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畫家朱春林《庚子日記》精選:用畫筆繪制眾生素樸的生命本色(二)
2020-03-30 11:04: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油畫院副院長、著名油畫家朱春林在抗擊疫情期間所畫係列油畫作品《庚子日記》,經由新華網書畫頻道推出第一期後,得到社會各界廣泛的好評。這組作品雖只記錄了藝術家日常生活與點滴心得,卻非常溫暖人心,繪制出疫情期間蕓蕓眾生素樸的生命本色,帶給每一個家庭健康平安的祝福。

  而今,大江南北已是“春山暖日和風”,再看畫家朱春林筆下也是“窗外綠意朦朧,窗內陽光慵懶,窗裏窗外皆是春色。”畫家一日又一日在畫布上工作,平靜而執著地用畫筆記錄下自己在疫情期間的真實生命狀態,任由窗外“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他也要用繪畫留住美好的春天,他堅信“無論這個冬天多麼難熬,春天還是如期而至。”(文/袁思陶)

  庚子日記 二月初十

  海之花

  畫面中白色主體是多年前在海濱買的一塊珊瑚礁石,搭配一塊朋友送的日本鑄鐵藍鯨鎮紙,旁邊水晶花朵曾經不小心摔斷了,好在粘上並不影響形態。在畫腦花般的珊瑚石過程中浮想連翩: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在宇宙中不過是個小水珠,卻在不斷領受難以想象的恩澤,而我們仍然不斷毀壞踐踏。長此以往,我們將何去何從?——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一

  驚慌的貔貅

  前年深秋帶學生寫生,安徽桐陵一畫友隨行,送我一銅陵特産紅銅鎮紙,上有回首造型奇特之貔貅。貔貅兇猛威武,寓意豐富,除了開運、辟邪的功效之外,還負責巡視工作,阻止妖魔鬼怪、瘟疫疾病擾亂天下。

  今庚子大疫,貔貅也恐難應對,有天使助力,望早得解藥,天下太平。——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二

  花語

  春漸暖,微雨眾卉新,盡顯芳華

  昨日花容未落,再添新枝

  夢已醒,花語纏綿

  (今日驚蟄,按常理瘟疫衰于驚蟄。)——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三

  第一步

  畫中主體是女兒收集的卡通形象,女兒從小喜歡日本動漫,怕影響學習我曾試圖阻止她。如今女兒遠在他鄉,在疫情肆虐全球的特殊時期希望遠方的女兒、家人平安。

  梵高當年在法國南部割了耳朵後住進聖雷米修道院療養,在這裏以自己的方式臨摹米勒作品《第一步》,今以此圖為背景作此畫,感恩天下所有的父母,也希望飄泊遠方的遊子,無論你今天如何,不忘記父母是最牽挂你的人。

  想到自己幼年牙牙學語時因為父親的陪伴無意中啟蒙了我繪畫的興趣,父親並不會畫畫,當時只是為了哄我開心,不曾想卻是我走入繪畫的第一步。——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四

  光陰的故事

  我猜所有的女人都有類似的百寶箱,裏面珍藏著很多與自己的記憶相關的東西,未必都是貴重物品。也許是親人留下的遺物,也許是某次旅行的記念品,也許是初戀的情書……總之一定有很多難忘的故事。不知今年庚子之春又會留下多少故事可以珍藏,或許並不美好。

  明天是女人節,這個時代敢説真話的往往是女人,提前祝女同胞快樂!願女人多一些母性的溫存,也願男人多一些君子之風。——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五

  荊冠

  今天是女人節,本想畫束鮮花應景,早晨醒來看見天氣昏暗陰沉,霧霾鎖城,頓時失了心情。冷眼看見角落中幾年前在太行山寫生時帶回來的荊冠,就以此入畫吧。

  繪畫常以虛為實,以實為虛,虛實之間才有文章可做,雖畫荊冠卻更需這堆石頭的幫襯。在藏區常常看見路口、湖邊、山上有一些堆起來的石頭,藏族稱其為瑪尼石,用意是阻穢禳災、鎮邪祈福。

  我也想借此畫為眾人祈福!——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六

  他山之石

  石頭也有靈性,這是一塊金礦石和普通的觀賞石。其實平凡的生活中處處是金礦,物質的及非物質的,只待有心人慧眼發掘。

  隨著國際化進程,近代中國共享人類文明的成果。在文明互鑒、彼此尊重的國際環境中,國人當自省,不要陶醉在狹隘思維中。

  當今世界面臨著共同的問題,也是人類普遍的問題:人找不到生命的意義因而無所適從。

  我的想法很簡單:愛你周遭的一切,做好自己的事情,尊重他人,以開放的心接受不同的文化。——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七

  傷春

  此時南方已春暖花開,往常這個季節或許正在南方某個村落寫生,可今年只能繼續宅在家裏任花開花謝。——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八

  春波漾

  賞花觀物,時光靜靜流逝,忘了一切,回到最簡單樸素的狀態,靜下來,讓筆觸色彩隨心遊走,享受這份寂寞與孤獨。——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十九

  挽歌

  這座祥雲馬是三年前寫生時的額外收獲,造型簡練可愛,一直還沒畫過。有時我看上的東西並不在意是否是古董,只要喜歡放在畫室或許一直會釋放信息,慢慢滋養你,不知何時就會進入你的畫面。

  這幾天確診病例在不斷減少,疫情好轉似乎已經有盼頭,難熬的日子終會過去。而此時並不是慶功的時候,我只想借著祥雲馬獻上一首挽歌,為這場災難中獻上生命的醫生、護士以及因病逝去的每一個生命。——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二十

  塤與哨子

  近期哨音頻繁而尖銳,我想並非是簡單的情緒渲瀉,更多是期許和盼望。 ——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二十一

  從正月初二開始幾乎每天完成一幅,到今天的確累了,畫疲了,休整一下,春光明媚,好想出去放飛心情。——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廿二

  下午茶

  這段隔離的日子,對很多人恐怕是難得清閒的時光,不需要為各種無謂的事情消耗時間,可以沏杯綠茶,讀會兒閒書,發會兒呆。昨天收到朋友從福建寄來的枇杷,驚訝這麼早就已經熟了,很好吃。記得前年五一之後在江西朋友家承包的枇杷園中邊摘邊吃,同時還留下了一些創作素材。這段時間雖無法與朋友們見面,卻不時得到滿滿的溫暖,謝謝大家!——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廿三

  西望

  目前國內疫情基本控制了,可是全球性的蔓延已在所難免,特別是歐洲的形勢令人堪憂。這是關乎人類的命運和未來的一次重大考驗,希望人類共同渡過這場劫難。——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廿四

  鬱金香

  無論這個冬春多麼難熬,春天還是如期而至。——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廿五

  紫羅蘭

  春去春回,花開花謝,這兩天專注的沾花惹草,不負春光。——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廿六

  照妖鏡

  雖畫靜物,更像是畫風景。

  疫情暴發以來,改變了所有人的日常,焦慮、恐慌、逆行、擔當、犧牲、奉獻、正直、悲憫,多少人間故事一幕幕展現。

  在這悲情時刻,各類粉紅粉白也粉墨登場,喧鬧嘈雜,真假難辨。

  疫情是面照妖鏡,照出世態炎涼,人生百態。——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廿七

  時間的角落

  多年前在法國南部逛一家舊貨市場,買下這個小銅雕一直放在案頭做擺設。我不確定這是亞歷山大或者其他的哪位大神,不過無所謂,這只是西方文明史上的一種文化符號,它可以提醒我們該遵從的道路和真理。盡管時間已經將昔日的輝煌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我們仍然應當為人類共同創造的文明帶來的福祉心存感恩。文化的興盛乃是以民心所向、安居樂業為基礎,尊重歷史才能面對未來。——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二十八

  方舟計劃

  陶罐、薰衣草、海螺、石頭、種子,加上一個方舟玩具模型,這些看似無厘頭的東西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我想要的畫意。背景的明信片是我最喜歡的畫家之一,意大利文藝復興早期畫家弗蘭切斯卡的作品,原作存于佛羅倫薩烏菲齊美術館。

  現實有時更加無厘頭,這場瘟疫已經演變成全球性災難,劇情不斷翻轉,誰來拯救地球? ——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廿九

  玉蘭

  春光明媚,鄰家滿樹玉蘭花開得正旺,徵得鄰居同意,摘下兩枝入畫,特意選了一個有花形的釉罐當花瓶,它們可以在畫中作伴,有説不完的呢喃細語。——朱春林

  庚子日記 二月三十

  玉蘭之二

  當你在畫一幅畫時,不是畫一個具體的東西,不是畫幾朵花兒,不是畫一個花瓶,而是在畫一幅完整的形色關係。每一個色塊、每一根線條、每一個筆觸都應當構成一個相輔相成、渾然一體的整體關係,做好這點其實很難。——朱春林

  庚子日記 三月初一

  玉蘭之三

  窗外綠意朦朧,窗內陽光慵懶,窗裏窗外皆是春色。

  凡畫以氣韻生動為先,謝赫六法同樣適用于油畫,水墨與油畫只是材料工具的不同,審美與繪畫的原理基本相通。

  今日有事耽擱,行筆匆匆。——朱春林

  庚子日記 三月初二

  迎春

  已是仲春,早晨出門散步,路邊各種鮮花盛開,滿園春色。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此時,該用繪畫留住春天。

  王陽明曾經和學生談到山中之花: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心同歸于寂;

  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

  任何事物都會與心關連,若無動于衷,多美的風景便與你無關了。

  對畫家來説,更重要的是找到恰當的繪畫語言和形式將其表現出來。——朱春林

 

相關鏈接:

畫家朱春林《庚子日記》精選:用畫筆繪制眾生素樸的生命本色(一)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邢賀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75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