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培勇:新階段、新理念、新格局“新”在何處?

發表于:2021-10-21 09:35:55

  

這是5月26日在海南洋浦經濟開發區拍攝的洋浦國際集裝箱碼頭(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蒲曉旭 攝

  在當下的中國,只要稍加靜心觀察,就會發現,有頗多冠之以“新”的表述環繞著我們。也可以説,我們正處于多方面“新”的包圍之中。

  比如,今天的會議主題是“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同這一主題高度關聯的還有,“人類文明新形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除此之外,便是更多的以“新”打頭的詞匯。諸如新矛盾、新變化、新挑戰、新形勢、新特徵、新要求、新發展、新機遇,如此等等。

  當然,這其中使用頻率最高也是最基本、最深沉、最具標識意義的“新”,是所謂“三新”——新階段、新理念、新格局。搞懂“三新”,從學理上將“新”在何處、“新”從何來説清楚、講明白,對于我們走好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新的“趕考”之路,對于我們向世界講好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的故事,無疑十分重要。

  在中文語境下,舉凡“新”,從來都是相對于“舊”而言的,都是要以“既往”為參照係的,也都是在同“既往”的比較分析中來歸結不同于“既往”的顯著特徵和係統性差異的。因而,需要找準作為“既往”、可作比較分析的參照係。我們首先要回答的問題是,“三新”與“既往”之間的時間分界線在哪裏?

  我們深知,新發展階段就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之後,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的階段。注意到新時代指的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首次提出的新發展階段,肯定始自2021年而非2012年。明確這個時間分界線,對于理解和把握“三新”之“新”,實在重要。這是因為:

  其一,只有以2021年為時間分界線,才能將新發展階段區別于既往的顯著特徵和係統性差異説清楚、講明白。比如,有別于既往,新發展階段的發展目標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而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是站在新的更高起點上所確定的新的更高目標;亦有別于既往,我們面臨的發展環境發生了深刻復雜變化,不穩定性不確定性顯著增加;還有別于既往,新發展階段雖仍處于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把握機遇和識別風險挑戰的難度明顯加大。

  其二,只有以2021年為時間分界線,才能將新發展階段為什麼必須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的道理説清楚、講明白。比如,盡管關于新發展理念的內容表述未變,但有別于既往,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必須堅持三個維度——從根本宗旨把握、從問題導向把握、從憂患意識把握;亦有別于既往,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的目標必須從“四更”擴展為“五更”——在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基礎上添加“更為安全”,從而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還有別于既往,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的行動不僅要與時俱進,而且要更加精準務實,確保落實落細。

  其三,只有以2021年為時間分界線,才能將新發展階段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説清楚、講明白。比如,有別于既往,新發展階段“構建新發展格局最本質的特徵是實現高水平的自立自強”,絕非局限于經濟視域、止步于國民經濟循環層面的“暢通”。必須跳出就經濟論構建新發展格局、就暢通論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思維局限,從全局高度準確把握和積極推進構建新發展格局,將主攻方向放在實現發展和安全的動態平衡上;亦有別于既往,新發展階段構建新發展格局是一項事關全局的係統性、深層次變革,絕非局限于經濟視域、止步于宏觀調控層面的對衝性操作。必須跳出就經濟論構建新發展格局、就宏觀調控論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思維局限,著眼于對我國發展全局進行重大戰略調整。

  接踵而來的另一個問題是:如果説新發展階段明確了我國發展的歷史方位,貫徹新發展理念明確了我國現代化建設的指導原則,構建新發展格局明確了我國經濟現代化的路徑選擇,那麼,從不同維度分別明確的這“三新”之“新”,其間有無內在聯係?如果有,那又是什麼?

  應當説,在明晰了“三新”與“既往”之間的時間分界線之後,再來回答這一問題,便不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首先,新發展階段之“新”,既然新在發展目標、新在發展環境、新在機遇和挑戰所發生的新的變化上,那麼,無論是“高處不勝寒”的新的發展目標,還是不穩定性不確定性顯著增加的新的發展環境,抑或是把握機遇和識別風險挑戰難度的明顯加大,其間所折射的一個基本事實就在于,在進入新發展階段的中國,安全的分量加大,安全的意義凸顯,要統籌好發展和安全兩件大事。

  這啟示我們,站在統籌發展和安全的高度,深刻認識新發展階段我國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環境的復雜性和嚴峻性、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以及危中有機、化危為機的可能性,及時防范和化解影響我國現代化進程的各種風險,築牢國家安全屏障,確保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不被遲滯甚至中斷,係準確把握新發展階段、深入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必須跨越的一個重要關口。

  第二,新發展理念之“新”,既然新在必須完整、準確、全面加以貫徹上,那麼,無論是從根本宗旨、問題導向、憂患意識把握新發展理念,還是從由“四更”到“五更”的目標擴展上實踐新發展理念,抑或是從與時俱進、更加精準務實的行動落實落細新發展理念,其間所蘊含的一個深刻道理就在于,在進入新發展階段的中國,發展和安全同等重要,要將發展和安全一起謀劃、一起部署。

  這告誡我們,站在統籌發展和安全的高度,密切關注來自國內外的各種風險挑戰,凡事從最壞處準備,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在謀劃發展的同時精心謀劃好安全,努力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係準確把握新發展階段、深入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一條必由之路。

  第三,新發展格局之“新”,既然新在大不相同于既往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上,那麼,無論是以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的立場來歸結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最本質特徵,還是從事關全局的係統性、深層次變革來把握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實質內容,其間所傳遞的一個重要信息就在于,構建新發展格局是奔著統籌發展和安全而去的。其表現在暢通國民經濟循環的現象上,核心要義則存在于統籌發展和安全的戰略考量之中。

  這警醒我們,站在統籌發展和安全的高度,明晰發展和安全之間的辯證統一關係,把安全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在發展中更多考慮安全因素,將統籌發展和安全貫穿于構建新發展格局全過程和各領域,努力實現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安全的良性互動,係準確把握新發展階段、深入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出發點和落腳點。

  説到這裏,可以十分明確地認定,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新發展格局絕非簡單的詞匯拼接,而是一個彼此依存、互為條件的統一體。深藏其間的一條主線,就是統籌發展和安全。由從統籌發展和安全把握新發展階段新變化到從統籌發展和安全把握新發展理念新要求,再到從統籌發展和安全把握新發展格局核心要義,這一完整的邏輯鏈條深刻揭示了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新發展格局三者之間的內在統一性。換言之,存在于“三新”之中的最基本、最深沉、最關鍵的“新”,就在于統籌發展和安全。

  引申一步説,只有從統籌發展和安全的高度準確把握並不斷提高進入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政治能力、戰略眼光、專業水平,加強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謀劃、戰略性布局、整體性推進,才能抓住要害、踩在點上、落到實處,不走偏變樣,從而實現發展質量、結構、規模、速度、效益、安全相統一,以中國的新發展為世界提供新機遇。

  作為結語,我想特別指出的最後一點是,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的核心和靈魂,就在于一個“新”字。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新的“趕考”之路的核心和靈魂,也在于一個“新”字。可以説,“新”是關鍵點,“新”是要害處,“新”是理解和把握“三新”、理解和把握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理解和把握中國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總樞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