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澄懷方能觀道 觀道適以澄懷——湯亮藝術人生之書法篇
2019-02-06 09:31: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書畫頻道主編、主持人袁思陶的話】

  與湯亮相識多年,他是人中翹楚。你很難想象,一個執掌超百億規模企業、又身兼多項社會職務的企業家,工作繁忙間隙,竟然還是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上海市政協書畫院畫師。此外,除了“潑墨抒懷,丹青寄意”外,他亦是滬上著名的古書畫收藏家和書畫藝術鑒賞家,著有《金岡精舍藏畫賞析》一書,假十年之功,對私人收藏的700余幅古字畫悉心研究,鉤沉史實,逐一點評,迭有妙論。

  新年伊始,特別邀請請他和廣大網友一起分享他在書畫藝術創作與收藏方面的心得。

湯亮近照

  袁思陶:時下,揮毫潑墨已經成為諸多文人雅士修身養性的一種生活方式,其中也包括不少企業家。湯先生,我知道您就十分鐘情于書畫藝術,可否請您分享一下在這方面的心得體會?

  湯亮:我認為,每一個人心中都蘊藏著一種審美需求。無論是喜歡書畫、音樂、舞蹈,還是喜歡閱讀、運動、旅遊,源動力都是來自于內心的一種審美渴望。他認為這是最美的精神享受,他就會孜孜不倦地去追求,沉浸其中,物我兩忘。

  喜歡潑墨的人,就是通過寫字環境的熏陶、字形布局的琢磨、自如運腕的揮灑,包括書法內容的選擇等,來享受一種精神的抒懷、釋放和升華。我和許多熱愛中國書法藝術的人一樣,經常通過書法來放松心境,忘掉塵世欲求,洗滌心靈雜質,讓心靜下來,達到禪宗所説的那種“靜照忘求”的思想境界。哪怕僅是片刻的靜居幽思,也是很美妙的精神享受。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我經常聽一些書畫藝術家講,書畫藝術的最高審美境界,就是“澄懷觀道”。這似乎和您追求的“靜照忘求”的境界是一致的。

  湯亮:您説得很對。不同的藝術門類,表現形式雖然林林總總,但是追求的思想意境卻是相通的。“澄懷觀道,臥以遊之”,這是一個很有名的歷史文化故事。六朝時,南宋畫家宗炳是個旅遊發燒友,他一生遊歷名山大川,邊遊邊畫。晚年走不動了,他就把以前的畫作挂在墻上,臥而觀賞,權當再遊。宗炳提出的審美標準,就是要把自己的情懷過濾得十分清澄,要一塵不染,這樣才能細細體會山水畫中的“自然之道”。近代中國美學家們都非常推崇宗炳的這種説法,“澄懷”是審美主體,“觀道”是審美客體。所謂“澄懷方能觀道,觀道適以澄懷”,説的就是這個審美過程。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您是如何與書畫結緣的?

  湯亮:一個人藝術修養的源頭,無非來自兩個方面,一是家庭熏陶,二是師長教導。我與書畫結緣,更多是來自家庭的熏陶。我出生于一個鐘愛傳統文化的書香門第,外公,叔公及四位舅舅,在書、畫、印諸方面,皆有相當的造詣。很小的時候,舅舅們就領著我去美術館看展覽,他們的書畫作品也挂在展廳裏。舅舅一一給我指點著沈尹默、謝稚柳、程十發、陸儼少、唐雲、林散之等大家作品,回家就輔導我涂鴉。我才十幾歲,就喜歡上了中國畫,記住了許多畫家名字,也能大致分辨出他們不同的繪畫風格。比較好玩的是,其中一個舅舅喜歡鑽研裝裱,我也把它作為遊戲,在一旁湊熱鬧幫忙。多年後,我在《金岡精舍藏畫賞析》一書中,談到一些傳統裝裱的手法,與此是不無關係的。如果説結緣,我想,這該是命中注定的緣分吧。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您的“學宗一家”,是從哪家入門的?

  湯亮:我雖然自幼習書,臨漢碑,學二王,但是要説“學宗一家”,自感還沒到那個地步。多年來,我追求的是如何把字寫得“更有中國書法的味道”。這也是早年家庭長輩的教誨,我一直記在心頭不敢忘懷,也很受用。要説入門,我以為,顏筋柳骨是寫好書法的基礎,以楷書起步是學書正道。

  説起來,中國的傳世書法,最初也是起源于民間書體。如歷代書家推崇備至的漢碑來説,原本就是庶民體,“一碑一奇,莫有同者”。後世以碑為帖,才逐漸演化成為不同的文人體。中國歷史上,書畫雖説同源一體,區別還是有的。譬如,歷代有專職畫家,可幾乎沒有專職的書法家。所有書法大家,大抵都有本職,書法是業余的,寫得好,有了名氣,前來求賜墨寶的人就多了。我想,原因恐怕就是畫畫更需要有專門的學習,書法則是凡讀書人皆會揮毫的,只是俊醜好壞而已。後來書寫工具變了,傳統書法才逐步成為一門專門藝術,也衍生了專職的書法家。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在您的求藝歷程中,對您影響最大的師長是哪一位?他給予您哪些難忘的教誨?

  湯亮:自然還是家庭長輩中的那些“民間書畫家”。我給您講個故事吧,這個故事是我舅舅很久以前講給我聽的。舅舅有個比他大十來歲的朋友徐先生,打小讀私塾出身,三、四歲時,就在檐下扎馬步,執筆蘸水,在磨光的城磚上寫大字。夏練三伏,冬練三九,直到50來歲時,自覺學書已成,就用心寫了真、行、草、隸、篆和魏碑六體書法,匯成一卷,寄給北京故宮博物院的一位著名書法家戴老先生評點。過了一段時間,老先生隨書回了一封信,信中説:“字的架勢很漂亮,但積習已成,病入膏肓,勸你今後不必再練,多寫無益……”這個故事對我一直是個棒喝,它第一次讓我知道,寫書法居然也有“積習難返,病入膏肓”的“絕境”。故而,我幾十年寫字,絕不敢憑空臆造筆法,就是自我警惕,不要使那些無本無源的筆法形成書寫習慣。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您對史上的哪些經典書帖有過深入研習?您最鐘情的書家有哪些?

  湯亮:我平常研習較多的經典書帖,有王羲之、智永、李邕的。最鐘情的書家有褚遂良、懷素、柳公權、米芾等。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書家常説的“通臨百家”,您是怎麼看的?

  湯亮:要做到“通臨百家”,何其難也!至少,我遠沒做到。現代人畢竟不像古時的文人士子,有大把的時間呆在書齋裏,可以用一輩子光陰去“通臨百家”。據我所知,古代書家真正做到“通臨百家”的也很少,更遑論今天的書家。我的看法是:與其“通臨百家”,莫如“精讀各家”。臨帖重要,讀帖也很重要。這和“熟讀唐詩,下筆有神”的道理一樣,讀帖常有新會意,臨帖才會時有新意。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根據您多年讀帖的心得,請談談對不同筆法、字法、墨法、章法的規矩和規范的體會。

  湯亮:您出的這個題目很大,有點老虎吃天,無從下手。先説説我通讀王羲之行書帖的體會吧。王羲之的代表作有《蘭亭序》、《姨母帖》、《喪亂帖》等。據説,《蘭亭序》原帖是王羲之用蠶繭紙、鼠須筆寫成的。當時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少長鹹集,賓客興致極高,所以王羲之的字也寫得遒媚勁健,有如神助。事後他又寫過很多幅,但都不及當時所寫的這一幅。可見,從某種意義上説,書法是興之所至,一揮而就的藝術。若興不至,勢不成,下筆必遲滯。《姨母帖》的風格又不同,筆法多變,內含筋骨。梁武帝蕭衍曾評其字“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閣”,唐太宗李世民甚至認為他的字已經達到了“盡善盡美”的程度。《喪亂帖》則反映了王羲之苦于喪亂的不安情緒,因無意于書,隨意間,書法越見自然。此帖的用筆、結字,與《蘭亭序》比較,更略帶古意。曾有些專家推斷,此種書體才更近王羲之書法的本來面貌。

  再談談我讀懷素三帖的體會。《苦筍帖》的字不多,運筆如驟雨旋風,飛動圓轉,雖變化無常,但法度具備。此帖多用枯墨瘦筆,盡管筆畫粗細變化不多,但有單純明朗的特色,增強了結體疏放的感覺,與其奔瀉直下、一氣呵成的狂草書勢相得益彰。《自敘帖》有七百余字,首尾貫通,每字的點畫體勢,都準確地體現了草書法度。懷素創造性地把篆書筆法融入草書,盡量運用藏鋒出筆,或借用上一筆余勢來造成下一筆回鋒,充分表現出線條的圓轉活脫和剛勁矯健。《食魚帖》則是另一番氣勢,富華圓潤,清勁渾熟,放逸張狂,動不失規矩,靜不失生動,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醉僧”狂草,酒酣興發,書以暢志,字完而勢不盡,氣概自是不凡。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在汲古納今的基礎上,您對形成自己的書風有何考慮?

  湯亮:我有一方有趣閒章,印文是“我之為我,自有我在”,我很喜歡。一個人的書風形成,應該是自然而然的事,很難刻意為之。只要把字寫好,寫出自己最佳狀態就行。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在您的書法作品中,您希望體現出什麼氣質?

  湯亮:在自然、隨性的抒發中,體現出一種書卷氣。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您是如何評判一幅好的書法作品的?

  湯亮:評判一幅書法作品,有時只能意會而無法言傳。這就如同讀書帖,看你能不能“悟”到“空”的境界。佛家所説的“空”,就是回歸一切事物和現象的真實本性。從這個哲學概念來説,凡是能讓人體驗自由、享受自由的書法藝術,就是上品佳作。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繼承和創新是當代書法發展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也是書家在創作中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您在創作中是如何處理好這一對立統一體的?

  湯亮:中華文化兩千多年來延承不絕,主要得益于方塊漢字的一以貫之;而漢字的一脈相傳,又主要得益于筆墨書寫的藝術傳承。漢代以降,中國書體雖然多有變化,但基本的書寫規則變化不大,為了追求書法藝術的美妙變化,似乎已經窮盡天下書家的心智。所以我覺得,當代書法藝術面臨的首要挑戰,不是創新,而是繼承。一般來講,學書者皆唯恐書風不古,有些自創的“創新”書體,其實是有悖于書法之傳統。當然,這並不等于書法就不能創新。且不説當代書法所用的筆墨紙張,本身就與古代大有不同,而且好多字體也有明顯變化,今人書法本身就蘊含了許多創新。

  我的基本看法是:書法要尊古,但也不能食古不化,譬如有些書家把字寫得誰也看不懂,就沒這個必要;要鼓勵創新,但也不能亂搞,曾經看到某些“氣功書家”,寫字前還要手舞足蹈一番,煞有介事,就很好笑了。

湯亮書法作品

  袁思陶:錢穆先生曾經説過:“非通中國人文之妙,宅心之深,何可言書法?”您對中國傳統文化與書法之間的關係有何見解?對當下提倡傳統文化復興有何認識?

  湯亮:書法獨步天下,悠悠數千年,可謂是中國傳統文化之魂。書法既是漢字的造型藝術,又與中國歷代的優秀詩詞、楹聯、碑銘作品等互為依存,在審美感染中相互生發作用,在文化傳承上相輔相成。傳統文化中的種種器物,如甲骨鐘鼎、竹簡帛書、碑版銘志、匾額條幅等等,都是書法藝術特有的表現空間。還有筆、墨、紙、硯“文房四寶”,也都是中國書畫藝術催生的傳統文化物質。書法藝術正是借助了這些傳統文化的硬件,才創作出了具有藝術特性的作品。

  除此之外,中國傳統文化對書法藝術的影響也是極其重要的。我認為,其影響主要在四個方面:一、“陰陽五行”的古哲學思想,派生出了書法藝術的黑白、虛實、大小、粗細、濃淡、枯潤、方圓、奇正、向背、呼應、順逆、剛柔、疏密、巧拙等對偶藝術論;二、“天人相應”的理念,孕育出書法藝術 “得天趣、通自然”,“不落斧鑿痕跡”的境界;三、“中庸中和”的儒學,讓傳統書法藝術達到了“不俗套”、去“火氣”的精煉與和諧;四、“克己修身”的修養,衍生出“書品即人品”、“風格與人格”的一致性。這四種傳統文化對推動書法藝術的發展,都起到了深刻的滲透與指導作用。

湯亮作品《金岡精舍藏畫賞析》

湯亮編著、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金岡精舍藏畫賞析》

  袁思陶:感謝湯先生接受新華網書畫頻道的書面採訪。今天,我們就書法藝術進行了精彩的對話,下次有機會,我們將圍繞中國畫創作和古字畫收藏話題,繼續與湯亮先生對話,希望能得到您的大力支持!

  湯亮:謝謝袁主編主持本次訪談,謝謝新華網對我藝術生涯的關注!我對上述話題發表的一些陋見,僅是個人看法。不當之處,敬請方家指正。

湯亮書法作品

湯亮書法作品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邢賀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山村的千人團圓宴
小山村的千人團圓宴
花香迎春來
花香迎春來
辦年貨 迎新春
辦年貨 迎新春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088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