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月涌大江流——從美學視角看張錦的書法人生
2018-12-30 10:15: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張錦近照

文/令偉家

  沒有想到,寫張錦先生的第一篇文章,竟然是關于他的書法人生。相對于他文採飛揚的新聞作品,我對張錦書法的開始了解和持續關注,時間既晚,理解也要膚淺得多。

  那是5年前的春天,我出差到南京,驀然在一份《現代快報》上,看到了整版張錦書法作品的展示和評介文章。言恭達、孫曉雲、管峻等當代書法名家都撰文給予了很高評價,這才知道張錦的書法,竟已有了如此深湛的造詣。

  時光荏苒,往事如煙。張錦是把我帶進新華社的領路人,又是手把手教我新聞採寫的啟蒙老師。那是1996年仲秋,即將大學畢業的我,進入新華社寧夏分社實習。一同實習的5人中,既有牌子很亮的人大學生,也有新聞係的科班學生。作為中文係學生,我並沒有什麼優勢可言。機緣巧合的是,時任寧夏分社副社長的張錦,挑選了我作為唯一的文字記者,參加了他領銜帶隊的“走進西海固”調研。

  張錦帶著調研小組,從銀川出發,過同心、海原,至固原、彭陽,進隆德、西吉,深入中國最貧困的“西海固”地區,歷時月余、行經八縣,用最深刻、最直觀、最真實的故事和圖景,給即將開始新聞生涯的我,進行了一次徹底的職業洗禮,涂上了真實中國的從業底色。

  那時的蘭州大學中文係,雖然也開設寫作課,但更多的是論文和公文的寫作,我甚至連“消息”的概念都搞不清楚。我和張錦一個月的朝夕相處間,先生對我耳提面命,從理論和實際的結合、選題策劃的取舍,到採訪作風的刨根問底,乃至新聞寫作的一絲不茍,進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掃盲”。可以説,這為我以後走上新聞道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多少年來,張錦先生都是我景仰和學習的榜樣。

  難忘秋風中六盤高峰上的層巒疊嶂,難忘夕陽下蕭關古道邊的縷縷炊煙,難忘採訪車裏一次次的諄諄教誨,難忘臺燈底下通宵達旦修改稿件的情景……在張錦的悉心指導和提攜下,我較快地完成了從大學向社會的轉軌、從中文係學生到新聞工作者的過渡,更有幸進入了新華社這個中國新聞的最高殿堂。

  我的老家在甘肅定西,號稱“中國書畫之鄉”。而我除了在師范上過幾節書法課之外,對于書法,著實是個門外漢。但《現代快報》上刊登的先生一幅幅書法作品,那靈動飄逸、卓而不群的一撇一捺,仍然讓我難以釋卷。可謂一份報紙,反復品賞,幾多話長。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後,每有先生的書法作品展出,我是逢展必到。我和張錦的交往,也因為書法的緣故,竟也比過去多了起來。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做詩也會吟”,先生的作品看得多了,耳濡目染間,竟也有一些獨特的心得體會。那些充滿生命張力的點捺勾撇,那些優雅清麗、飄然灑脫的潑墨留白,讓我不吐不快,以至于有種想寫點東西的衝動。

  張錦的書法,已有多位書家從不同專業角度給予了評價。我只能從和張錦作為師生的交往中,不揣淺陋,窺管知豹,嘗試解讀一下先生書法作品中的美學意韻。

  欣賞張錦的書法,腦際總會縈繞著一首杜子美的詩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杜甫的詩,多沉鬱頓挫,惟獨這兩句,卻頗具李白之風。正如杜甫的這兩句詩,張錦先生的字,月涵平野、江吞星辰,融激情于自然、寓澎湃于寧靜,“十年磨一劍”的功力,都靜靜地流淌在筆端紙上,風行于水,自然成文。

  月光洶涌,大江奔流。萬物之道,皆法自然。恰如杜甫的詩,法度(道)、激情(涌)和自然(流),我以為是欣賞張錦書法的三把“鑰匙”。

  老子曰 :道法自然。又曰 :道可道,非常道。此道者,就是“實事求是”中的“是”,即隱藏于自然萬物背後的規律。規律從哪裏來?如何認識和把握?無疑要通過後天的勤奮學習和孜孜以求。

  張錦先生出身西北。隴右之瘠,甲于天下,卻孕育了秦文漢賦唐詩,文化底蘊,厚重如腳下黃土,浩瀚似身邊荒漠,綿長若眼前黃河。你若走進任何一戶隴中人家,即使窮到家徒四壁,墻上總會挂一幅字畫,多數人家的門楣上,都刻著“耕讀門第”的字樣。那些長滿厚厚老繭的手,忙時操持鐵鍬鋤頭,閒時研墨揮毫伺弄書法。這種物質與精神的悖論,在溫飽剛剛解決的中國大西北,孕育出了一個個“書畫之鄉”。

  張錦便是在這種尚讀文化浸潤中成長。他和我聊起幼時練字的經歷 :把揀來的廢電池砸破,取出裏邊的石墨棒,再削尖一頭,便是一枝完整的“筆”,大地為紙,碳棒為筆的書寫由此開始了。900多年前,歐陽修的母親也曾以沙為紙,以荻作筆,畫荻教子。歷史的本質是相通的。物質的匱乏,從來就羈絆不了精神的自由奔放。

  家裏節衣縮食,給張錦置辦了紙和筆,一本祖上流傳下來的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也被他從塵封中喚醒。更為幸運的是,遠房一位叫吳三省的啟蒙老師,是鄉間聞名的“書法家”,他給了張錦嚴格的基本功訓練。回憶起這些,先生至今不能忘記吳三省老師對他的鼓勵和鞭策: “孩子孩子不要誇,你給我寫個‘飛鳯家’。”

  參加工作後的張錦,從寧夏到甘肅新華社分社,主政一方,案牘勞形,特別是擔任新華社秘書長十年間,這種“大管家”的身份,其忙碌和辛苦可想而知。但稍有閒暇,他始終臨池不輟。有次假日我去拜訪,看到他身著便裝,腰裏係著一條手掌寬的“腰帶”,正在伏案臨帖。他解釋説,年齡大了,站一天,腰受不了,只好“綁”起來。説到動情處,他伸出右手無名指,只見握筆處,結起了厚厚的老繭!那塊指甲蓋大小的厚硬老繭,便是先生勤奮習字的最好見證。

  功夫不負有心人。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孫曉雲評價説 :“張錦先生的字,優雅、秀麗,頗具文人風骨,有傳統的姿態與在碑帖中流連忘返所汲取的營養。”“他的作品展示出的是對中國幾千年來書法藝術的循規蹈矩。”“張錦先生對于書法的勤勉是非常稀少和珍貴的,他走的是一條正宗的、傳統的路子,也是一條艱難的路,讓人非常感動和欽佩。”誠哉斯言!

  從幼時的石墨為筆,到後來的博採眾長,及至今日的自成法度,幾十年筆耕不輟的扎實功底,讓張錦深得書法之“度”。這個度,也一如杜甫的詩,是“無一字無出處”的嚴謹有度,是鉤捺點撇、提筆運氣的張弛有度,也是出神入化、融會貫通的取舍有度。

  張錦為人為文為書的另一個特點,是涌動的激情。先生出身廣袤西北,見慣大漠孤煙,長河落日,性格裏流淌著“黃河之水天上來”的豪情,反映在書法作品上,自然也是激情難抑。可以佐證的是,退休前夕,他自己填詞並書寫的《江城子·六十感懷》:“六十春秋意如何?擁大漠,越長河。情潤筆底,厚土黃天澤。奉命千裏京城考,功與過,任評説。縱然離崗聚散多,新華人,夢魂接。偉業繼承喜看後人傑。料得兒孫繞膝日,狂潑墨,再歡歌。”

  張錦的激情,體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喜歡文學,曾是寧夏名噪一時的散文專欄作家 ;他喜歡美酒,總有“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豪邁 ;他喜歡運動,似乎蘊藏著永遠都用不完的激情,等著他到球場去“揮霍”;就連新聞報道中中規中矩的“新華體”,在他的筆下,也詩意盎然 :《踏破賀蘭山闕》《重塑塞上江南》《情滿古堡》《魂係大漠》《一句行路難幾多話沉重》,讀一讀題目,便能感知文中激蕩的是何等的豪氣與情懷。

  和張錦打過交道的人,都會深深地被他的激情所感染。記得那年在西海固實習採訪時,有天傍晚登頂六盤,遙望蕭關古道,余暉深處,幾家炊煙,不絕如縷。先生觸景生情,倚車賦詩而忘歸程。其情其景,雖已逾二十春秋,但至今歷歷在目,一如昨日。

  張錦的書法作品,有諸多類似“倚車賦詩”般的激情佳作。但縱觀先生的經歷,他從年輕時起,就一直處于各個層級的領導者崗位,這不僅讓他有充分的時間和閱歷去琢磨和體驗激情與理性、主體與客體之間的關係,而且如此砥礪也練就他融激情于理性之中,激情賦詩、理性為人。

  這樣的人生歷程,也恰恰暗合了藝術的成長之路。先生曾對我談起自己的書法之路 :從橫不平豎不直,到橫平豎直,再到橫不平豎不直。而禪宗所謂頓悟,也有“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三部曲”。

  正如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主席言恭達撰文所説,張錦的書法,“追求厚重的筆墨文化傳統與靈動的現代審美取向,尋釋屬于自己的藝術言語與視覺圖式”。更值得稱道的是,“以線條欹正、疏密、聚散、虛實之變化,抒展作者自我生命的活力與情愫,彰顯作者文風儒道的豐富閱歷與審美理想”。

  王國維先生概括人生“三境界”,從“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的苦苦尋望,到“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執著追求,再到“驀然回首”的豁然開朗。當洶涌的激情,奔騰在理性的河道裏時,便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藝術化境。

  月光涌動,大江橫流。張錦的書法,便是理性河道裏涌動的激情澎湃、絢爛極致之後的平淡自然。品味先生的作品,一切都顯得張弛有度、從容寧靜,所謂“羚羊挂角,無跡可尋”是也。但透過寧靜的表面,你又分明能感到一顆滾燙赤誠的心、一杯醇厚醉人的酒、一首激情澎湃的詩。

  清代劉熙載有雲 :“寫字者,寫志也”“書法,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如其人而已”。是的,字如其人,揮毫潑墨之間,傳遞的是一個人的性情、閱歷、修養和胸懷。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我以為,欣賞張錦的書法,如果你看到的是法度和嚴謹,那麼,你就能揣摩到他“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刻苦與執著 ;如果你看到的是怒放與激情,那麼你讀懂的是他“興酣落筆搖五岳,詩成笑傲淩滄洲”的豪邁與不羈 ;如果你看到的是自然與寧靜,那麼,你領略到的,很可能是他“登高壯觀天地間”“素月分輝,明河共影,表裏俱澄澈”的家國情懷和曠達胸襟。

  有一百個讀者,就有一百個哈姆雷特。每個人的視角不同,必然“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但是,這或許已經無關緊要。在我即將擱筆結束這篇文章時,欣喜地得知,張錦先生被中央文史館聘為首批特約研究員。獲此殊榮,實至名歸。因為,張錦先生作為職業新聞人,為黨和人民立言,情潤筆底,佳作甚豐。如今“解甲歸田”,癡迷書法又有自己的遵循:堅守傳統,心存敬畏;自己高興,受人尊敬。他説,這是老師蘇適先生的教誨,他將銘記于心,終生踐行。(作者為新華社高級記者、國內部總編室副總編輯、終審發稿人令偉家)

張錦在進行書法創作

   張錦簡歷

    張錦,男,寧夏同心人。新華社高級記者。曾任新華社寧夏分社副社長,甘肅分社社長、黨組書記。2000年調新華總社工作,歷任中國圖片社總經理兼攝影部常務副主任,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新華社副秘書長,新華社黨組成員、秘書長。

    現任新華書畫院院長。被中央文史館聘為首批特約研究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

    作為職業新聞人,在西北艱苦地區近20年的記者生涯中,組織指揮寧夏、甘肅分社宣傳報道的同時,親自採寫了千余篇(組)新聞報道,其中《中南海與西海固》《稅務幹部的楷模——王振舉》《為了陜甘寧的輝煌》《重塑塞上江南》《踏破賀蘭山闕》《寧夏在哪裏》《挺立潮頭的回族商人》等大量稿件榮獲全國和地方新聞獎,在全國産生廣泛影響;《大西北民族宗教問題調查》《西海固地區災情報告》《甘肅扶貧主戰場隴南新觀察》等數十篇(組)內參報道受到中央領導同志批示肯定,有力推動了當地工作

    文學創作為業余愛好。曾先後在《人民日報》《寧夏日報》《散文》《朔方》《鴨綠江》《新月》等報刊上發表小説、散文等百余篇(部),計50余萬字。其中,中篇歷史小説《西徵烽火》和散文《月色漫上窗欞》《劉家峽水庫紀遊》分獲寧夏第三、四、五屆文學藝術優秀作品獎。

    本人自幼酷愛書法藝術。其書法作品多次參加中直及全國性展覽,並被《人民日報》《書法報》《現代快報》刊登。言恭達、孫曉雲、蘇適等書家曾撰文介紹本人書法作品,給予很高評價。近三年來,與何東君先生匯編了一套(四冊)30萬字的書法藝術研究文集《藝海拾貝》,受到業界廣泛好評。

張錦書法作品欣賞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沁園春·雪》

書法作品 《沁園春·長沙》

書法作品 《清平樂·六盤山

書法作品 王冕《墨梅詩》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王之渙《登鸛雀樓》

書法作品 王昌齡《芙蓉樓送辛漸二首 其一》

書法作品 李白《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書法作品 王安石《梅花》

書法作品 楊慎: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

書法作品 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

書法作品 孟郊《遊子吟》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常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臘八粥飄香
臘八粥飄香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27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