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科學鑰匙 打開科學之門

首頁 > 正文

突然的陌生——語義飽和

2019-01-30 06:45  來源: 新華網

現在,集中你的注意力,盯著“衡”這個字看,10秒,20秒,30秒……請回答:這個字——“衡”讀什麼?相信很多人都有過類似的經歷:長時間盯著一個字看越看越不認識。小時候被老師罰抄寫課文,重復寫某個字很多遍之後,你會驚奇地發現,你們突然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你竟然不知道自己寫了N遍的東西是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種現象叫做“語義飽和現象”。 

早在20世紀60年代,就有心理學家發現大腦在接受持續相同刺激後會産生神經疲倦。簡單來説,就是大腦的同一個地方一直拼命地工作,高強度運轉之後疲憊了,出現了短暫的“罷工”,即語義飽和,這屬于正常的“神經心理學”現象。再通俗一點,就是你的大腦神經覺得主人太煩人:幹嘛老讓我看一個東西?剛才是它,現在是它,怎麼還是它?啊,好煩好累,我要罷工,自己玩吧。

認知神經科學的觀點認為,由于短時間內刺激重復呈現,神經元的持續激活導致了神經元之間的突觸連接産生抑制作用,使得發送神經元與接收神經元之間的連通性短暫性缺失,這是大腦發出的信號,間接表明神經係統累了。

此外,語義飽和的過程和文字識別過程也有一定關係。文字識別時,首先是字形信號,即筆畫、結構信息等視覺信息刺激神經元産生神經電信號。通過視神經投射到後腦勺附近的大腦視覺中樞,包含圖像信息的電信號通過與神經中樞中的文字記憶數據庫比對,轉化為語意,從而讀懂這個字的含義。如果人長時間盯著一個字看,你的眼睛持續接受這個字的刺激,這個刺激信息重復發送到同一個區域的神經元細胞,也會反復讀取記憶數據庫中的儲備信息。久而久之,這種重復刺激和重復信息讀取會誘導這個區域的神經元産生疲勞,再有新的刺激信號,疲勞的神經元也不會將該神經電信號與中樞的記憶數據庫比對,從而産生信號搜索停滯。這個時候,大腦看到這個字僅能注意到字的局部,而無法從整體上對這個字進行認知。我們會先不知道這個字怎麼讀,進而丟失對這個字的意思的聯想能力,最後熟悉的字變得“陌生”了。

專家對此現象進行研究後發現,漢字中會出現字形的飽和,並且漢字的結構對飽和的難易會有影響。左右結構的字更容易發生飽和,如“衡”“明”,即我們看左右結構的字更容易不認識;而獨立結構的字,如“日”“月”等則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夠發生飽和。

“語義飽和現象”不只發生在看漢字時,它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也很普遍。比如,看鏡子裏的自己,看久了,連自己都覺得鏡子的自己像陌生;夏天猛然進入滿是學生的教室,你會覺得各種味道撲鼻而來,時間長了,反而聞不到了。

但是,大家也不用為此困擾,通常這種“神經疲倦”是暫時的,基本上只要停止接受刺激,轉移下注意力,讓感官和神經休息,我們疲倦的神經係統就會“滿血復活”啦。

本作品為“科普中國-科學原理一點通”原創,轉載時務請注明出處。

作者: 王若雅   [責任編輯: 李浩]

相關稿件

神經疲倦,電信號,語義飽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