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著名畫家董希源:我把寫生當創作
2018-03-31 08:27:57 來源: 藝術觀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董希源,1964 年生于福建詔安縣。現為全國政協委員,全國第十次文藝代表大會代表,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福建省新的社會階層人士聯誼會副會長,福建省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文化部中國美術院藝委會委員,中華文化藝術協會專家委員,中國人民大學畫院特聘教授。福建省八屆、九屆、十屆政協委員,福建省八屆、九屆、十屆青年聯合會常委,第五屆福建省國際文化經濟交流中心理事,福建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委員,澳門文化創意産業協會副主席。

  我之于寫生,情有獨鐘,樂此不疲。長期踐行的結果是收獲頗豐。越來越多的朋友,同道對我的寫生形式,寫生方法,寫生作品很感興趣,不少記者在過往的採訪中也常提到我的寫生話題,實際上,長期以來我自己也在不斷地思考著,實踐著寫生與創作深度結合這個課題。

  研習中國畫少不了傳承的基礎,沒有良好的傳統功力,在國畫這個領域你就很難深入發展,這好比你沒有中國武術基本功,卻要成為武林大師一樣,是萬萬不可能的。

2013年秋,北京燕郊寫生

  我習畫的經歷告訴我,札實的基本功的養成,離不開幾個要素,時間,良師,勤奮。就是要有相當的時間堅持,要有足夠的臨習傳統作品的積累,要多尋良師求教指點,要勤于實踐、勤于思考。故凡有成就者,多有師承,多有臨摹名作,多有思辨,多有融通,如此,方可打下堅實基礎。慢慢形成自己的審美觀點和理念,慢慢掌握國畫的各種表現技法,漸漸有了自已與眾有別的藝術語言。但許多人因受不了長期堅持的枯燥苦行,半途而退是常有的。個中艱辛實非常人可嘗。有了好的基本功,就算有了打開創作之門的鑰匙。所謂傳統(師付)引進門,修行靠個人方從此始。

  我從小習畫,練就些繪畫基本功,這個階段得益家學條件和自身興趣倒也進步良多。從1981年始,我對自然寫生就表現的很執著,那幾年在福州,每逢秋季,西湖的菊花展我都從始至終在那進行現場寫生,為不浪費時間,中午的飯都靠家人送來。這期間,我找到了最偉大的先生一一大自然。我在她的面前寫生,思考,創作,慢慢地,我發現自已可以面對大自然進入到相對自由的寫生與創作有機結合的狀態。我似乎找到了靈感,找到了激情,找到了動力,也找到了我恣肆揮灑的汪洋與任意翱翔的天空。

2013年秋,北京燕郊寫生

  我的山水寫生創作始于黃山,至今上黃山已不下十次。在黃山上收獲的寫生與創作的作品已成係列,並衍生出許多以黃山為魂的自得作品,曾有一幅歷時多年繪制成的27米長卷,王伯敏老先生觀後提筆,為我的這幅作品題下”神鑄黃山”,讓我倍受鼓舞,許多方面的朋友對我寫生創作的作品喜愛有加,我都不舍出手,它寄托著我的追求,承載著我的思考,當然也記憶著我的艱辛。

  由上黃山寫生始獲的寫生與創作融通結合的思路,我大膽嘗試著把畫室安在大自然寫生點的辦法,和大自然直接對話互動,山川入畫,我入山川,宏觀入眼,微觀入手,惟此時,山巒起伏千重起,飛瀑流澗幽蘭香,松風林濤萬壑間,雲海抒卷漫天舞,盡可信手拈來入畫中,橫嶺側峰,遠近高低的變幻也不再是那麼抽象。其後,三清山,龍虎山,玉龍雪山,虎跳峽,武夷山,黃土垣,安溪龍門,京郊燕山,乃至美國西部寫生創作,對寫生即創作的一些探索和實踐,益發覺得有趣。

2013年秋,北京燕郊寫生

  我認為,這和在自家畫室面壁而作有巨大的區別。大自然那就在你眼前變化的魔幻力,大自然那強烈的視覺衝擊力,大自然那豐富多採的感召力,遠不是在溫馨的畫室靠挖掘畫者自身積累,靠”胸有丘壑”,靠”中得心源”所能比擬的。

  大自然乃吾師,乃吾友,乃吾之課堂,乃吾之畫室,乃吾之創作自由空間的多重意義,益發讓我堅定了走中國畫寫生創作之路的信念,她會帶給你無窮的懸念和挑戰,會帶給富含的真善美信息,也會讓勤奮的耕耘者滿載收獲的喜悅,所以,哪怕前路崎嶇,哪怕創作艱辛,我將奮力前行,不舍停頓,我的寫生即創作。

2013年秋,北京燕郊寫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常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18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