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文人畫的入世與出世——淺議詞人化方和他的書畫意境
2018-11-19 16:47:59 來源: 北國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化方是個詞人,相識前因其諸多歌曲作品廣泛傳唱而早有耳聞。直至相見,于觥籌交錯間偶然領略其畫作,頓覺驚艷。

  化方的書畫作品,很難讓人在第一時間給其一個明確的風格或流派定義,有中有西,非古非今。既有傳統中國畫的寫意,大片的留白中,看似不經意的輕抹和點染,便是遠山、人影,大風、曠野。又有西方印象派油畫式的濃烈,滿視野的明暗或色塊強烈對比,漆黑的枯樹,燃燒的天空;風雪的夜歸,地白天黑;陰冷的暗夜,孤獨的少女紅衣… …

新文人畫的入世與出世

化方作品

  我也曾為定義化方的畫風而糾結,可轉念一想,這不正是眾人所追求的不拘一格?聯想到他在詩詞書畫間的任意遊走,于是索性稱其畫作為當代寫意新文人畫。

  在我的印象中,文人畫興起于魏晉,更稱雄于元初,而至明清以及民國以降,更是涌現出諸多人們耳熟能詳的大畫家。彼時的文人畫,多是托物言志,因對現實的不滿和對塵俗的厭倦,力圖超然世外,回歸自然,即所謂的出世。這些畫家和畫作,充滿了中國式的文人氣,既有很深文化意蘊又有相當造詣的繪畫技巧,秉承中國詩詞的手法和或寫實或寫意的手段,造就出獨有的中國式意境概念,表現出一種出世的文化性人格。

新文人畫的入世與出世

化方作品

新文人畫的入世與出世

化方作品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開始興起了一股新文人畫的風氣,以董欣賓、朱新建、王孟奇、賈又福、龍瑞、陳平等為代表當代新文人畫,多流連于仕女和市井風俗,技巧上也多為拙筆畫風,同樣是表現對現實的不滿甚至反抗,卻已是完全融于滾滾紅塵,恍若重新入世,以世俗的口吻表現于嬉笑怒罵間。不再秉承中國詩詞的文學意蘊,代之以生活常俗的意會表達,以當下的意會取代了傳統的意境,表現出一種無奈入世的社會性人格。

  化方的出現,也許給當下新文人畫帶來了另外一種以新形式寫意、以新態度出世的全新表達。這個集詩詞書畫各種興趣和專長于一身的東北漢子,人們不知應稱之為詞作家、詩人,還是稱其為書畫家。而我,則更願意稱化方為雜家。

新文人畫的入世與出世

化方作品

  就社會性人格來説,化方是大俗的。他是在改革開放大潮中走入社會的的人,經商、掙錢,北漂,奮鬥,他的人生經歷時刻伴隨著時代的脈搏在沉浮和涌動。他不得不遊走在各色人群和各種酒席聚會之間,穿行在不同城市不同場合的各種商洽和謀劃之中。從一個杯酒便醉的少年,練就成一個通宵達旦暢飲不倒的漢子,個中滋味也許只有他自己才能深深體會。詩詞創作,不論是直抒胸臆的自主表達,還是商業利益的命題作文,他都能全盤接下應對自如,並且始終被讚作快手和高手。人設和場景的遷換,遊走自如毫無障礙,名聲和利益的角逐,得心應手毫無違和。

  就文化性人格來説,化方是大雅的。一個人靈魂深處的意識,已經因某種前世或刻骨銘心的經歷,牢牢印刻在基因的DNA裏。他可以在詩作中咏嘆千古大風,也可以在歌詞中流露細膩柔情。他秉承古人將山水融進詩詞意境,也可以將世俗生活的點點滴滴化作生命體驗的某種感悟和印證。他的書畫作品經常似是而非,但似是而非的其實不是畫作,而是人們都認為更為真切的現實。他的內心應該經常在媚俗與超然間徘徊,也許源自對外界的某種抵觸與恐懼,化方的畫作多冷、硬、暗、絕、艷,時常把一切都置于清冷孤絕的曠野。而他的視角,多為不自覺的俯視,如絕望中的審視,卻又常有偶然的一陣風,一片綠,一絲生機道出了心中最柔軟的向往。

  于現實中的擁俗與掙脫,于靈魂深處的孤獨與淒絕,構成了化方的藝術風格。

新文人畫的入世與出世

化方作品

  有人説化方詞中有畫,畫中有詩,其書畫充滿禪意。這,自不待言。然若只見禪意不見俗,卻是辜負了他一路披風瀝雨的辛勞,過于雲淡風輕飄渺虛幻。世間的禪意,細細拆分之下,都是那些所謂世俗零件的構成。也許正是在敢于正視甚至擁抱靈魂深處最恐懼最不敢面對的自己和世界那一部分時,才會于剎那中進入了升華,完成了出世,于筆尖和畫紙上,溢出那種冷峻,那絲溫暖,那份禪意。化方的禪意,在每一個意亂情迷的索性之間,在每一杯將醉未醉的豪飲一刻,在每一次谷底絕望的仰首之中,在每一息淩絕俯瞰的感嘆之余。在他眼中,也許朱門酒肉未聞臭,路邊凍骨不覺寒。這,才是于塵世和天地間的出入自在,自覺而又超然。絕望也好,悲憫也罷,去到極致處,便是物我合一,沒有了絕對的取舍與分別,而只關乎存在與意義。

新文人畫的入世與出世

化方作品

  有時,我覺得自己很懂化方。于他的詩詞書畫間,彷佛看到了另一個我自己的存在。觀聞其作,不經意的某個細微處,不覺會心一笑。無論是在世俗中開懷揶揄的丈量揣度,又或是靈魂深處的相嗅相惜,總會感覺到一絲恍然的熟悉和同類的暖意。

  而有時,我又讀不懂行走于世的化方。在經商和臻藝中的兀自變色,在詩詞書畫等各藝術門類間的任意騰挪,只看到一個天水蒼茫間匆匆行路的身影。不知是在尋找靈魂的安放之處,還是索性奉出自己全部的悲喜歡懼,意欲華年,了然融于天地,回歸自然。

新文人畫的入世與出世

化方作品

  詩詞間有暗香盈袖,書法中藏詭異才情,畫作裏現禪意天地。作為觀者,分明看見化方從魏晉走來,走過唐宋,走過元明清,踟躕于民國,奮力于當下。

  而我,只是遠遠望見他重又出世的背影。(文/衛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常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滇西高原降“奇兵”
滇西高原降“奇兵”
118斤巨型麻花亮相天津麻花文化節
118斤巨型麻花亮相天津麻花文化節
“鄂爾多斯婚禮”探秘
“鄂爾多斯婚禮”探秘
河北壩上 天鵝起舞
河北壩上 天鵝起舞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36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