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王中林:我不會享受生活?科研就是我的生活

2019-01-22 23:16 來源: 新華網

“任何事情想要做得有聲有色,每天只投入8小時是遠遠不夠的,我熱愛科研,享受科研,幾乎無時無刻不想著研究。”中國科學院北京納米能源與係統研究所創始所長、首席科學家王中林在接受新華網採訪時分享,“學生説我不會享受生活,我反問他,生活的定義是什麼?科研就是我的生活,是我快樂的源泉。”

王中林,持之以恒地進行氧化鋅納米結構研究,使氧化鋅成為除碳納米管和硅納米線之外,納米技術中又一大材料;他在國際刊物上發表了上諸多期刊論文,論文被行業廣泛引用;2018年10月22日,他更是榮膺世界能源領域最高獎、被譽為“能源界諾貝爾獎”的埃尼獎。埃尼獎組委會充分肯定了王中林作為摩擦納米發電機理論和技術的創立者地位。面對一係列成果和榮譽,王中林始終謙虛,多次強調自己的成果多半屬于幸運,很多成果都是偶然的機緣巧合。他説,“我曾經總結了自己的12項原創研究,大多數是偶然情況下發現的。”

王中林回憶,2011年,他的學生在測試一款納米發電機時突然發現了存在3-5伏的電壓信號,而一般情況下應該顯示是1-2伏的電壓信號,學生向他説明了這一情況,王中林沒有因為這個錯誤結果指責學生,反而囑咐學生多做一些實驗,繼續觀察結果。經過反復實驗,他發現這高出來的電壓是由于摩擦産生的。2012年初,他帶領團隊構建了一個全新的納米器件“摩擦納米發電機”。小巧的“摩擦納米發電機”可以把人走路、説話等各種由摩擦産生的能量收集起來,轉換成電能,為一些設備供電。“偶然情況下的錯誤,有時候並不一定是錯誤,也可能帶來一個全新的世界。”王中林感慨。

1995年,王中林應聘到佐治亞理工學院當副教授,由于沒有專用實驗室,他只能白天看文獻,晚上蹭別人的實驗室進行研究。在這樣的環境下,王中林用三年時間發表了80多篇論文並一舉獲得終身教授的席位。聊起這段經歷,王中林説他不能因為條件艱苦而停止研究,反而激發了自己奉行“實驗和理論並行”的準則,也就是白天研究理論、晚上做實驗,而且還是同時做三個課題。“我熱衷于自己的研究,不覺得這是一件苦事,遇到困難就找解決辦法,實在行不通就改變一下研究方向”。正是由于這樣的熱愛、堅持、勇于改變,才成就了如今研究成果豐碩的王中林。從開始做科研到現在,他始終奮鬥在科研一線,親自做實驗、了解實驗困難、解決學生的難題,也做到了他所説的“我的研究精神永不滅”。

工作之余,王中林很喜歡和自己的學生們談天説地,從教幾十年來,他培養了包括碩士、博士、交流生在內的250余名學生,從他清楚地説出這個數字,我們就能感受到,對于這些學生們,他付出了多少心血。“作為一個個人,我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我把學生們培養好,他們就會將我熱愛的科研事業延續下去,將我熱愛的學科、領域發展好。”王中林説自己的科研之路並不平坦,走了很多彎路,並沒有人告訴他什麼是錯的,什麼是行不通的,他希望自己能做學生們的領路人,讓他們不要走自己走過的彎路,並時刻給他們加油鼓勵。在王中林內心看來,他希望自己的每個學生都能做研究、做教授,把自己的事業傳承下去,但他卻不這麼要求學生,“你頭腦靈光,畢了業可以去經商”,他説學生們還是應該做適合自己的工作。

除了對學生們的悉心培養,王中林還希望更多人可以了解科學,讓科學成為人們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因此,在他的支持下,中國科學院北京納米能源與係統研究所雙聘教授曹霞組建了Maxwell創新科普實驗園,將王中林的科研成果轉化為具有趣味性和互動性的科普展品,引發更多人對科學的興趣,王中林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點燃青少年的科學火種,讓他們的科學夢生根發芽。

“人一生的精力非常有限,看準一件事情就要沉下心扎下去。我在納米領域已經研究了30年,未來的20年,我還會堅持現在的研究內容。”王中林説,這就是他“生活”的樂趣。

本作品為“科普中國-科技前沿大師談”原創,轉載時務請注明出處。

作者: 劉丫 鐘艷平   [責任編輯: 李浩]