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藝術賞析丨宋代小品畫:小景花鳥畫
2020-08-04 09:25:15 來源: 美術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文/劉建軒

    “小景畫”既是宋代花鳥小品的一種繪畫題材,也是一種構圖方式”。“小景”一詞始見于北宋郭若虛的《圖畫見聞志》,其中有兩處關于“小景”的記載。一則是在“山水門”中所載:“高克明,京師人,仁宗朝為翰林待詔。工畫山水,採擷諸家之美,參成一藝之精。團扇臥屏,尤長小景。但矜其巧密,殊乏飄逸之妙。”二則是在“花鳥門”中所載:“建陽僧惠崇,工畫鵝、雁、鷺鷥,尤工小景。善為寒汀遠渚,蕭灑虛曠之象,人所難到也。”由此可見彼時“小景”並不是特指山水或花鳥,從語境上判斷應該屬于對一種繪畫類型的描述。由于這種界定上的模糊性也令小景花鳥畫常常呈現出一種介于山水畫與花鳥畫之間的形態。從花鳥畫的角度來看,“小景畫”的取景視野更為開闊。筆者在此選擇了四幅典型的宋代小景花鳥畫加以賞析,以期讀者對此有一個大致的了解。

宋 佚名 松澗山禽圖 絹本設色 25.3×25.3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松澗山禽圖》,絹本,25.3×25.3cm,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本畫無款,從繪畫風格上看屬于典型的南宋作品。這是一幅非常明顯介于花鳥畫與山水畫之間的畫作,與常見的折枝花卉相比,此類作品視角更為開闊,畫面中所表現的景物更為豐富。由于此畫中的飛禽描繪較為詳盡,因此可將其歸為花鳥畫。畫中描繪了四只灰喜鵲在山澗徘徊停棲的情景。喜鵲寓意吉祥,宋人非常喜歡以“四喜圖”為題材進行創作。此圖畫法精湛,筆墨清健,渲染淡雅,與李唐早期風貌相近,是難得的小品佳作。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明四家之一的仇英曾臨摹過此畫,並流傳至今。兩相比較,仇英臨本幾可亂真,足見其用功之深。

宋 馬遠 梅石溪鳧圖 絹本設色 26.7×28.6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梅石溪鳧圖》,絹本,26.7×28.6cm,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本畫為馬遠所作,畫中左下角的石璧上題有其名款。馬遠,南宋宮廷畫家,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歷任光宗、寧宗兩朝畫院待詔。馬遠生于繪畫世家,幼承家學,諸體皆善,山水尤精,構圖多取邊角之景,故有“馬一角”之稱。馬遠的繪畫風格對南宋繪畫影響巨大,後世將他與李唐、劉松年、夏圭並稱“南宋四大家”。《梅石溪鳧圖》中描繪了林下水邊一群野鴨嬉戲遊曳的情景。作品中邊角式的構圖、樹石遒勁的用筆都是馬遠經典的繪畫語言。此畫雖為小景,但所表現的意境卻十分悠遠,是宋人小品畫中不可多得的佳作。

宋 佚名 寒塘鳧侶圖 絹本設色 16.6×20.8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寒塘鳧侶圖》,絹本,16.6×20.8cm,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本畫無款,從其風格判斷應屬南宋早期畫院作品。本幅《寒塘鳧侶圖》描繪了江南冬日之景,構圖及畫法都非常高明,狹小的尺幅上卻表現了一幅中景畫面。作者將池塘中遊曳的野鴨畫得比實際略大一些,這樣做既明確了主體,同時可以描繪得更加充分,從而使整幅畫看上去十分精致。此畫無論是主題還是畫法都有遠紹惠崇之意,可視其為北宋畫風的延續。

宋 張茂 雙鴛鴦圖 絹本設色 24.4×18.3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雙鴛鴦圖》 ,絹本,24.4×18.3cm,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本畫左下角署有“張茂”二字名款。張茂,南宋宮廷畫家,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宋光宗時曾入畫院供職。工山水花鳥,尤善小景,畫風精巧細致。《雙鴛鴦圖》描繪了冬日江上鴛鴦在蘆葦中遊曳的情景。此畫尺幅雖小卻具尋丈之勢,景物描繪簡略以構圖勝。畫中用大面積的留白來表現遼闊的江面,不著一筆便讓人感受到冬天寒冷的氣息。

【糾錯】 責任編輯: 譚雪莉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6304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