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言恭達:筆鋒上的家國情懷
2018-11-23 10:21:09 來源: 中國政協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書法作品從表面上看是線條的舞蹈,本質上卻是一個藝術家的靈魂律動。

  大草,被稱為書法的最高境界。自2008年書寫《我的中國心》開始,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著名書法家言恭達陸續推出多部大草長卷。

  他的大草長卷,要麼是對當下世界重大事件的“藝術記錄”,要麼是表達書法家對時代的真切感悟。這種對現實的直接介入和時代感,也體現在其他方面。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人民政府參事,下基層、調研、寫提案是言恭達的分內事,幾十則和民生相關的提案,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民生委員”。

  他時刻在與時代對話,抒寫出的書法作品洋溢著一股濃濃的正能量,一股濃濃的家國情懷。都説字如其人,他的履職故事,也有相同味道。

  把白話文、口語表達引進書法藝術

  改革開放後,“書法熱”推動了社會書法文化的繁榮。有人形象地稱之為“全民書法”,書法進入市場,一些書法家的身價越來越高。但是隨著電腦的日益普及,書法的實用價值逐漸喪失殆盡,不少書法家沉湎于一遍遍地書寫“唐詩宋詞”和抄經,滿足于“字寫得好看”“字看上去很有功夫”,書法漸漸成了為藝術而藝術的“線條藝術”,與現實、與時代的距離越來越遠。

  2008年,時任中國書協副主席的言恭達決定把白話文、口語表達引進書法藝術時,面臨的就是這種局面。

  “很多人不寫書法時,是個現代人。可是一拿起筆就變成一個古詩古文的抄錄員了。好像書法與現實生活無關一樣。”言恭達在考察了書法史,特別是一些經典作品後,覺得好的書法作品,必須反映出書法家所處時代的特質。

  中國三大行書——王羲之的《蘭亭序》、顏真卿的《祭侄季明文稿》和蘇東坡的《黃州寒食詩》都是作者所處現實生活的反映,而不僅僅是“字寫得好看”那麼膚淺。言恭達認為,有必要把書法納入大文化觀念、大藝術視野、大民生情結來認識。2005年,在“中國百家金陵畫展”首次開展時,圍繞討論什麼是“新金陵畫派的藝術精神”,時任江蘇省文聯書記處書記、副主席的他總結了16個字——反映時代,感悟生活,關注民生,關愛自然。

  在他看來,這16個字也適合當下的書法創作。

  基于這種認識,在2008年,也就是北京奧運年,言恭達創作了大草長卷《我的中國心》;2010年,上海第41屆世界博覽會,創作了《城市讓生活更美好》;2011年,在美國夏威夷大學APEC文化論壇展出《世紀脊梁——言恭達書推動百年中國歷史進程人物詩抄》;2012年,倫敦奧運會世界美術大會上展出《體育頌》;2013年,創作了《時代抒懷——言恭達自作詩大草長卷》;2014年,創作了青奧會長卷;2015年,完成了《新中國元帥詩抄》大草長卷;2016年,新推出《棲霞山賦》《江海南通賦》隸書長卷;2017年,創作了大草書法長卷《軍魂頌》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

  這些大草長卷,表面上是把白話文領進了書法,實際上是把時代領進了書法。而被言恭達看中的“時代”,無一不體現出他對時代的認知,同時也體現出濃濃的正能量。

  把民生情結印刻入心底

  提起言恭達,人們首先想到的是他的書法,他的“以篆入草”“以草入篆”的二十多年藝術創變探索,他的篆、隸、草的有機轉化互相提升,他詩書畫印齊頭並進,他“把白話文引進書法”,這些都是他對書法看得見的貢獻與影響。

  這是他作為書法家的本分,也是書法藝術的本體價值。但是他的思考,並不局限于筆墨紙硯。“為人生而藝術”的觀念,讓他想得更多,也做得更多。

  “敬天愛人”,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價值體現,也是言恭達堅守人文操守的處世信念。他的父親將他領進藝術之門,讓他懂得“藝術必須敬重天道”;他的母親則給了他“平等待人、樂善好施”的教誨。父母的言傳身教,讓民生情結印刻進言恭達的心底。

  多年來,言恭達為四川汶川、青海玉樹、四川雅安等地震災區和安徽貧困地區、江蘇紅十字孤兒學校、全國艾滋病防治宣傳、江蘇省體育發展基金等,無償捐資已超過千萬元。

  言恭達記得自己第一次花大力氣做慈善是在2006年,“那是一次命題作文。”當時,南京市要獎勵30位為南京慈善基金捐款的企業家,市政府領導希望言恭達能夠為企業家每人寫一幅作品作為獎勵。于是他無償捐獻了30幅書法。從那以後,他開始了個人延續至今的慈善之路。

  在言恭達看來,對時代感恩,對社會回饋,對民生關注,是一種生活方式。

  言恭達通過政協履職來表達自己對民生的關注,以促進一些民生問題的解決。翻看他歷年提交的大會發言和提案,可以發現每年他都會有多件與“三農”相關的發言和提案。青少年時代的言恭達曾經有著多年的農村生活經歷,這段生活經歷讓他至今對農村和農民有著天然的親近感。這種親近感也對他“立言”産生了深遠影響。擔任政協委員之後,他連年撰寫提案,為“三農”問題提出建議。而社會治理、養老體制、職業教育、醫患關係等社會民生領域也常能聽到他的聲音。

  提案內容超越專業領域,也得確保質量。為此,言恭達每年要花大量時間參與調研。2015年,他隨全國政協委員視察團就“特殊教育發展和管理情況”開展調研後,向視察團提出很多建議,其中獨到的觀點令調研報告的執筆同志有些吃驚:“你是藝術家,怎麼對特教問題這麼熟悉?”“調研。”言恭達的答案只有兩個字。

言恭達做調研很講究方法。“我非常注意與各方面的人打交道,聽取不同聲音,這樣才能全面了解真實情況。”藝術家的身份讓他容易聽到真實的聲音,這讓他的提案提到點子上,建議具體可操作。

  “一個不了解社會、不關注民生、不感悟生活的藝術家,一個對現實不具備人文關懷的藝術家,他的藝術作品絕不可能被時代認可,成為一種歷史文化遺存。我不願意也不會做一個蜷縮在書齋裏的文化人、一個時代的隱者。我主張我現在所從事的詩、書、畫、印的藝術創作,必須將傳統的特點、時代的特質與個人的特色有機結合,這就必須貼近現實、貼近生活。面對民生,需要我們去關注、觀察和思考。一個遠離時代的藝術家不會有太大的成就。”言恭達這樣認為。

  堅守文化信仰與時代審美理想

  什麼是文化?

  言恭達説,文化是植根于內心的修養,無需提醒的自覺,是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是為別人著想的善良。書法文化的核心價值有它本體審美價值和社會功能,它將是建立在中華民族精神與美德大廈上的現代化價值導向,弘揚時代主流文化,對國家發展承擔歷史責任,其根本要義是喚醒人的主體意識,以人的尊嚴這一具有普遍意義的價值層面,高揚科學理性,把握現代人文精神的深刻內涵,當代書壇需要一種基于價值傳承與價值創新的文化自覺,需要文化的光照與引領。

  開啟與重建當代藝術的現代人文精神,這是當代書法家應有的品格與情懷。在全國兩會上,言恭達多次坦言:中國書壇呼喚心靈建設!我們應認真反思書法家的社會責任與時代擔當!

  “當你以名家自居,以為高人一等時,要時刻記住:地位是腳下的臺階,並不是真正的高度。是時代推出和造就了當今我們這一批書畫家,我們與前輩相比實在太幸福了,因此,感恩時代、回報社會是需要融化在自己血液中的。

  當下書法家究竟要寫什麼?

  這是言恭達思考很久的問題,難道還要一直寫“春眠不覺曉”嗎?言恭達認為,書法反映的是漢字的藝術,它是由歷史情境而造就的。書法藝術的靈魂活在書寫者與欣賞者的情感共鳴中,書法不僅僅具有審美功能,它是中華文化最重要的傳承方式,數千年的文字書寫孕育了中華民族獨特的文化內置。言恭達提出為人生而藝術,將書法藝術還原于文化,求真于經典,要讓書法藝術引領方向、提升大眾審美層次,推動社會俗文化向雅文化發展。要讓書法藝術積累于當下,“今天的創造將是明天的記憶”。

  多年前,言恭達就開始以自作詩感悟生活、感恩時代、感知民生。提及對自己書法作品中對時代的關注,言恭達説,“我戀古,但不守舊;我天天與古人對話,但又時時吸收時代的新鮮空氣。”言恭達心中的書法經典,絕不是在文齋中埋頭苦練出來的,而是提高眼界,關注世界,用閱歷的財富去寫出時代的精神。

  讓以書法為代表的中國藝術走向世界

  2011年,聯合國首屆中文日活動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活動豐富多彩,但最引人注目的是言恭達的書法特展。作為活動的主體項目,言恭達的書法作品不僅展現出了中國文字的形式美,也體現出了中國文化的深刻內涵。

  “這不是我的個人書法展,而是一次為國家爭取榮譽的外交活動。”當年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言恭達表示,“在這個特殊的場合,走近書法,就是走近了中國。”

  之後,言恭達在多個“特殊的場合”,通過書法“書寫中國形象”。

  2011年,在夏威夷大學的APEC文化論壇上,他作了“中國書法與東方智慧”的演講和48米大草長卷的展示;2012年在倫敦奧運會世界美術大會上,他通過書寫顧拜旦《體育頌》書法作品向世界各地的人們推介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和奧林匹克精神。言恭達説,“奧林匹克的體育力量是一種生命的力量,它跟藝術的生命力量是完全吻合的,所以我通過大草書這種動態的藝術形式來表現奧林匹克的意境,更多的是讓大家都能夠通過書法這特有的中華文化理解到和諧的生命力量,同時藝術也需要這種和諧世界的氛圍。”

  讓文化“走出去”,最關鍵的是專業人才。

  2013年10月,言恭達參加了中國文聯在河北承德舉行的藝術論壇,並作了中華“和文化”的主旨演講。與會人員在討論中都感嘆中華文化走出去的艱難。也就在這個論壇上,言恭達了解到北京語言大學有來自全球180多個國家的1萬多名留學生,他向北京語言大學捐贈100萬元,設立“言恭達藝術文化教育基金”,專門用于獎勵和資助北京語言大學留學生及中國書法篆刻研究所海內外書畫藝術活動、出版等多種項目,希望能為培養各國留學生學習中國文化盡一己之力。

  “他們學成之後,可以把中國文化帶出去啊!”言恭達説,“我們現在在做中國文化由‘送出去’到‘請出去’,而培養“走進來”的各國留學生將使他們學成後將中國文化‘帶出去’。每個來中國學習的留學生,回到自己的祖國,都會成為文化交流最具説服力的使者,他們培養起來的書法興趣,也必然會讓這門古老的藝術在更多不同的土地上生根發芽。”

  雖奔波于世界各地,但言恭達樂此不疲。

  凡對書法藝術肩負使命感的書法家,都會積極弘揚書法的藝術性、人文性。他們將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溶于筆下,方寸之間既有靈動婉轉又遒勁有力,以書法獨有的藝術感召力和書法家虛懷若谷的人格魅力,讓世界對中華文化整體有更深入的了解。

  言恭達所做亦如此。

  自古以來,中國學者就有“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遠大抱負,就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精神境界。今天,這一傳統、這種濃濃的家國情懷依然在延續。

  言恭達説:“我希望國家好,百姓好,希望中國文化能夠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希望社會重視的是藝術價值,而不是藝術價格;重視的是今天的文化創造,成為時代的經典文化積累,而不是表面上轟轟烈烈的‘繁榮’。在藝術的路上,我還會繼續努力建言獻策。”(文/鄭玉婷)

  本文刊登于《中國政協》2018年第20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譚雪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自貿試驗區:為內陸開放添動力
四川自貿試驗區:為內陸開放添動力
泥塑作品《運河人》留住鄉愁
泥塑作品《運河人》留住鄉愁
奔跑在青山綠水間
奔跑在青山綠水間
初冬美景如畫
初冬美景如畫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3757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