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博物館掠影】陳履生:迪美博物館的光影之美
2018-10-17 09:16:3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文/陳履生

  愛上一個人不容易,哪怕是閃婚,也要多看幾眼,也要多説幾句廢話。

  但是,愛上一座建築,愛上一座博物館建築,可能只要看一眼,只要置身其中,環顧四周,可能就會愛上它。

  已有215年歷史的迪美博物館(Peabody Essex Museum),創建于1799年,可以説它不僅是薩勒姆小鎮上的老館,在全世界博物館中也是長者,所以,遠近聞名。這個只有四萬人的小鎮有如此的博物館,有如此的博物館建築規模,是出于人們想象之外的。確實,它的規模是超常的。因為它不僅是博物館建築主體自身的范圍,還囊括了周邊的一些歷史建築,包括東印度公司1825年的大樓,還有從中國安徽搬過來的蔭餘堂。當然,它的主體建築是核心的部分,很特別,呼應了這個海濱小鎮,也與周邊契合。

  加拿大籍以色列裔設計師莫瑟·薩夫迪 (Moshe Safdie)的創意來自兩個部分,一是與海和航海相關的桅桿、帆船,特別是那種被風吹得滿滿的船帆的感覺;一是來自博物館周邊墓地中的圓弧的和方尖的墓碑。

  這一建築之美在晴天的時候得到完美的呈現,好像航行在海上一樣。它的光影關係在陽光的直射下出現了非常奇妙的變化——光影造化,為博物館增添了很多神奇的視覺感受。

  它在每一天,在每一天的每一個時間段,在建築每一層的每一個部位,都有著完全不同的光影關係,同時還影響到建築結構的不同觀感。建築的美學價值就在于利用了這樣一種光影關係,使建築呈現出了不同一般的藝術之美。

  據説設計家在設計前在這一區域漫無目的的轉悠,他在人們不知不覺中獲得了靈感,因為與墓碑的關係,人們也稱之為這是一個不太吉祥的建築。無疑,這對于充滿女巫傳説的小鎮來説,好像吉祥的觀念與其它地方有所不同,正因為此,小鎮有了自己的女巫節。一個能夠盤活女巫文化資源的小鎮,何懼墓碑?

  今天來看,那在玻璃幕墻之後忽隱忽現的紅磚建築,尖的頂,圓弧的頂,讓人們看到了它與主體建築呼應之外的另外一種關係,同時映現出這個女巫小鎮的奇妙。用現代建築材料所構築的中庭與過道的交互,其視覺的力量是出于人們想象的。設計家把那種弧線以及弧線的縱深感所帶來的變化,特別是相反方向的弧線對峙所呈現出來的美感,是很少有人敢于有此手筆的。

  優秀的建築設計師們總是力圖發揮自己的想象,把建築能夠呈現出不同一般的內容表現出來而顯示出自己的個性,因此,當置身于迪美博物館的每一個角落,行走其中,欣賞它獨有的光影關係,就會看出這一建築的設計的獨特性。當然,光影關係並不是所有建築都能夠實現的,關鍵是建築師的把握,他要充分利用頂棚、幕墻、窗的透光的元素,特別是天頂上遮陽的半透明與透明的玻璃之間的空隙,還有遮陽簾的層次,這樣一種互相的搭配,在陽光的直射照耀下,日動影移。如同李白舉杯邀明月時所看到的“影徒隨我身”“對影成三人”。

  當代建築流行玻璃幕墻,實際上每個地區的自然環境不同,在運用上應該有所不同。陽光進入多了,會改變室內的氣溫,費冷氣,費電,不夠環保。而在光影關係上,多了,少了,都難以實現一種恰到好處的光影關係,這是需要悉心拿捏的。建築設計師在技術設計的過程當中,所運用的不僅是一種專業的技術,還需要有藝術的感覺來創造獨特的光影關係。當這樣一種關係出現在博物館建築上的時候,有時候還和博物館的展品發生關聯。

  迪美博物館的設計是一種多方面的組合, 中庭、過道,是以一種流暢的弧線來表現縱深感,以及透視中的趣味,如此,把光影關係變得更為奇妙。因為它不是直的通道,它也不是那種筆直的感覺,而是弧線的。把弧線作為建築設計的因素,而且反復利用這一元素,不斷的讓其在一種回旋的過程當中,特別是延著中庭的一周,上下打量,光影帶來了心曠神怡。值得一提的是,這一建築不僅有很好的動線設計,較好的把所有廳串聯起來,特別是與舊建築的結合比較妥帖。

  迪美博物館建築顯現出了設計家獨有的智慧,這就是與大海與船與帆等等的關聯,這種關聯的相互關係成為這座博物館建築審美中的一些特別的內容,這就是在博物館展覽之外還可以欣賞、值得欣賞的特別的內容——光影關係——光影之美。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邢賀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收獲忙
金秋收獲忙
舞蹈之美
舞蹈之美
摯愛一生 幸福晚年
摯愛一生 幸福晚年
美麗重陽 美麗人生
美麗重陽 美麗人生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831123567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