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雲來:發展綠色金融有助于“碳中和”目標實現

發表于:2021-10-20 10:23:26

2021年10月15日上午,金融專業人士朱雲來應邀出席“2021年亞太金融論壇”並發言。朱雲來認為,碳排放問題應認真對待,形成共識,科學有效地把握平穩、逐漸改進和新舊轉換的過程。綠色金融有助于係統建立新的能源體係。

主持人:碳中和目標的實現對中國經濟會産生什麼影響?我國在實現碳中和過程中應該關注哪些相關的宏觀經濟與金融風險?

朱雲來:我想碳中和目標,可以説更多是經濟之外的一個自然環境問題,科學界越來越意識到人類活動對這個環境的影響和衝擊,我們不得不改變過去歷史形成的一些做法。比如説能耗的不斷增長、排放的持續增加。我們要改變這些做法,才能夠保證未來的發展,經濟發展甚至整個社會和人類的生存安全,否則有可能造成我們地球環境的極大改變,比方説各種災害性天氣頻發,暴雨、熱浪、幹旱、山火等等。

關于調整過程中的風險問題,這種巨大的改變可能會暫時影響我們生産和生活的正常進行,所以我們要科學有效地把握一個平穩、逐漸改進和新舊轉換的過程。

另外,我有兩張圖跟大家分享一下,也是和這個題目相關的。這張圖上面藍線是對我們環境長期的一個觀測,二氧化碳濃度水平。在夏威夷的莫納羅亞島,從1958年開始有持續性的觀測,在此之前通過南極冰雪的資料,可以一直追溯到1850年(285PPM)。很有意思1851年全世界第一次工業博覽會在倫敦召開,也是一個工業時代到來的標志。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工業革命,現在可以看到二氧化碳水平已經達到417PPM。底下這條紅線,是我們自工業革命以來的全球碳排放,可以看出明顯增速加快。

下面這張圖中,紅線代表碳排放數據,它好像一個水龍頭不斷往水池裏放水。上一張圖中二氧化碳含量的觀測數據是這張圖中水池的水面高度,每年水平面的增高是這一年新增的碳排放導致的,可以看到排放規模(紅線)很大。底下的藍線是總體水平每年新增加的部分。

圖中可以看出,雖然“水”放了這麼多,但是水池裏的水面增長沒有達到百分之百,有一部分是被環境吸收掉了,這在科學上叫“匯”,準確講是凈碳匯。自然界,比如森林有能力吸收一些碳,所以碳濃度沒有增加那麼多。總而言之,碳濃度是有一個係統性的增長,可以看到從1945年二戰結束以後一直在增長。根據我們氣候科學的計算機模擬,如果碳增加了一倍,我們的環境溫度可能會改變三度。而這三度可能對氣候係統來説是非常致命的災難,會隨之産生一係列嚴峻惡劣的天氣狀況。這是一個比較確定的科學計算模擬結果,因此我們必須要認真對待碳排放的問題、世界和地球的安全問題。應該認真去思考和保護地球,也需要全世界形成共識,對碳中和的問題有一個共同協調的行動。

主持人:過去幾年我國綠色金融在逐漸主流化過程中有哪些積極的變化?請談談您的切身感受。

朱雲來:綠色金融發展也需要一個係統的方法、係統的標準。它既然是一個金融問題,就要對經濟活動和碳排放活動等有一個係統化的觀測和數量化的基礎。另外,作為金融機構、投資機構,他們也需要投資有回報,也需要了解這個投資的理念和框架到底是什麼。根據過去的能源價格,我們計算了相應的全球能源的實際(基礎)碳價格是多少。在2019年的時候是83美元/噸,大約是每噸碳排放500元人民幣。歐洲一直在不斷地推碳排放配額,碳交易的價格體係機制,相當于在基礎碳價格之上加了一個溢價。但是2008-2017年左右,歐洲經濟不好,加價就變得很低,2018年以來又恢復了一點,現在是60歐元。從總體係統來看,加的價可能還不太夠,我們看上面的紅線是排放的增長,看得出來它的增長還很快。所謂碳的交易加價實際上是在加一個成本,是希望通過提高傳統能源的成本,來減少對傳統能源的消耗,實際上是一個負向激勵。包括主持人剛才提到的新能源,就是希望係統建立一個新的能源體係,取代過去的能源體係,它需要有一個投資。綠色金融實際上能夠有所助益。如果傳統能源價格不提高,大家就更願意用傳統能源,新的能源發展反而就沒有機會了,應該是這麼一個邏輯。

跟前面講到的問題一樣,缺乏係統的數據,就很難做判斷,沒有這樣的判斷,這個綠色金融也就無法很好地發展。所以我覺得係統化數據確實很有必要。現在綠色金融還處在一個剛剛發展起來的階段,總體來説規模還很小,需要繼續試驗、完善。

主持人:我們碳排放交易市場從7月16日上線到現在正好3個月,總體來看全國碳市場尚處于一個起步階段,我國的碳市場與成熟的碳市場相比還有哪些差距?從金融角度來講,在進一步提升碳市場活力方面有哪些建議?

朱雲來:因為這是一個剛剛開始的市場,嘗試、試驗還是必要的,大家去做了才會更清楚。若是希望係統地擴大交易規模,還是需要前面講過的標準、原因、數據體係。這種交易如何才能達到促進經濟發展的目的?有一個長遠的基本目標,才有交易的意義,只有交易的意義更清楚,才能夠幫助社會實現新舊能源的轉換過渡。我們面臨的問題是,一方面立即扔掉或是停止使用傳統的能源也不現實,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長期不改變,甚至是變本加厲,越燒越多,好像也不是一個可行的路子。那麼怎麼能夠盡量通過市場的方法,平穩地過渡,逐漸地改變對過去這種碳類能源的依賴,變成使用其他新的類型能源,避免影響地球環境的排放污染,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總之,最重要的還是把綠色金融的邏輯弄清楚、數字弄清楚、機制弄清楚,這些問題清楚了,就能把這個事情做得比較好。最終目標還是怎麼才能幫助經濟平穩轉型。(編輯:張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