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經典書畫何以永不過時?——遼博館藏為你講述丹青往事
2018-09-06 13:29:44 來源: 中國美術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國美術報》第121期 封面

 

  趙多多 趙景海

  雖然人世間很多東西都有時效性,但總有一些是歷久彌新的,比如蘊含著人類情感的藝術。無數精彩的書畫作品,穿越漫長歲月,經過歷代揀選,早已成為永不過時的經典。它們不僅集聚著不同時代的藝術靈性,更釋放著琴心劍膽的墨色能量,裹挾著相伴而生的視覺衝擊力。每一位面對這些經典的人,除了能夠體察與理解跌宕起伏的書畫歷史何以生生不息、幽深蒼遠的書畫何以永不過時之外,更能留存下一份屬于此刻的生命記憶。這些厚重的記憶將和那些藝術經典一起,兩兩相照,點亮觀者的生命,永不泯滅。

【東晉】顧愷之 洛神賦圖卷(局部)

  你知道我們在等你嗎?

  遼寧省博物館渾南新館在2015年開館後,書畫館一直在準備與調試中。今年年初,遼博發布了“2018年展覽計劃”,明確表示將推出包括中國古代書法展、中國古代繪畫展在內的4個專題展覽。消息一經發布,就引起了廣大書畫愛好者的密切關注,在此後半年多的時間裏,關于書畫館開館的消息不時傳出,由熱切期盼轉化而來的“等待焦慮”開始漸漸蔓延。

  與此同時,遼博出于文物保護的需要,加緊調試展館內的恒溫恒濕係統,如此一來,書畫館的開館時間不得不一再延後。這本沒有問題,因為任何時候展品的安全都是第一位的。但在發布展覽計劃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遼博並沒有及時向社會公布展覽的進展,而在面對網絡上的相關熱議時,也選擇了沉默。這種博物館在宣傳過程中的缺位,甚至持續到了書畫館開館之際。在開館之前的調試期內,有些自媒體先于遼博發布了展覽開幕信息,暫且不論自媒體的這一做法是否妥當,但遼博無疑在客觀上讓出了宣傳的主動權,也在一定程度上損害于自身的社會公信力。

  由此不難看出,我國博物館身處廟堂之高,與公眾的關係長久以來就存在著隔閡,社會公共服務意識有所欠缺。像博物館這樣的社會公共機構應該成為一個地區的精神高地,引領公眾服務意識與民眾素質的提升。

  回顧博物館的發展歷程,始終離不開“公共性”這一概念。中國公立博物館的收支兩條線和免費開放政策,就是博物館釋放出的“公共性”信號,這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公眾接觸博物館的經濟障礙,但是,免費也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所有問題。

  當下,無論是博物館還是社會公眾,都對博物館的“公共性”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且新媒體時代的到來,讓社會公眾對博物館信息的透明度與開放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反觀眾多博物館在面向公眾開放時,並沒有切實發揮其作為文化機構服務于社會公眾的作用,也缺少相應的公共觀念,這不僅造成了眾多公共資源的錯用,也是為什麼博物館在受到公眾前所未有的歡迎與關注的同時,卻也比以往更容易招來公眾的不理解甚至指責,並且博物館在面對指責時變得越來越無力招架的主要原因。

  盡管如此,遼博書畫這個“頂級品牌”還是讓眾多書畫愛好者魂牽夢縈。無數人翹首以待多時後,遼博書畫館終于在萬眾矚目中迎來了新館的開館展,而這批經典書畫也必將在此散發持久的魅力。

【宋】趙佶 草書《千字文》(局部)

  終于等到你!

  遼寧省博物館素以書畫見長,是收藏晉唐宋元書畫數量最多、品質最為精良的博物館之一,在眾多書畫精品中,又以清宮散佚書畫為特色。2004年11月,遼博率先推出了以“清宮散佚書畫國寶展”為首的七個館藏文物專題展,以集團優勢和獨特的辦展視角,獲得了當年的“全國博物館陳列展覽精品獎”。如果説當年的“清宮散佚書畫國寶展”是遼博基于館藏特色舉辦的特展,那麼最新開放的書法、繪畫館,則通過專館的形式和相對較長的展期,實現了書畫作品的常態化展出。

  遼寧省博物館和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應該是大陸地區能夠依靠自身館藏舉辦書畫通史展的三家博物館。其中,上海博物館數十年如一日地舉辦著書畫通史展,再伴隨以書畫專題展,不僅認證著自身的館藏實力、研究水平與開放的視野,更成為書畫觀賞者繞不開的課堂。故宮博物院則用長達9年、3輪共20期的“歷代書畫係列展”陪伴了一代書畫愛好者的成長,更通過專題展的形式,引領著受眾的書畫認知從“搭建體係”向“縱深方向”發展。遼博書法與繪畫館的搭建,以及輪展方案的實施,可視為是博採故宮與上博書畫館經驗,並結合自身館藏結構作出的舉措,一方面能為參觀者提供觀賞歷代書畫實物的機會,另一方面還能保證在高古書畫得到休息的同時,展覽常看常新。

  書、畫展館均以通史展的形式,係統呈現了遼博館藏的晉唐宋元明清書畫,盡管展覽體量不大,總共才展出了39件繪畫作品、46件書法作品,但這些作品卻在一個大的時空范圍內,清晰展現出了追求意韻卻又不失法度的晉唐書畫,文人個性極大解放的宋元書畫,以及明清書畫承襲正統卻又充滿變革的時代風貌。不僅如此,展覽中還不乏設計巧思,諸如將吳門畫派中的幾位代表人物相互唱和、彼此合作的書畫作品陳列在一起,再配以文徵明一門眾多弟子的繪畫,無疑將吳門地區文人的交遊圈呈現在了觀眾面前;董其昌與陳繼儒的書畫比鄰,倣佛讓我們看到了這對人生異轍,而又藝事同心、磁石相吸的知己;宋徽宗的草書《千字文》、宋高宗的《洛神賦》與宋孝宗的《後赤壁賦》聯袂展出,更是讓我們得以透過兩宋的帝王書法,感受他們對兩宋君臣書法的影響……這些刻意為之的細節處理,皆令觀者在會心一笑之外,生出對一個人、一個畫派、一個時代的些許感慨。

【元】王蒙 太白山圖卷(局部)

  不僅如此,此次遼博書畫館的展櫃及燈光設計,也在展覽主旨和思路之外,賦予了觀眾更舒適的觀賞感受,並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博物館觀看者的不同訴求。早期博物館在展示書畫手卷時,往往不注意畫心之外的部分,引首與拖尾處的眾多題跋和收藏印常無法呈現,這與博物館早期的書畫展覽理念及展櫃條件不無關係。近幾年來,書畫展覽都有意將手卷全部拉開,遼博此次的展櫃設計更是充分利用了新館展廳面積較大的優勢,實現了書畫手卷的全部打開,為更多學習研究型觀眾找尋信息提供了可能。不僅如此,展櫃的寬度也較普通展櫃更具縱深,這樣一來,大型立軸與燈光之間形成了合理的角度,使得大立軸從頭到尾都獲得了均勻的光照,不至于像往常那樣,半幅作品常常隱身黑暗中。但也有不少觀者反映,這樣一來,手卷擺放的位置過于靠後,很多細節無法看清。

  展覽主題上的巧思並不能完全掩蓋展線設計上的些許缺憾:諸如《曹娥誄辭》與仇英的《清明上河圖》,都造成了展線上的反復迂回,“既阻且長”;宋高宗的《洛神賦》與宋孝宗的《後赤壁賦》,在展線設計上出現了時間軸的倒置;唐代的寫經與清永瑆的《行楷秋花詩卷》,在展線安排上顯得很跳躍,這些看似“無傷大雅”的展線設計,不僅會令觀者感到迷茫,還會出現漏看作品的現象。展線的不流暢,不知是出于何種原因,但極有可能是受限于展廳條件下的無奈之舉,這啟示我們:博物館的樓宇設計和展廳空間的安排都應該符合博物館自身的特點,不能盲目。但不管怎樣,遼博用美術史上眾多赫赫有名的書畫作品構築起的展覽,令觀者為經典的力量所震撼。

【唐】歐陽詢 仲尼夢奠帖

  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

  説起等待,我們談得最多的是等待的滋味,有千百種等待,就有千百種等待的滋味,它可以是“人生很短,經不起等待”的惆悵,同樣也可以是“等待奇跡發生”的雀躍。而我在面對這些書畫經典時,最想説:“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就在于它的無可替代與豐富性,每個人在面對同一幅作品時會産生不同的觀感,而每個人在不同的年紀、不同的心境之下,也會對同一幅作品産生不同的感受。

  書畫的經典性就在于經得起反復看、反復琢磨。

  面對《簪花仕女圖》中那一個個頭置簪花的女子時,我們倣佛從她們的面容背後,感受到了時間的力量,正所謂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美麗的容貌不可能天長地久,而這畫卷中的女子,卻借助于畫家的筆和紙的韌性,為自己的容顏贏得了抗拒時間的力量。讓今天的我們,依舊可以一睹她們的芳容。

【唐】 周昉 簪花仕女圖(局部)

  今天的我們,或許是早已知曉了北宋的滅亡和宋徽宗慘死五國城的結局,因此宋徽宗筆下的一切,都會讓人在細觀之下陡然生出一種悲愴,哪怕是《瑞鶴圖》這樣極力渲染祥瑞的畫作,屋頂盤旋的白鶴以及那深邃而孤獨的藍,亦讓人感到莫名的哀傷與淒涼。而當我們在面對徽宗一氣呵成的《草書千字文》時,卻倣佛又在這迅疾流暢、奇宕瀟灑的長卷中,看到了紙頁上的宋徽宗,正一掃亡國的失落,笑傲江湖。

【宋】趙佶 瑞鶴圖(局部)

  宋孝宗筆蘸泥金書于瓷青絹素之上的《後赤壁賦》,那秀潤流暢的筆意,倣佛正向我們低聲訴説著蘇東坡于公元1082年的真實心境。宋代,不是一個隱逸的時代,知識分子在這裏遇到了一個空前開明的政治舞臺,但被貶黃州的蘇東坡更意識到:詞不是為帝王,不是為朝廷所寫,而是為了心,為了一個人最真實的存在而寫的。而宋孝宗書法的背後,更深藏著不易察覺的政治意味,這每一筆都似是在為蘇軾舊黨平反昭雪。此刻,我們倣佛看到高峻陡峭的赤壁下,蘇東坡和那一葉扁舟,正于月夜中奮力向前。

  ……

  這些隱匿于書畫作品背後的、值得玩味的人的魅力,相信任何一位觀者都無法抵擋,也許這正是書畫經典永不過時的原因所在。不管你與遼博的這批書畫是初相遇還是再相逢,相信這段從“你知道我們在等你嗎”,到“終于等到你”,再到“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的過程,會給每一位觀者留下永不過時的美好記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常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日本北海道發生6.9級地震
日本北海道發生6.9級地震
秋日晚霞映古城
秋日晚霞映古城
秋日丹霞
秋日丹霞
第58屆柏林國際消費電子展閉幕
第58屆柏林國際消費電子展閉幕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389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