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言恭達:當代書法文化的思考
2019-12-11 09:40:5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文/言恭達

言恭達近照

  作者簡介:言恭達,清華大學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國家一級美術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第十一、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五、六屆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國家畫院院務委員,全國教育書畫協會副主席兼高等書法教育分會會長。

  編者按:此文選自“2019中國高等書法教育論壇”論文集,從當代中青年書家的藝術創作,綜合梳理書壇的基本態勢與特質、存在的“通病”與匡正的良方,從而對當今書法生態、時代創作審美之路以及弘揚中華美育精神進行全方面的闡述,從藝術哲學思辨中明確方向,完成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的時代任務。

  關鍵詞:批評 哲思 活化

一、創意與得失——當今書壇藝術創作之議

  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歷程,當今書壇出現了全面繁榮的景象,同樣也練就了一批批精英人才隊伍。他們是自信的、成熟的,也是砥礪奮進的!在中國書法史上,這無疑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今天書壇的中青年書家,他們幾經磨煉,已是當今書壇的主力。他們藝術創作精力充沛,審美思維活躍,融合取向豐裕,傳統筆墨扎實,形式創造新穎……廣闊的視野與多維的視角證實了他們在今天喧囂繁雜的書壇熱潮中是走向理想天地的探索者與實踐者。在一定意義上可以説,由于這代中青年書家的藝術實踐,讓今天的中國書壇更加豐富並充滿活力。當今書壇藝術創作概括起來,它呈現出四個特點:

  一是傳統回歸的呼喚。無論是帖學還是碑學或碑帖相融,中國書壇在近四十年來已逐步走向穩定與健康。多元取法,多彩統一,不管是二王書風,還是明清書風,簡牘書風等等都是對傳統的一種回歸。回歸傳統不是復制傳統。歷屆國展中好多作品已在傳統的基礎上呈現出個性化藝術語言符號的強烈風貌,彰顯了與時俱進的當代藝術探索的文化理念,這種正大氣象,正是當今生活美學中的主旋律。

  二是形式創變的合度。毋庸諱言,展覽時代需要書家作品展示形式的多樣化與豐富性。書家書寫形式、用材色彩等隨著社會的開放、審美理念的多元,書藝揮灑的空間藝術增添了平面構成的時尚色彩,這是今天大眾審美需求的必然。曾幾何時,由于社會快餐文化與時尚追逐的多層效應,新鮮刺激、五彩斑斕的“超現實”“古遺存”充塞了各類全國書展,似乎已成了展廳傳導空間中視覺效應調節的既定習俗……隨著時間的推移與專業藝術創作的深化,國展展覽作品已逐步走向單純與自然,回歸到漢字藝術自然書寫的本真。

  三是寫意詩性的強化。書藝情性的舒展、尚趣的尋求,個性化的創作、豪邁、激越、張揚、奔放……集中體現了當下書壇審美情愫的主流風格。同時,以書體傳承中的互補、借鑒、融通,逐步形成各類具備強烈個性意識的寫意風格。楷書融入行意;篆隸草化互借;草書(大草)結體通勢大開大合;行草書體互通遞變;行書取法向度拓展等等,這些有效的探索、理念的轉換與意趣的生發已成為今天中青年書法創作的顯著特色。

  四是人文內質的提升。一個可喜的現象是不少作者已遠遠超越了單一的書藝技法訓練,而進入了中華傳統詩文的深入研習中。各類展覽呈現的作者自作詩以及對古代書論的深入研究等現象,預示著書家修養的全面性。

  誠然,我們必須正視當代展覽作品中所呈現出的各種問題與傾向。這正是當前中國書法創作中的“通病”。簡要地説,我認為有以下四個方面必須注意:

  其一,輕視筆法。歷代書論對用筆用墨均有嚴密高標的要求。作為書法藝術內形式的筆法,更是重中之重。全國各類展覽中有些作品重形式,輕內涵;重趣味,輕線質。筆法粗率隨意,筆陣混雜。例如:篆隸結字失調,通借不當。按劉熙載《藝概·書概》中所示:逆入、澀行、緊收是行筆之要。書寫篆隸,往往忽視“澀”字,順筆拖刷,更談不上裹鋒使轉,逆勢澀進了。大草在于使轉合度、虛實相宜。不懂用筆,往往使轉因隨性開合,致使空間布局誇張中線質浮薄而飄忽,虛實失當。將大小草筆法混同,提按筆法在非自覺狀態下失之迷途。歐陽詢《用筆論》“夫用筆之體會,須鉤粘才把,緩紲徐收,梯不虛發,斫必有由。徘徊俯仰,容與風流。”董其昌《畫禪室隨筆》“發筆處,便要提得起筆,不使其自偃……不可信筆,則一轉一束處,皆有主宰。轉、束二字,書家妙訣也。今人只是筆作主,未嘗運筆。”劉熙載《藝概·書概》“書家于提按兩字,有相合而無相離。故用筆重處正須飛提,用筆輕處正須實按,始能免墮、飄二病。”古人這些經典書論,對今天的書法藝術創作將是何等重要啊!我們可以看到展覽中,有些草書作品猛一看滿紙雲煙、意態爛漫,細琢磨筆法混雜,甚至連筆都未提起,順勢平拖揮灑。另外,行書筆法中的“絞轉”,筆尖與筆鋒使用不同,以寫小字的筆法隨性寫大字,以寫小字的線質替代大字的線性,此現象在不少作品中較突出。應該説書法藝術需要形式,講究氣勢,但它同樣是建立在線性內質的基礎上。

  其二,用墨單一。古雲,“書法唯風韻難及”,其關鍵在于筆墨的豐富性、多變性。當下書法,用墨失察者居多,尤其篆隸創作,普遍用墨太實,甚至通篇不見墨法變化。“黑處見力量,白處欠工夫”這是黃賓虹先生在林散之32歲第一次見面時的批評語。用墨之法,濃、淡、潤、渴、白,其要領是“帶燥方潤,將濃遂枯”(孫過庭《書譜》),以燥中見潤,濃中顯勁,于筆法中力現墨彩與墨調,增強書法的藝術表現力。濃欲其活,淡欲其華,潤可取妍,渴能取險,白知守黑。當下書壇好多書家的理念還未從清代碑學的藩籬中衝破出來,承繼清代“烏、方、光”的用墨習慣,不善于也不敢用渴墨。“燥鋒、即渴筆。書家雙管有枯筆二字,判然不同。渴則不潤,枯則死矣。”(梁同書《頻羅庵論書》)渴墨之法,妙在用水。“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渴筆用墨較少,澀筆逆行,蒼健雄勁,寫出點畫中落出的道道白絲。在渴墨的應用中,常常離不開澀筆。澀筆,衄錯艱澀,行中有留。蔡邕《九勢》中説,“澀勢,在于緊駃戰行之法。”古人有“如撐上水船,用盡力氣,仍在原處”。林散之先生在《談藝》中説得好——“懷素能于無墨求筆,在枯筆中寫出潤來,筋骨血肉就在其中了。”“碑要看空白處”“亂中求幹凈,黑白要分明”。又説:“臨《書譜》要化剛為柔,最難是要寫出蟲蛀紋來,筆畫象蟲蛀過一樣。”蒼中藏秀,乃是真蒼。我們今天的時代,既不是在清代,也不是在唐代。我以為今天是個寫意的時代,造虛的時代。莊子的“虛”“靜”“明”,老子的“致虛極,守靜篤”在今天同樣要求我們認識到:好作品必須重虛處,而不是在實處。

  其三,氣格下降。書法以書卷氣為最。古人常以“書畫,當觀韻”“書家貴在得筆意”告誡後人。“氣韻生動”是謝赫“六法”之首。北宋郭若虛評論“六法精論,萬古不易”。氣與韻始終是中國書法藝術的哲學思辨,是書法創作本體的主旋律。當下問題是將氣韻與形式對立,注重點畫技巧,忽視氣息流韻。或形式誇張過度,或太過于追求筆墨的淺薄趣味而使藝術境界降格。我們可以看到,在各類展覽中有不少作品重張揚,失純凈,一味追求個性風格而忽視了作品的藝術品格。以致書格熟俗,氣象平弱。趙宦光在《寒山帚談》中評論“文章以體制為格,音響為調;文字以體法為格,鋒勢為調。格不古則時俗,調不韻則獷野。”這正證明凡文學藝術均以氣格為最重要。“古質今文也,世賤質而貴文。文則易俗,合于情深。質者如經,文者如緯。若鍾、張為枝幹,二王為華葉,美則美矣……”(張懷瓘《六體書論》)筆墨技巧根植于主觀情思。筆墨本是寫人的胸襟,雖出于手,實根于心。古人有評論“……鄙吝滿懷,安得超逸之致,矜情未釋,何來衝穆之神?”故“心醇”才能“筆和”,“識到”才能“筆辣”。

  其四,創變浮淺。“通變”是中國書法發展的基本規律。今天書法的生存意義已從實用價值轉為藝術功能。書法原有的“日常書寫”已變成“藝術欣賞”。因此,今天的書法應立足于藝文性,不僅僅是線性圖式,更是人文精神的訴求。我們提倡“自然書寫性”是指按照藝術規律與學理、審美要素與法則,會通並暢達地表現高度的藝術性。以林散之先生為例,他在《自敘》中陳述,他的草書“以二王為衣缽,懷素為宗,王覺斯為友,祝希哲、董香光為賓”。我們可以看到林老到晚年創作進入了化境。欣賞他九十歲時的草書作品,呈現出化長為短,化熟為生,化圓為方,化連為斷,化繁為簡,化實為虛的景象。由此可見,書法的時代創變是極不容易的,它不是單一的形式變化,更是內質的轉換,氣格的升揚。現在展覽中有的作品片面炫技,學古浮面,取法淺薄,“創新”只是表面的視覺效果。從字法到布白,只求個性風格的凸現,現代意識的張揚,形制誇張而忽視內質;或在某一古代書家風格的基礎上將小字筆法放大為大字范式,變換形制,致使線條僵直無波伏起訖,用墨凝重無虛實照應,作品風韻不足,明顯缺乏生氣與活力。我以為,一個時代的藝術創變必須將傳統的特點、時代的特質和個性的特色有機融合,以中國傳統哲學思辨合理地求證書法藝術向內、重和、尚簡、貴神的審美特質,從而完成個人藝術風格的構建。

  綜上所述,當下書法藝術創作必須處理好三重關係,即:傳統的堅守與現代性的提升;功力的強化與詩性的抒展;形式的多變與內質的注重。“風神骨氣者居上,妍美功用者居下”的社會審美將在新時期的生活美學中被強化。這就是“格調情懷的第一性,技法乃第二性”的文化精神性將進一步注重。

   1 2 3 4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伊媛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3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