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腦慢慢變傻 幕後“黑手”或是反式脂肪酸
2019-11-12 07:38:35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新發現,攝入富含反式脂肪酸的食品會增加阿爾茲海默症等癡呆症的患病風險。

        近日,全球17年來首款阿爾茲海默症新藥獲批上市的消息強勢刷屏,公眾對阿爾茲海默症的關注又有所上升。阿爾茲海默症是老年期最為常見的一種癡呆類型,認知能力下降、逐漸喪失記憶等臨床表現讓很多人都為之色變。然而,你可能不知道,生活中有種油脂攝入過多也會加大患阿爾茲海默症及其他癡呆症的風險。

        近日,日本研究人員在美國神經病學學會《神經病學》雜志發表了一項新研究,發現攝入富含反式脂肪酸的工業食品會增加阿爾茲海默症等癡呆症的患病風險。

        年少飲食習慣不良,年老癡呆風險增大

        脂肪酸是最簡單的一種脂,根據分子結構的不同,可分為飽和脂肪酸、不飽和脂肪酸。其中,不飽和脂肪酸若含有反式非共軛雙鍵結構,則被稱為反式脂肪酸。

        癡呆症是個“大家族”,除了最為人熟知的阿爾茲海默症外,還包括血管性癡呆症、全因性癡呆症及混合性癡呆症等。從2002年開始,日本研究人員對1628名60歲及以上無癡呆的日本社區居民,開展了一項長達10年的跟蹤研究,研究者測定參與者血清中反式脂肪酸的水平,並使用模型評估人群全因性癡呆症、阿爾茲海默症和血管性癡呆症的風險比例。

        研究人員發現,在這三類癡呆症中,人體血清中反式脂肪酸的水平與全因性癡呆症、阿爾茲海默症有關聯,但與血管性癡呆症的患病風險並無顯著關聯。

        在隨訪過程中,共有377名參與者患上了特定類型的癡呆症,其中包括247名阿爾茲海默症患者和102名血管性癡呆症患者。當研究人員調整了傳統的癡呆症風險因素後,機體較高的血清反式脂肪酸水平與人群全因性癡呆症風險和阿爾茲海默症風險增加明顯相關,當調整了飲食因素,如總熱量的攝入及飽和、不飽和脂肪酸的攝入等,這些關聯性依然很顯著。

        研究人員得出結論,血清中較高的反式脂肪酸水平,可能是全因性癡呆症和阿爾茲海默症發生的危險因素。

        事實上,反式脂肪酸與癡呆症的關聯早就被科研人員關注了。科技日報記者了解到,早在20世紀90年代,就有研究人員發現,那些在青少年時期具有不良飲食習慣的人,到老年時患老年癡呆症的比例增大。此前還有研究人員對居住在美國芝加哥近郊的2560名65歲以上居民進行長期跟蹤研究後發現:在老年人群中那些大量攝取反式脂肪酸的人,認知功能減退更快。

        那麼,此次新研究又有哪些亮點呢?

        “癡呆症的危險因素有很多。以阿爾茲海默症為例,現在已知的致病危險因素包括遺傳、環境因素兩大類。環境因素又包括吸煙、肥胖、糖尿病、體育運動缺失、老年抑鬱等等。這些因素可能相互關聯、作用。”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健康科普專家、首都醫科大學北京安定醫院老年科副主任醫師李鵬表示,當研究某單一因素對病症的影響時,該病症的其他危險因素就成了“混雜”因素,會幹擾研究結果。此次研究剔除了傳統癡呆症風險的“混雜”因素,以類似控制變量的方法,進一步證實了反式脂肪酸的攝入與癡呆症的發生具有關聯性。“這是該研究的創新點。”李鵬説。

        進入血液參與代謝,是多種疾病的“幫兇”

        反式脂肪酸為何會讓大腦慢慢變傻?

        “這一機制目前還沒有徹底搞清楚,但學界對于反式脂肪酸致阿爾茲海默症的機理提出了多種假説。如反式脂肪酸可增加腦內Aβ蛋白沉積、引發腦神經細胞氧化損傷等。”李鵬表示。

        老年斑是阿爾茲海默症的主要神經病理特徵,而Aβ蛋白是老年斑的主要組成成分。有研究顯示,反式脂肪酸會增加Aβ蛋白含量,升高總膽固醇量,加快大腦的動脈硬化。還有研究表明,反式脂肪酸可以抑制細胞增殖,通過降低特定酶的活性,造成神經細胞氧化損傷。而細胞的氧化損傷往往與衰老、功能退化有關。

        除了癡呆症,反式脂肪酸還是很多類疾病的“幫兇”。中日友好醫院胃腸外科副主任醫師孟凡強博士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説:“以往的研究表明,反式脂肪酸攝入過多可能會增加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肥胖等患病風險。”

        據世界衛生組織官網顯示,反式脂肪酸會增加低密度膽固醇的水平,同時會降低高密度膽固醇水平。高密度膽固醇可在動脈中清理膽固醇並將其運至肝臟,然後分泌到膽汁中;而低密度膽固醇則是學界公認的心血管疾病風險的生物標志物之一。如果攝入富含反式脂肪酸的食品,患心臟病風險將增加21%,死亡率風險增加28%。另外,有證據表明反式脂肪酸可加劇炎症和內皮功能障礙。

        “反式脂肪酸會進入血液,參與人體代謝。因此,與血液、代謝相關的疾病都應該警惕反式脂肪酸可能存在的不良影響。”孟凡強指出,反式脂肪酸的多量存在會增加人體血液的黏稠度,增加血栓形成可能;由于反式脂肪酸易于在機體沉積,從而導致腹型肥胖等,而肥胖又可以引發多種疾病。

        李鵬告訴記者,孕期或哺乳期的女性過多攝入反式脂肪酸,會通過胎盤或乳汁傳遞給胎兒,影響胎兒和嬰兒的生長發育。青少年如攝入過多,也會對中樞神經係統發育造成不良影響。

        沒有任何健康效益,主要源于加工食品

        “反式脂肪酸沒有任何已知的健康效益。”世界衛生組織官網顯示。

        既然反式脂肪酸“罪狀”多、危害大,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如何避免過多攝入?

        首先要搞清楚的問題是反式脂肪酸的來源。“某些天然食品中也含有反式脂肪酸,但其主要來源于加工食品。”孟凡強表示,天然存在的反式脂肪酸來自牛羊等反芻動物。反芻動物攝入飼料後,在胃內發生生化反應産生反式脂肪酸,吸收後進入動物體內。因此牛羊肉、牛奶、乳制品的脂肪中會含有少量的反式脂肪酸。

        有研究提示,加工食品中的反式脂肪酸産生于給油脂加氫,使液態變為固態形成“部分氫化”油的生産過程。氫化植物油是反式脂肪酸主要的來源。與普通油脂相比,氫化油脂更穩定,不易變質,且在室溫下能保持固態形狀,可以讓加工食品變得更“有型”,運輸和儲存更加便利。此外,氫化油脂還能夠增加食品的口感和美味,牢牢抓住消費者的胃。而所有含有“氫化油”或者使用“氫化油”油炸過的食品都會含有反式脂肪酸,如人造黃油、人造奶油及相關制品,使用“氫化油”烘焙、油炸的食品等。

        據統計,全球每年約有54萬例死亡與攝入工業生産的反式脂肪酸有關。2010年全球反式脂肪平均攝入量佔總能量攝入的1.4%,各國之間從0.2%到6.5%不等,在每天2000卡路裏飲食中佔0.13—4.3克。根據現有少量信息,北美、拉美和北非/中東地區的攝入量最高,而且年輕人的攝入量一般而言更高。

        以每天攝入2000卡路裏總能量計算,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將每天反式脂肪酸攝入量限制在2.2克以內。根據我國食品安全相關要求,食品包裝上應標注反式脂肪酸的含量,民眾購買時可做參考。

        “民眾在日常生活中應盡可能少攝入反式脂肪酸,保持健康的飲食方式和習慣很重要。”孟凡強表示,希望未來反式脂肪酸所帶來的危害會得到很好的預防和控制。(實習記者 于紫月)

+1
【糾錯】 責任編輯: 魯聃玉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0100300911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545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