋藏在這座山丘上。”卡裏姆指著腳下,沉浸在對歷史的回憶中。

  站在山丘上遠眺文萊河的出海口,再往遠處,便是煙波浩渺的南中國海,它見證了古代海上絲路的繁忙與中文友好交往的歷史。而今,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中文經貿和人文交流日漸升溫,將為兩國人民帶來更多福祉。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故宮養心殿寶匣裏藏著啥寶貝?
故宮養心殿寶匣裏藏著啥寶貝?
生態好 景色美
生態好 景色美
候鳥來的季節
候鳥來的季節
“柏林聖誕花園”燈光秀開幕
“柏林聖誕花園”燈光秀開幕

01002003038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7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