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浙江溫嶺非遺傳人李華標:守大漆之美 癡千年之畫
2020-09-02 09:01:48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浙江溫嶺非遺傳人李華標:守大漆之美癡千年之畫

李華標創作油漆畫 江文輝 攝

  方板上,一桿畫筆沾漆,若勾芡之羹湯,或流絲,或黏毛。若勻拌之草糊,或飛濺,或起波……這是浙江臺州溫嶺“60後”非遺傳承人李華標所作的油漆畫《春江水暖鴨先知》所帶給觀者的藝術美感。

  漆畫作為溫嶺民間一項手工技藝,可謂是家喻戶曉、婚嫁剛需之物,也是成全“規矩”、圖吉必備之禮,或以山水人物寓風調雨順,或以花鳥蟲魚意子孫滿堂。

李華標與油漆畫 江文輝 攝

  圖生計,跟班遇知音

  談及與漆畫結緣,李華標告訴記者,“小的時候,我常常看見漆匠到公社大隊作畫,那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畫作時不時出現在夢中。”由于家境貧寒,讀不起書的他便常常在櫥櫃等家具面前“消磨”時光,有時一站就是半天光景。

  彼時,沒有錢買筆,李華標就用家門口的莄竹桿子替代。沒有方板作基,就拿菜園子的空地替代。沒有油漆顏料,就接天露水混野草漿替代……總之,通過想象,反復練筆、磨工。

  到十一二歲時,李華標已經能畫得一手好畫。無師自通的他,也逐漸為業內行家裏手熟知,常常被邀請做幫工,給漆匠們打下手。他説,每次跟著漆匠出門都能包頓飯,那時甭提有多少開心了。

  16歲時,李華標遇到了人生第一位導師梁明德。“當時我年齡最小,梁明德有意讓我跟隨他。”李華標説,在梁明德的指導下,他逐漸向漆畫靠攏。由于有美術功底在,他學習起來得心應手、日益精進,僅一年工夫就出師了。

  此後,李華標又拜箬橫鎮油漆畫第二代傳人、同村老漆匠江方南為師。“李華標很有天賦,人家學四五年的技藝,他兩年就夠了,還學到純漆作畫的多項絕技。”江方南的兒子江妙法説。

  就這樣,1981年,年僅19歲的李華標成了箬橫鎮油漆畫的第三代傳人。

李華標創作的油漆畫《春江水暖鴨先知》 江文輝 攝

  壯志酬,只身闖南北

  為了讓自己更加出彩,出師後的李華標在箬橫街開油漆店。他説,“這好比是武俠小説裏的人劍合一,我也要做到人漆合一。”由于當時正值改革開放初期,憑借高超的業務水平,他的小門店生意蒸蒸日上,名氣甚至傳播到了上海。

  當時,有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七零三廠(後稱“上海飛機制造廠”)的工程師準備為廠區內的會議室、客廳等添置美術類裝飾作品。

  “可能是常見的國畫太多了,他們想選擇特殊的藝術表達形式,就找到了我。”李華標回憶道,機遇從天而降,在與師父及家人商量後,他決定只身到上海闖一闖。

  在與工廠方面接洽後,李華標考慮到普通的油漆畫有損形象,決定用油漆畫中的高端手法“鏟花”來表達。“這個想法是好,但我僅僅嘗試過,沒有成功過。”

  為解困境,李華標把自己獨自關在房間內,整日對著一罐罐油漆,心想最初時為畫一幅油漆畫,要耗費半年時光,但也成功了。“我就不相信沒有邁不過去的坎。”

  李華標把這次機遇當成是人生壯志酬關鍵節點,開始對油漆的成分逐一剖析,從稀釋度、漆氣蒸發速率著手,再感受拉絲、勾筆、疊色、磨邊,最後考量光感、質地、漆化反應等。一路下來,尚未下筆,就費去了半個月時間。

  “當時有不少人懷疑我是打醬油,徒有虛名的。但也有人跑到我跟前,向我學習其中妙法。”李華標説,為了成功畫好油漆鏟花畫,他還奔赴上海的大街小巷,拜訪數十位油漆行家、美術名家。

  在他的努力下,6幅作品僅用3個月就完成了。由于畫工精湛,得到了上海美術界十多位美術家的青睞。此後,李華標又遊學了杭州、寧波、溫州等地,拜訪了諸多的民間漆匠,並把所學的本領帶回老家,與同行漆匠們交流座談,還組成了油漆班,走街串巷,為有需之人作畫。

《春江水暖鴨先知》 江文輝 攝

  創研路,單騎傳非遺

  20世紀90年代以來,由于時代觀念的轉變及家具行業的發展,油漆畫逐漸沒落。伴隨老一輩漆匠相繼辭世,這一美術工藝在溫嶺箬橫及其周邊陷入傳承困境。

  “我現在就好比一匹馬,獨自硬撐著,但我是不會放棄的。”李華標説,油漆畫之所以沒落,與其不與時俱進有很大關係。

  于是,他開始獨自鑽研。“普通的油漆畫一般漆工都會的,就是單色線描法,作為普通人家吉祥畫登堂入室。”李華標説,但真正的漆畫基于線描法,加上不同油漆重疊而成。在整體創作中,它與美術顏料相比,自身局限性很強,譬如油漆粘性、稀化和風幹易皺等。

  如何規避這些問題,不像普通油漆這般厚重,就成了關鍵難題。

  “我照著前輩留下的技藝筆記,從版面、油漆、扁筆等著手,一道道一關關的突破,‘癡’了近十年時間,終于達到了油漆畫煙火繪畫的最高境界。”李華標説。

  此外,李華標還在油漆畫藝術門類上不斷研究,逐漸將畫作予以加減乘除,不光實現其與油墨畫、國畫同等藝術視感,還以三維立體感而遠超之,形成別具一格的多彩油漆畫。

  李華標從事油漆畫數十年,但最快的一幅作品也需用半個月時間才能完成。無疑,這也讓這項藝術門類的門檻提增了不少。

  李華標的徒弟江敏偉介紹,“從接觸油漆畫時,我一開始就想做師父的多彩油漆畫,但一次嘗試一次失敗,很容易磨滅學習的興趣。學油漆畫好比是走單騎,要耐得住寂寞,扛得起失敗,不然這項非遺真要消失了。”

  如今,在李華標的指點下,江敏偉的油漆畫進步迅速。隨著一代代漆畫人的共同努力下,千年油漆畫將繼續綻放異彩。(范宇斌 江文輝)

【糾錯】 責任編輯: 常寧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4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