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李大東:一生情係中國煉油事業 見證我國煉油技術發展

2019-11-17 07:00 來源: 新華網

“從無到有,從模倣到自主創新,目前在部分領域已經領跑。”作為我國現代煉油技術發展的見證者,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大東在接受新華網採訪時飽含深情地回顧了這一技術艱難曲折的發展歷程。他説,從依靠“洋油”進口到成為煉油技術強國,這離不開幾代石油人的艱苦奮鬥和不懈拼搏。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大東

“直到1959年大慶油田的發現,我國才有了建立現代煉油工業的物質條件。”李大東介紹,1962年10月,原石油部在北京召開煉油科研工作會議,這次會上確定了石油部要集中各方面的技術力量,獨立自主地開發煉油新工藝、新技術,主要包含流化催化裂化、催化重整、延遲焦化、尿素脫蠟,以及有關的催化劑和添加劑等5個方面的工藝技術,會上,大家把這五項新技術稱為煉油工業的“五朵金花”。李大東提到,“五朵金花”關乎國民經濟生産建設,備受大家關注,侯祥林、陳俊武、閔恩澤等石化科技專家當時都投入到了這些項目的科研工作中。後來,除了尿素脫蠟技術沒有繼續發展,其他四項技術均構成了我國現代煉油工業的技術基礎。

也正是這一年,李大東從北京大學畢業,分配到石科院催化劑研究室,開啟了他煉油催化劑的科研道路。

“催化劑對煉油工業很關鍵,它相當于IT産業裏的芯片,至關重要。”李大東説。80年代,我國煉油工業主要加工的是大慶原油,大慶原油具有氮多硫少的特點,因而催化柴油容易出現沉渣,用于柴油發動機時會把噴嘴堵塞,而在當時,農業生産等部門需要大量使用柴油,因此解決催化柴油沉渣問題,變得尤為迫切。上級單位把解決這個難題的任務交給了石科院,時任石科院基礎研究室主任工程師兼加氫催化劑組組長的李大東承擔了這項重任。

“沉渣問題影響面很大,必須解決。”帶著這種堅決的信念,李大東廢寢忘食地投身于研究中,他帶領項目組創新研究方法,反復探索,經過數年、無數次的試驗,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1987年,李大東與其團隊組織開發的RN-1加氫精制催化劑,在廣州石化總廠進行工業試驗了。

“試驗那天,我的心情很忐忑,整夜輾轉難眠,一直在等車間測試同事的電話,淩晨4點多,當同事告訴我試驗數據達到標準要求,甚至比預想還要好時,我心中的石頭終于落地。當時,旁邊房間的很多同事都跑了出來,大家在一起熱淚盈眶。”回憶起那天的情景,李大東如今依然難掩激動,他説,當晚的心情難以用語言表達,那個夜晚因等待、期望、擔憂……種種因素,而顯得尤為漫長,而這一晚也給他的科研生涯留下了深刻、寶貴的回憶。

1989年,RN-1加氫精制催化劑獲得中國專利局與世界知識産權組織聯合頒發的中國專利金獎。1991年,“RN-1加氫精制催化劑及工藝”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994年,RN-1加氫精制催化劑出口意大利塔蘭托煉廠,這實現了中國煉油催化劑出口“零”的突破,也是我國煉油催化劑由進口到出口的重要轉折點,具有重要的裏程碑意義。

RN-1加氫精制催化劑出口意大利塔蘭托煉廠 我國三位女科學家前往現場指導(照片由中國石化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提供

“這張照片很有意義,以前都是別人來指導我們,現在我們有了自主研發的催化劑,去指導別人開工,這給了我們很大信心。RN-1加氫精制催化劑只是一個開始,如今,我國全套煉油技術已經出口到世界各地。”在介紹當前我國煉油技術時,這位81歲老人的眼睛變得神採奕奕,顯得格外自信。

幹了一輩子煉油技術開發,穿越了近一個世紀的光陰,而今,耄耋之年的李大東依然保持著數十年來每天早上七點鐘準時到辦公室上班的習慣。在短短幾十年時間裏,我國煉油工業能發展到與國際完全接軌,這離不開國家對石油工業、煉油工業的高度重視、支持,同樣,更離不開一代代石化科技工作者的艱苦奮鬥和忘我犧牲精神。

本作品為“科普中國-科技前沿大師談”原創,轉載時務請注明出處。

作者: 鐘艷平   [責任編輯: 李浩]

相關稿件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大東,煉油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